手机访问: http://m.uaw1714.com

金发美女大战黑大长吊/全文

时间:2020-09-09 09:22:45 当前位置: > 生活常识 > 手机阅读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病,而是动情了,自然会有东西流出。

想到这里,老马便心生一计,没有告诉小凤真相,而是有些为难的说:“原来是这样呀,幸亏你告诉我了,不过丫头你别怕,这种病马爷爷可以治,只是需要你配合!”

 

“真的?”

 

一听到老马可以治,小凤的眼睛亮了起来,激动的盯着老马惊喜的样子看起来天真的很。

 

对上那单纯无辜的目光,老马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自然是真的,马爷爷什么时候骗过你?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我一定帮你治好!”

 

老马心里已经开始幻想了,原本以为今天没有机会了,却没有想到一转眼,机会又来了。

 

“那……是不是要像昨天晚上那样,脱光衣服躺下?”

 

小凤一想到昨晚老马治疗是的样子,脸顿时红的就像是火烧云似的。

 

“那是自然,我必须要详细检查的!”

 

老马看着小凤那娇滴滴的样子,尤其是那羞红的脸颊,就好像冬天的冻柿子,只要剥开皮,就能够品尝里面香甜的果肉了。

 

只是这小丫头看起来有些犹豫,不知道能不能成事。

 

事实上,小凤也是在犹豫这件事,她毕竟也是大姑娘了,昨晚一开始发烧昏迷,后来已经成了那样了,也就听之任之了,现在让她在清醒状态中脱光衣服躺下,她怎么都做不到。

 

可要是不这么做,自己的病又怎么办?

 

“算了吧,我还是再想想吧!”

 

一盆冷水泼下来,老马失望的不行。

 

可事情已经这样了,小凤别看柔弱,但也有自己的坚持,要是自己再强求,估计会让小凤反感的。

 

看了一眼手里的小裤裤,老马又想了一个办法。

 

“那行吧,不过你的小裤裤让我带回去吧,我研究一下,说不定能找到其他治疗的办法也不一定。”

 

比起当场检查,一个小裤裤对于小凤来说就没有那么为难了。

 

“可是,有点脏,要不我给您找一件干净的吧!”

 

一想到小裤裤上面的那些东西,小凤就觉得羞得不行,说话也是低着头,不敢去看老马的目光。

 

“傻丫头,就是要你穿过的才能检查的,新的我要来干啥?自己穿吗?”

 

噗嗤!

 

老马幽默的回答让小凤乐了,抬起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老马心里可高兴了,可脸上却是不能表现出来,当着小凤的面,将小裤裤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那么小的一个,就算是装在口袋里别人也发现不了。

 

小凤看到这一幕,心里莫名的有了一种感觉,害怕老马发现,急忙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桂花回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脸色很难看,胳膊上还有一道明显的伤疤,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给划了一下似的,都出血了。

 

“桂花,你回来了,呀,你怎么了,受伤了?”

 

桂花刚进门就听到了老马的声音,稍微愣了一下,这才想到自己请了老马来吃饭,她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我没事,不小心划到了树上,被树枝弄破了皮!你先等等,我这就给你做饭去。”

 

桂花红着眼睛低着头不敢去看老马的眼睛,说话也有些结巴,像是有什么难以企口的事情故意不愿意说似的。

 

走近一看,老马才发现桂花的头发也乱了,衣服也有些凌乱,甚至还有后背的地方也显得脏兮兮的,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桂花不愿意说,老马也没有再问,而是径自走了出去,问正在另外一个屋子里吃零食的小凤他们家有没有纱布跟红药水?

 

乡下人经常上地干活,扭伤擦伤是很常见的,几乎每家都备有一些常用的药品,红药水跟纱布自然也不会少。

 

小凤很快就找来了红药水跟纱布,老马却在屋子里没有找到桂花,听到厨房那边传来了轻微的声音,便拿着东西到了厨房里。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桂花似有若无的哭声,很隐忍的样子。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桂花哭的这么伤心?

 

老马的心也沉了下来,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厨房里的光线很不好,桂花也没有开灯,老马一进门就看到了桂花坐在凳子上抱着头偷偷地哭,就连老马站在门口都没有发现。

 

那单薄的肩膀一耸一耸的,伴随着压抑的哭声,原本就单薄的一个人,变得更加柔弱了,让老马有一种想要冲进去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安慰的想法。

老马没有打扰桂花,悄悄地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也不知道是老马故意放轻了脚步呢,还是桂花哭的实在是伤心,居然没有发现老马。

 

老马就那么走到了桂花的身后,桂花依然坐在小凳子上抱着头痛哭,他所在的方向,刚好看了看到桂花胸口透出的那一抹白。

 

如同山峰一般波澜壮阔,如同卤水豆腐一般柔软嫩滑,那深深的沟壑,要是将脑袋埋进去,会不会直接被淹没?

 

“你没事吧!”

 

桂花哭的伤心,老马也不忍就这么看下去,小声的问了一句。

 

桂花听到后愣了一下,急忙将围裙撩起来,将眼泪擦干,红着眼睛抬起头看向老马。

 

“让你见笑了,我没事!”

 

老马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便将手里的纱布跟红药水拿出来,对桂花说:“我帮你先处理一下伤口!”

 

说话间,便直接蹲在了桂花的面前,将桂花白嫩的小手握住,那冰凉的触感,让老马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旖旎浮动。

 

“不用了,没事!”

 

桂花的脸红了一下,老马的关心让她心里略微感动。

 

虽然这么说,但桂花并没有太多阻止,看着老马将她的伤口清洗干净,一点点的涂抹着药水,细心的用纱布包起来。

 

“好了,这两天不要沾生水,可能会有点痒,你千万不要抓!”

 

丈夫卧床多年,最后脾气也变得很差,时长对她各种咒骂,她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男人的关爱了。

 

这么一想,桂花便觉得眼泪止不住了,老马趁机说:“要是实在伤心就哭吧,我的肩膀你给,哭过之后一切就好了!”

 

桂花抬起晶莹的眸子,感觉自己的眼泪更多了,之前还有所顾忌,现在却再想那么多了,直接趴在了老马的怀里哭了起来。

 

哭了一番之后,桂花的心情好了很多,慢慢的止住了哭泣。

 

“究竟怎么回事,是谁欺负了你吗?”

 

老马再次问了起来,他实在好奇,明明中午还好好地一个人,半天不到,就成这样了?

 

桂花一番纠结之后,终于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老马。

 

原来村子里有个二流子早就窥视桂花了,平时有机会就来骚扰她,今天桂花去田里摘果子,却没有想到被堵在了果园,要不是刚好有人路过的话,她就吃大亏了!

 

“真是畜生,看我怎么收拾他!”

 

在老马觉得,现在桂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一想到她差点被二流子给欺负了,就觉得生气,恨不得将二流子给抓住狠狠地揍一顿。

 

看到老马如此生气的想要给自己的出气,桂花心里也很感动,急忙抬起头抓住老马的手,摇着头娇滴滴的说:“马师傅,您不用激动,反正我也没事,以后尽量躲着他就好了!”

 

积压在心里的伤悲被说出来,桂花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也就没有之前那么伤心了,反而开始安慰老马了。

 

老马的手被桂花握住,那种愉悦的感觉让老马心底狂喜,直接将桂花搂在怀里,感受着那属于女人的清香以及胸前的柔软……

 

老马心里大喜,觉得这个时候就算是干柴烈火不能点燃,但拉拉小手亲亲小嘴还是可以的,尤其是桂花那张粉嫩的小嘴巴,老马早就想要尝一尝了。

 

而桂花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心跳瞬间加速,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她不像是小凤那般无知,清楚的明白,这是情动的反应。

 

想到自己自从自己男人卧床开始就没有尝过男人的味道,有时候半夜寂寞的时候,也会自己解决,可这毕竟只能解决一时的需求,只要在适当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出现,就能够轻易将她点燃。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来,是小凤的。

 

“妈,饭好了吗?我有点饿了!”

 

桂花去屋子里已经很长时间了,小凤有点饿了,便在外面催促了起来。

 

“好了,马上就好!”

 

桂花羞得要死,急忙将老马推开,都有些鄙夷自己,怎么就好像没有见过男人似的?稍微一下就失去了理智呢。

 

“要不,我帮你吧!”

 

老马一阵遗憾,可也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不可能了,便凑上前去,带着商量的语气问,跟桂花一起做饭,时不时的拉拉小手,或者就算是什么都不做,看着美人也是一种享受。

 

“那多不好意思,您是客人,怎么能让您帮忙呢,我自己来,您先去屋里吧!”

 

桂花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老马,羞得不行,心里如同踹了一只小鹿似的,砰砰跳个不行。

 

“没事,我一个人,平时也是自己做饭,我帮你添火吧!”

 

说完,也不管桂花愿不愿意,直接坐下开始烧火。

 

桂花没办法,只好不予理会,开始做饭。

 

等到饭做好之后,老王帮着桂花端饭出去的时候刚出去,就听到门吱呀一声响,老马看过去的时候,刚好看到张顺贼眉鼠眼的钻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

 

老马的脸色当时就变了,说话的语气也不是那么好,他今晚可是准备拿下母女双花的,张顺来不是碍事吗?

 

“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桂花,饭好了吗?”

 

张顺今天白天看到桂花,无意中听到桂花要请老马吃饭,顿时就不放心了,所以掐着饭点的就来了,嬉皮笑脸的样子,对于老马那难看的脸色一点都不在乎。

 

“来了?饭刚好,赶紧进来!”

 

桂花冲着张顺打着招呼,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老马说:“我一个女人家又不能喝酒,张顺是我喊来陪你喝酒的!”

 

将饭上桌之后,桂花发现自己的衣服弄脏了,便跑进里面换衣服去了,剩下老马跟张顺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

 

“你一个有家有室的,一天没事老往桂花家跑干什么?你就不怕你老婆知道?”

 

老马横眉冷对,说话自然没有那么客气。

 

“我有家有室的不能来?你一个老光棍就能来了?老马,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我心里清楚,咱俩半斤八两!”

 

张顺冷笑着嘲讽老马,老马的脸也黑了下来,冷哼一声道:“要你管……”

 

就在俩人拗着的时候,小凤走了进来。

 

“马爷爷,张叔叔,你们来了!”

 

小凤穿着小短裙,笑眯眯的走了进来,坐在了老马旁边,那浓郁的处子香顿时传遍了老马的全身,让老马的心里开始翻腾起来了……

很快就饭菜上桌了,桂花家的条件不是很好,简单的菜式,但桂花手巧,做出来的菜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马师傅,昨天谢谢您了,我也没有准备什么,您千万不要嫌弃!”

 

桂花将老马买来的酒拿来,帮老马和张顺倒上,说着客气的话。

 

“给你跟小凤也找个杯子吧,不能喝就少喝点,就我们俩喝酒多没意思!”

 

还没有等老马说话呢,张顺就先开口了,这刚好也是老马的想法,所以他没有阻拦。

 

“这个……那好吧,我少喝一点!”

 

桂花又拿来了两个杯子,给她跟小凤一人倒了一点。

 

小凤先醉过去的,虽然只喝了一口,但平时滴酒未占醉起来也容易,很快就趴在桌子上睡过去了。

 

“桂花,你再陪我们喝一杯吧,应该没事吧!”

 

喝了点酒的桂花显得更加娇媚动人了,俏丽的脸蛋红扑扑的,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原本就有了醉意,现在被张顺一劝,又端起酒杯跟来人碰了一下杯,咣当一声,手里的杯子便滚落到了地上。

 

“对……对不起……”

 

桂花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开始懵了,眼睛看向面前的俩人也有了重影,那种感觉有点奇怪。

 

“别动,我来捡!”

 

老马看到桂花明显的醉意,便阻止了桂花去捡掉下去的杯子,自己弯腰钻进了桌子下面。

 

无意中一抬头,突然有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发现。

 

小凤穿着短裙,此刻怕坐在桌子上,老马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她短裙下面的风光。

 

原本桂花穿着裤子,可做完饭之后却进去换上了裙子,此刻,那粉色的蕾丝小内内同样被老马看到,两条修长的大腿交叠放在凳子上,前面那一抹黑色若影若现,让老马顿时激动起来。

 

“怎么了,还没找到吗?”

 

听到张顺的催促,老马才不得不收回了目光,说了一句找到了,然后意犹未尽的看了一眼,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

 

“她们俩都醉倒了,要不我们商量一下吧!”

 

老马刚钻出来,就听到张顺不怀好意的声音,顺着桂花看过去,这才发现桂花跟小凤一样,也趴在了桌子上。

 

“商量什么?”

 

老马没好气的冲着张顺看了过去,三番两次的打搅他的好事,老马早就不耐烦了,之前还有桂花母女在,他不好发作,现在彻底不用顾忌了。

 

“就她们俩,我们一人一个怎么样?”

 

张顺嘿嘿笑着,将目光看向了桂花,趴在桌子上的桂花衣领稍微有点开,顺着衣领能够看到里面的风景,之前碍着面子还有顾忌,现在桂花喝醉,张顺就肆无忌惮的看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我不懂!”

 

老马揣着明白装糊涂,其实内心也开始纠结了,他都干了好久了,要是按照张顺的想法,今晚肯定可以开荤。

 

这么好的事情,平时打着灯笼可都找不到,现在就放在他的面前,他不激动那是不可能的。

 

不管是桂花还是小凤都是人间极品,各有各的味道,顿时,老马就变得纠结起来了。

 

“或者,我们也可也换着来,你先选怎么样?”

 

张顺猥琐的目光看过来,一双老鼠眼眨巴眨巴的,意思很明显……

 

老马原本以为他会很开心的,可事实是,在听完张顺的建议之后,老马顿时火大了。

 

“你胡说什么?乘人之危,你还是不是人?”

 

张顺脸上的笑僵住了,压根没有想到老马会突然发火。

 

“你疯了吗?老马,你以为你是谁?我愿意跟你一起分享,那是看得起你,小瘪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啥!”

 

张顺忽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老马的额头就骂了起来。

 

“你特么的才小瘪三呢,看老子怎么教训你!”

 

一想到桂花跟小凤会被张顺欺负,老马心底莫名的便生出了一团火,冲着张顺就骂了起来。

 

一开始俩人还只是口舌之争,慢慢的就开始动手了。

 

张顺先给了老马一拳,老马也不是吃素的,冲着张顺又来了一拳。

 

这么一来二去,俩人就抱在了一起打了起来。

 

趴在桌子上的桂花眉头皱了一下,她睡得好好地,突然被俩人的争执声吵醒,身上的酒劲儿也慢慢的散去,然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好端端的就打起来了?”

 

桂花揉了揉依然有些疼的脑袋,朝着俩人就跑了过去,企图将俩人拉开,可奈何俩人都不愿意先松手,桂花怎么劝都不行。

 

“桂花,你不用管我,站一边去,小心伤到自己,今天我非要教训教训这个小瘪三。”

 

“老马,我日你先人,你特么才小瘪三呢,老东西,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

 

张顺看到桂花醒来,便知道计划失败了,更是将老马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别看老马年龄大,但体力却一点都不输给张顺,很快,张顺就落了下风,被老马一个翻身直接压在了身下,骑在张顺的身上狠狠地揍了一番。

 

“啊,别打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饶了我吧!”

 

被老马一番教训,张顺终于知道害怕了,开始求饶了。

 

“马师傅,不要再打了,再打就打死了!”

 

在桂花的劝说下,老马才松开了张顺,骂了一句小瘪三,以后滚远点,张顺被老马给揍怕了,屁滚尿流的就离开了。

 

“马师傅,究竟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老马不好跟桂花说张顺的计划,更何况他本身也目的不纯,便嘿嘿笑着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说张顺说错了话惹到了他,便给糊弄过去了。

 

桂花有些无奈的冲着老马说:“马师傅,您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跟年轻人似的,一说二就动手了,看看您,都受伤了,您先等等我帮您处理一下伤口!”

 

桂花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后悔请老马吃饭了,要不然也不会有这档子事,这要是被人知道了,对自己的名声也不好。

 

进去到里面的屋子里拿来药水,便开始帮老马处理伤口。

 

都是一些皮外伤,老马将上衣脱掉,露出里面结实的肌肉,桂花白嫩的小手帮他抹着药,不由得便红了脸。

 

真没有想到老马的身材居然这么好,比那些小伙子一点也不差,结实的肌肉,饱满的腹肌,摸上去肉感十足,比她老公那松松垮垮的样子可是好多了,也不知道平时是怎么训练的。

 

看着桂花羞红的小脸,老马早就忍不住了,顿时一股火苗从小腹窜起,来了感觉,那个地方便撑起来了。

老马对自己的身材很是自信,因为职业的需要,有时候给别人瞧病的时候需要跳大绳,这可是体力活,所以他一直没有放弃锻炼,现在刚好用上。

 

上一篇金发美女大战非洲黑人|金发女郎与黑人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生活常识本月排行

生活常识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