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m.uaw1714.com

金发美女大战非洲黑人|金发女郎与黑人

时间:2020-09-09 09:16:10 当前位置: > 生活常识 > 手机阅读

  她岂不是随时都会有丧命的危险,刚才做的那一切……也全部都白费了!

“你先别急,本山神需要一段时间恢复修为,在我恢复修为这段期间,你需每隔几天过来,让我渡神力给你,用来抵御妖邪在你体内作祟。”

 

王大柱语重心长的说完,又劝了杨婉清几句,瞧见她的情绪暂时稳定下来后,便紧忙脚底抹油开溜了。

 

王大柱今天还真有要把杨婉清给办了的念头,不过他担心那群人随时都会再回来,也只能暂时克制住心中的冲动,溜之大吉了。

 

苦苦忍耐了几日,估摸着柳如烟月事应该差不多了,王大柱又一次来到后院。

 

不知道为什么,王大柱感觉柳如烟住的院子,就好似有钩子一样,将自己的眼睛直往里头勾。

 

柳如烟的窗户没关严,王大柱从窗户缝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竟在浴桶里面沐浴!

 

白嫩的玉臂轻抬,将水扑在身上,一滴滴水珠沿着她的身躯滑落,别提多勾人魂了!

 

看来,她的月事已经走了。

 

本来就觉得没爽够的王大柱,干脆直接敲响柳如烟的房门,准备好好的尝一尝这道他觊觎已久的大餐!

 

“谁呀?”

 

听到敲门声,屋子里的柳如烟疑惑的问。

 

“我是山神。”

 

王大柱屏息凝神,仔细听着屋子的动静,果然听到了一阵哗啦啦的水声,看样子,是柳如烟从浴桶里出来了!

 

就在王大柱幻想着柳如烟的身子,在脑海中勾勒美人出浴图之际,门被推开了。

 

柳如烟已经换好了粉色的薄衫,许是因为刚刚沐浴过的缘故,柳如烟的皮肤白皙的发亮,脸颊上也浮起了淡淡的粉红色。

 

她的发丝有几缕贴在脸颊上,还在往下滴着水,沾湿了衣襟。

 

“小女子见过山神。”

 

柳如烟让开了一条路,对王大柱行礼,身上的薄衫紧贴着她的身躯,曼妙的曲线展露无疑,尤其是她行礼的时候,身前那美妙的风景线,看的王大柱心痒难耐,恨不得即刻将她扑倒!

 

王大柱猛吞了口唾沫后,走进柳如烟的闺房之中,然后将那具他朝思暮想的娇躯一把楼在怀中。

 

不等柳如烟反应过来,王大柱竟是胆大包天的,将右手直接伸到了她裙下……

自己那儿,被山神忽然偷袭,那种酥麻的感觉,柳如烟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软了。

 

她死死并拢自己双腿,抱着王大柱的胳膊,惊恐道:“山神,您……您……”

 

“如烟你且放松一些,本神只是替你查看一下,那妖邪到底有没有离开。”说到这里,王大柱抽出自己的右手,并放到柳如烟面前,一本正经道:“没有血迹了,很好,看来那妖邪的确已经离开了!”

 

看着王大柱手上的痕渍,一想到那些东西是从自己身体排出来的,柳如烟俏脸瞬间涨得通红,连看都不敢看一眼王大柱。

 

“妖邪虽然暂时离开了,但你体内的精血被它吸取之后,它的实力又变强了许多。”说到这里,王大柱将手放到了柳如烟的胸口,满脸严肃道:“现在,这部分的妖邪之力最为强大,本神这就先施法替你医治一番。”

 

说完话后,王大柱大手一扯,直接将柳如烟的衣服撕开,肚兜的带子滑落后,那美妙的风景顿时一览无遗。

 

柳如烟惊呼了一声,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可王大柱却眼疾手快的一把搂住了她的小蛮腰,往怀中一带,手顺势攀附上了她的胸口。

 

柳如烟紧咬贝齿,美眸紧闭,羞耻的感觉如浪潮一般席卷而来,可这是驱散妖邪的方法……她怎么会……有一种很享受的感觉?

 

或许是许久未和丈夫行事,柳如烟的意识渐渐涣散,竟忍不住低吟出声!

 

柳如烟的声音撩拨的王大柱都快要爆炸了,忘情的将手朝着那处探了过去。

 

“此妖邪太过狡猾,竟逃窜到了你这处躲避,你且双手扶着窗沿翘臀,我需感知一下它的修为到底有多深。”

 

瞧见柳如烟并未拒绝,王大柱便将柳如烟的亵裤褪下,滑落到了脚边,一只手托着柳如烟的肚子,往上一抬,摆出了一副极为撩人的姿势。

 

“果然在这里,待我细细查看……”

 

王大柱在柳如烟的身后,手一捞,柳如烟顿时浑身一颤,她羞耻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不安的闷哼着:“山神……您还没看到妖邪吗?”

 

“糟了,狡猾的妖邪逃到你上面去了,趁现在,握住我的神力源头,等待时机成熟,就可以用神力堵死妖孽的退路,驱散妖邪了。”

 

王大柱三两下将衣服褪光,将柳如烟压在了墙上,身体接触碰撞的感觉,让王大柱浑身燥热难耐,忍不住想要大吼三声。

 

他的呼吸声越发急促,干脆直接扭过柳如烟的脑袋,撬开了她的贝齿,另外一只手,则放肆的在她身上游走。

 

“唔……”

 

柳如烟的手紧抓着王大柱,羞耻感在这一刻达到了极致!

 

“砰”

 

卧室的门忽然被推开,吓得柳如烟几乎抖成了筛子,猛地将王大柱推的一踉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关键部位。

 

她一抬头,就对上正站在门口,一脸震惊望着自己的张举人。

 

“相……相公,你怎么忽然回来了!”

 

柳如烟未着寸缕,尤其是她刚才翘着臀,待人享用的样子,全被相公尽收眼底!

 

即便是她迅速的将王大柱推开,可身边并没有可以遮挡身躯之物,她只能用双手挡在胸前,可这样一来那儿又没有遮拦了。

 

挡得住上面挡不住下面,一瞬间,羞耻感和负罪感如同海啸一般,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压的柳如烟透不过气,她的脸颊火烧火燎的烫得惊人。

 

柳如烟只能不断在心中劝慰自己:“我只不过是让山神替她医治病情罢了,他是山神,我没有背叛相公,我是清白的……”

 

张举人的忽然出现,让王大柱脑袋‘嗡’的一声直接炸响,脑袋一片空白,他也慌了,千算万算,也没料到张举人会突然回来!

 

明明科考的日子才过去两天,他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好,好啊,枉我念你与我情深,科考之后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你这浪荡妖妇,大白天的竟然背着我在家中偷汉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来人呐!”

 

看着一丝不挂的两个人,回想着刚才的那副画面,张举人气的脑袋都快冒青烟了。

 

王大柱的脑袋则是飞快的运转着,若是他真的叫来了人,不光是柳如烟要被浸猪笼,连他也难逃一死,搞不好死都落不到一个全尸!

 

他要是真的和柳如烟弄上,来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也就算了,可是他只是过过手瘾,并未尝到滋味啊,就这么嗝屁,岂不是死不瞑目?

 

“相公,你相信我,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这种时候,柳如烟也顾不得羞臊了,满面泪痕,梨花带雨的跌坐在地上,试图辩解着。

 

柳如烟委屈的抽泣着,白皙的香肩上下耸动,翘腿坐在交叉的玉腿上,美眸中满是泪痕。

 

即便是这种关键的时刻,王大柱还是色心不改,贪婪的在柳如烟的身上寸寸扫视。

 

如此天生尤物,若是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可惜!

 

危急关头,王大柱干脆也豁出去了,阻止道:“且慢!”

 

张举人冷冷扫过‘狼狈为奸’的二人,咬牙切齿道:“被我捉奸在床,你还有什么好辩解的?”

 

“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你了,我便是后山祠堂中供奉的山神,此次下凡附身于你府上轿夫王大柱的身上,皆因你夫人有求于我,为她医治不育之症。”

 

张举人狐疑的看着了一眼王大柱,讥讽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山神下凡,你忽悠人也不长长眼眼,忽悠到我头上来了?”

 

单纯的姑娘好糊弄,可张举人身为男人,见识的也比柳如烟要多得多,自然不能轻信他说的话。

 

僵持之际,王大柱忽然灵机一动,从口袋里摸出随身携带的药丸,递到了张举人的面前,道:“本神察觉到你的身体患有病症,才导致你和你夫人迟迟无法孕育,你若是信我,便将这颗药丸吃了,便可以治好你的隐疾。”

 

好在他随身携带了这宝贝,为的就是办事儿方便,没想到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派上了用场!

 

张举人接过,捏着药丸左看看,右看看,迟疑了片刻,扔进了嘴里。

 

“若是有效,我便信你,可你若敢骗我,就和她一起沉尸河底吧!”

 

张举人一脸冷意的威胁着,话音刚落,忽然觉得身体有些燥热难耐,急匆匆端起茶壶灌了几口水,可仍然觉得口干舌燥。

 

“张举人,现在就是药效发挥作用的时候,若是此时和你夫人行事,定会事半功倍!”

 

浑身燥热的张举人下意识回头一看,便看到身无寸缕的柳如烟,这会儿早已是哭得满面泪痕,眼泪顺着她那精致的脸颊不断滑落。

 

被自己相公直欲择人而噬的眼神盯着,柳如烟芳心一颤,开始不安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试图避开相公那如有实质的灼热目光。

 

她这一动,胸口也跟着起伏起来,让张举人只感觉自己体内猛地窜出一股火焰。

 

下一刻,张举人瞬间化身凶猛的豺狼,猛扑到柳如烟身边,并不顾她的挣扎和哀求,直接横抱起她那柔若无骨的身子,当着王大柱的面直接扔在了床上。

 

三两下脱光身上的衣衫后,张举人一刻也等不了,怒吼着压在柳如烟的娇躯上。

 

“相公,好痛啊……”

 

张举人的动作猴急又粗鲁,不等柳如烟适应,就迫不及待动作起来!

 

柳如烟疼得玉臂死命抓着张举人,将他的胳膊划出了一道道血痕,眼眶中更是因为剧烈的痛楚,流出了几滴清泪。

 

偏偏张举人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每一下都恨不得用尽最大的力气。

 

被撕裂般的疼痛,让柳如烟死命抓着身下的床单,不断扭动着自己的身子,试图挣脱相公的惩罚。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没过多久,柳如烟的挣扎幅度逐渐变小,美目直翻的同时,几欲晕厥。

 

相公之前从未这般对待过她,为何今天像疯了一样……

 

看着自己朝思梦想的仙女,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王大柱不但没有感到惋惜,反而感受到一股别样的刺激,让他忍不住将手向下蔓延。

 

张举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柳如烟的声音,也从刚开始的痛苦变得越来越柔媚,适应了之后,她竟是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另类满足。

 

伴随着一声怒吼,张举人随后便瘫软在柳如烟的身上。

 

柳如烟白皙的身躯,此时已经变的粉白,从脸颊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原本死命攥着被子的手慢慢松开,浑身瘫软的喘着粗气。

 

结……结束了吗?

 

王大柱看的口干舌燥,这种只能看不能吃的感觉,真是难受。

 

休息片刻后,张举人穿好了衣服,兴奋地对王大柱行礼作揖,激动的说道:“山神大人,您真是神了,我以前从未有过如此感觉!”

 

王大柱故意板着脸,严肃的挥了挥手道:“这下知道本神的厉害了吧,速去清洗一下,本神还有话问你。”

 

张举人不敢耽搁,连连点头之后,转身就走了出去。

 

很快,屋子里就只剩下尚未释放的王大柱,和那已经快要虚脱的柳如烟。

 

此时此刻的柳如烟,娇躯上遍布着青一块紫一块的淤伤,那些都是欢爱过的痕迹,她脸颊上的潮红尚未褪去,现在看上去更添几分娇媚。

 

再看看床上的床单,这会儿已经乱成了一团,上面画了一块大地图,由此便能能看出来刚才的战况到底有多激烈。

 

王大柱望着几近晕厥的柳如烟,那里还忍得住啊。

 

趁举人不在,他一边解开裤腰带,一边用嗓音沙哑道:“若想治好你的病,趁现在将我的神力源头包住。”

 

瘫倒在床上的柳如烟,刚刚才停歇下来,一看到王大柱那儿,顿时带着一丝哭腔道:“山神,不要啊……”

 

王大柱这会儿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只想狠狠的爆发,所以想也不想,直接捏开了柳如烟的小嘴,然后……

王大柱万万没有想到,柳如烟根本无法将他包容。

 

就在王大柱打算不管不顾,直接硬闯的时候,张举人的声音,忽然传进了二人的耳朵里。

 

“娘子,我的衣服在哪?”

 

王大柱直接被吓了个哆嗦,再也没了兴致。

 

若是被张举人看到自己的举动,估计自己就算是山神,也会被他弄死吧!

 

由于担心张举人随时会推门进来,王大柱不得不强忍着心中的旖念,打消了让柳如烟用嘴念头,反正来日方长,也不必急于一时。

 

想到这里,王大柱一边穿裤子,一边用抱怨的语气道:“唉,你看吧,刚刚让你抓紧你不肯,现在本神神力涣散,还是等下一次吧!”

 

柳如烟又急又慌的问道:“山神大人,现在要怎么办才好?”

 

王大柱没有说话,故意长叹了口气。

 

瞧见王大柱迟迟没有回答,柳如烟的神色,顿时惊慌了起来。

 

她急忙坐直了身子,原本用来遮羞的被子滑落,身前的风景顿时显露在空气中,但此时的柳如烟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带着一丝哭腔道:“山神大人,刚刚……刚刚都是小女子的错,求求你一定要再想想办法啊……”

 

原本就一直憋着火的王大柱,脑海中忽然翻出一个邪恶的念头,随后语气故作严肃的说道:“妖邪吸收了你体内太多的精血了,导致你的身体十分虚弱,我将神力渡给你,原本是想帮你滋补身体。”

 

“小女子情况真的很严重吗?”

 

“十分严重,可以说是小命危在旦夕!”

 

柳如烟顿时花容失色,下意识问道:“那……那该怎么办才好?”

 

王大柱等的就是这句话,双眼在柳如烟娇躯上扫了一眼后,故作正经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本神有很多方法可以为你增强体质,就比如方才你和张举人行夫妻之事时,姿势有些偏差,若是能改进,就可以为你增强体质,这便是传说中的双修之法。”

上一篇 我在做饭他在下添的好爽/他扒开我的下面舌头伸进去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生活常识本月排行

生活常识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