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m.uaw1714.com

我被2个男人玩到喷潮_嬷嬷粗糙手指进入验身

时间:2020-09-16 16:58:47 当前位置: > 生活常识 > 手机阅读

 “李芸熙同学,你脸这么红干嘛吗?是不是喜欢上杨老师啦?”惹得全部哄堂大笑。

除了这两人外,还有个女孩叫紫舒,紫舒起来时,直勾勾的看着杨羽,自我介绍也特别雷人:“我叫紫舒,喜欢杨老师,可以追吗?”

杨羽没料到,初三女学生就有如此大胆不怕羞的,只能尴尬的以笑示答。

还有几个超级美女,杨羽也特别有印象,一个是村长的女儿,叫张美若,长得高高瘦瘦,身材可以和杨羽的表姐媛熙媲美,但是她可别媛熙年轻太多了,才十六岁。

一个叫韩清芳,气质超好,有175高,是全部最高的一个,不当模特真可惜了,这张恩雅一看就是出于富贵人家,气度非凡,就是高贵!与别人就是不一样。

还有个叫白雪,长得超级有女人味,整个就狐狸精样,眼睛超大,会放电,杨羽都快被电得全身发麻了。

第一节就在认识和聊天中度过了,第二节课杨羽尝试着讲点东西,但是这些女同学压根没听,不是聊天,就是拿杨羽调戏,哭笑不得。

下午的课就没那么满,很多学生要爬山回家,所以放学都比较早,杨羽也带着表妹回家。

到了家里,发现空无一人,小姨她们应该都去山上了吧,表妹见家里碗都没洗,很乖的先准备做家务活,杨羽准备先上楼,备下课。

可刚上了楼,走到表姐门口时,突然听到房内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音,杨羽急忙肃起耳朵一听,这竟然是表姐的声音。

大白天的,表姐在家做什么?

杨羽急忙脱了鞋子,捏着脚,免得走路发出声音,将耳朵贴在表姐的门上。

这一听,杨羽的身子都沸腾了,房间不断有有节奏的声音传了出来,,没错,这是表姐的声音。表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趁着大家都不在,偷起汉子?

那美妙的嗯嗯之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杨羽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太好听了,心想原来表姐的叫床声如此销魂。

杨羽恨不得撞进门去,把表姐压在身下。

声音越来越急促,似乎快到了顶点。杨羽再也忍不住了,心里早已经痒痒。

杨羽的心里是百般煎熬,倒是羡慕起房内的汉子,竟然可以搞自己倾国倾城的表姐,真是被占进了便宜。

杨羽脑筋一转,这二妹的房间跟表姐的房间不是同阳台吗,而昨晚二妹的钥匙还在自己这呢。

这么一想心里乐开了花,提着鞋子捏手捏脚得往二妹房间走去,轻轻地掏出钥匙,小心翼翼得开门,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现在表姐还不知道自己和三妹放学回了家。

而这时,啪的一声门开了,结果呻吟声停了,杨羽那个后悔,糟糕,表姐一定发现家人回来了。

正在杨羽懊恼之际,又传来了嗯嗯的声音,杨羽才松了口气,悄悄关上了门,一步一步小心得走到阳台上。杨羽心里乐开了花,不仅可以听到表姐的那种声音,还能一睹表姐的那模样,杨羽别提心里多刺激了。

平时看这表姐端端正正,正想象不出来,在床上发骚的样子会是什么模样。正当杨羽幸灾乐祸得意洋洋之时,一看窗户,顿时从头冷到脚,竟然拉着窗帘,杨羽失望至极。

这正气得要走时,突然发现,窗帘并没有拉得那么紧,另一边似乎还露出了点缝隙,这一发现让杨羽喜出望外,上帝果然留了一扇门给他。

杨羽整个身子趴下,像小狗一样,从窗户下面爬了过去,然后站起靠在墙上,这动作,活像个特工。深乎了口气,马上就可以看到表姐的真身了,心里不知多兴奋。

杨羽一点一点的探出身子,屏着呼吸,心乱跳不止,强憋着欲望,眼睛离窗帘越来越近,终于杨羽透过窗帘的一点缝隙往房间内望去。

视野有限,只看见了表姐的半个身子,房内哪有什么汉子,仅仅只是表姐一人,原来表姐在自那个什么慰!

想到此,杨羽想死的心都有了,表姐你那么难受,表弟恨不得马上冲进去帮你一把。

表姐媛熙正背对着窗户,平躺在床上,看不到脸,只看到个后脑勺,她穿着上衣,而下,身却是模样任何遮挡,露着两条美腿。

杨羽瞪大着双眼,连眨都不舍得眨,以免错过什么好戏,可杨羽无论怎么转移视角,愣是看不到那性感地带。

可恶的上衣,杨羽差点骂出来,表姐穿的上衣有点长,几乎都遮住了整个地带。

杨羽弯着腰,目不转睛得看着听着,突然,表姐的声音越来越快速,而整个身子完全颤抖起来,只见她那双手频率也是飞速,紧接着,猛地停了下来,一阵抽搐。

表姐整个人的身子都挺了起来,双腿不断地踢着传单,一手紧紧得抓着被单,狠狠得抓着,显然表姐到达顶峰了,杨羽看得早已经按捺不住,下面极其难受。

杨羽终于忍不住了。

三步变成两步,没几秒下,就到了表姐的门前。

砰砰砰!

杨羽呼吸急促,狠狠了敲了三下门。表姐媛熙刚高潮后,整个人软瘫在床上,像个死人一动不动,突然听见敲门声,活活被吓了一跳。

“谁?”媛熙吃惊得问道,急忙到处找内裤,却不知被自己刚才踢到了哪里。

“是我,表姐!”杨羽回答道。

“哦,你回来了啊,我马上开门。”媛熙那个紧张,心中乱了方寸,心想刚才的呻吟不会被表弟听见了,那要丢脸丢到家了,可该死的内裤,却在这时,怎么也找不到,也就没多想,内裤也懒得穿,直接穿了牛仔裤。

门被打开了,媛熙头发凌乱。

“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媛熙故意笑着问,心里却是惊慌不已,瞄了瞄两眼自己房内,天啊,那内裤就在床下,从这望去,正好看得清清楚楚,更要命的是,被单上还湿了一片。

媛熙急忙站到了杨羽面前,挡住了他的视野,脸色洋溢着微笑。

“表姐一个人在房内干嘛呢?”杨羽明知故问。

他本来是想直接冲进房内二话不说,强行上了表姐,可一看到表姐的可爱样子,尤其是笑起来时,美丽至极,杨羽那禽兽的想法又放弃了,心道如此美丽的表姐如果不能心甘情愿的给自己上,只强暴一次那太暴殄天物了。

“没,没,我刚才睡觉呢,好了,醒了,我们下去吧。”媛熙一直挡在杨羽面前,生怕表弟看见自己床下的内裤和床单上的那些异样。

杨羽笑了笑,打趣道:“表姐刚睡醒的样子可真美!”

“你啊,嘴巴那么甜,还是快想想怎么帮表姐悔婚吧。”女人天生就是喜欢被哄,喜欢听好话,这表弟嘴巴那么甜,也听得自己心里美滋滋的。

杨羽看着表姐下楼的背影,那屁股一挪一挪的,恨不得自己有透视眼,好看看表姐的那里,现在是不是还有反应。

小姨和姨父都去了山上,还没回来,三妹和表姐承担起了烧饭烧菜的责任,在农村里,几乎每个女孩子都承包家里的农活,而男孩子都需要上山砍柴,种田等重活。

杨羽一直在思索着怎么才能泡到这个表姐,让她心甘情愿,显然杨羽已经有点等不住了,晚上,就今晚,杨羽决定用自己充满男人味的身躯去勾引自己的表姐。

姨父似乎每天的心情都不好,回来时,又是一阵怒火,这些怒火就会感染所有人,让一家人的心情都会堕入深渊。

“那鱼苗绝对是那笨二牛偷的,哼,敢偷我家的鱼,看我怎么收拾你。”姨父咬着牙,被偷了鱼苗心里极度气愤,这鱼苗刚刚用媛熙的彩礼买来的。

“你又没证据,不要乱说!”小姨卸下了柴火,显然对姨父的猜测有所顾忌。

“我怎么乱说了,我们家的鱼田就在他们家下面,寡妇自从死了老公,生活本就拮据,那笨二牛又是个傻子,每次看见鱼就呵呵地笑,早想偷了,只是没料到,心这么狠,连鱼苗都不放过,我非找那寡妇算账去不可,不知生了个什么野种。”姨父越说越气,呸得吐了口痰,活得气都喘不过来。

“爸妈,先吃饭吧。”还是三妹最乖巧,烧了饭菜,还安慰父母,要不是姨父脾气太差,否则这日子过的会开心许多。

饭桌上,大家都只吃自己的,没人敢说话,生怕扯到自己身上。

这时,三表妹夹了口菜放到杨羽碗里。

“表哥,吃吃我烧的菜!”三妹露出害羞又可爱的笑容。

“这么快就贿赂表哥了啊?”表姐也笑着打趣道。

“哪有贿赂。”三表姐红着脸低着头,心里美滋滋得吃着自己的饭,时不时得偷瞄一眼杨羽,每看一眼心里就暖烘烘的。

“小羽,这三妹在你班级吗?”小姨关心得问道。

“嗯,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杨羽笑着说道,同时看了看芸熙,芸熙也正好看来,两人四目一对,芸熙急忙低下了头。

“那就好,芸熙赶紧吃,上楼做作业去,让表哥好好教你,也许还能考了好高中,读大学,像你表姐一样。”小姨越说越开心,整个人也乐了起来。

“哼!就她考那点分数?塞牙缝都不够,就算考全校第一,就我们村这学校,连续七年全校倒数第一了,正是丢脸丢到家了。哼!”姨父没好气的说道。

“爸,那也不一定,我看好表弟。” 表姐媛熙插话道,唯独二妹吃管自己吃饭。

姨父看了杨羽一眼,不屑,又转头了吃自己的饭,夹菜时,突然说道:“对了,那隔壁村的傻二狗他爹,下周就来我们家提亲,你们准备下。”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放下碗筷。

“你们干嘛这么吃惊?这是迟早的事。”唯独姨父还夹着菜,吃着饭。

“我不嫁!不嫁!不嫁!”表姐脸色当即一变,放下碗筷,饭也不吃,哭着奔回了房间。

“哼!!由不得你!”姨父冷哼了一声。

杨羽看着表姐哭泣的身影,心中也非常气愤,这姨父想钱想疯了,这简直就是卖女儿,完全不顾自己女儿的幸福,更何况,这么漂亮的表姐怎么可以嫁给那个傻二狗当媳妇糟蹋呢?

不行,这绝对不行!杨羽决定一定要想个办法让这婚事给黄了。

天又黑了下来。

姨父白天帮弄了几块床板,小姨打扫了阁楼,整个地和玻璃都擦了一遍,拿了被子,把唯一的一间阁楼布置得清清爽爽,而杨羽以后就睡在这里了。

三妹已经洗好了澡,正在自己的房间做作业;二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的腿一直不闲着,跟家人杨羽都不太合群,老往外跑;而表姐一直躲在房间哭泣,杨羽几次想进去安慰,但是在没想到办法前,也帮不上什么忙,看到表姐那个样子,本来打算勾引的心情都没了。

而姨父冲了澡,就像猪一样去了房间呼呼大睡,这可是才七点钟了,小姨一直在忙着家务活,又洗澡又喂鸡鸭还喂猪,忙得转圈。

杨羽再后院脱光了衣服裤子,就冲起澡了,夜色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哪怕开着灯,这后院的门一关,也就啥也看不到了。

后院本来就是和隔壁房相连,没有围墙,直通的。

这时,隔壁房的后院亮起了一点微弱的灯光,走出个女孩子,那女孩子一见到杨羽在后院洗澡,便来了兴趣,靠在墙上,吃着瓜子,欣赏起杨羽来了。

杨羽当然不好意思,自己又没穿内裤,这样赤裸裸的被人看哪里自在,悄悄的侧了下,身子,只让她看到了后背。

“洗个澡而已啊,害羞什么呢?”那女孩子吐着瓜子,倒调戏起杨羽了。

“姑娘,这样看,不太好吧。”杨羽一个大男人当然不怕被人看,但是也不能太放肆了,矜持一点给点对方点想象才是最好的勾引。

“哎呀,都是邻居,怕什么,以前我没见过你啊,你是谁?”女孩子一直盯着杨羽结实的后背目不转睛得看着。

“我昨天刚来,来村里教书,这丝小云是我小姨。”杨羽如实回答。

“哎呀,你就是那个高材生啊,我早就听说了,我叫林依娜,你呢?”女孩子聊得越来越有兴致了。

“我叫杨羽,你好。”杨羽继续冲着自己的澡,也偷偷看了眼林依娜,这林依娜看起来也就比自己小一两岁,165左右的身高,只穿了件背心,鼓着两对饱满,那沟壑远远望去都能显而易见,外貌虽可不及表姐的美,但是却透着一股特别的味道,让杨羽越看越着迷。

这时,小姨正出来喂猪,见那林依娜正色迷迷得看着自己家的小羽,心里已经知道了这妞的想法,喊道:“小娜啊,你下个月都要结婚了,还出来勾引我们家小羽呢。”

“阿姨,你看你说到哪去了,我这不是还有个月才结吗。”林依娜倒是撒娇起来了,杨羽这才知道,这林依娜何止有男朋友,都要快结婚了,果然跟自己猜得一样,放荡货一个。

杨羽洗好了澡,穿了内裤,临走时,朝林依娜微微一笑,还特意道了个别,可林依娜的眼睛却始终看着杨羽的下面,差点看得她留鼻血,惊讶万分。

杨羽正要上楼时,小姨喊住了他:“小羽啊,你表姐心情不太好,上去多安慰安慰她,啊?”

“小姨放心吧,包我身上。”杨羽自信满满得说道。

杨羽先爬到了自己的楼阁,到阁楼还没有楼梯,用的木梯,木梯从杂货物的房间而过,和她们三人的房间隔得都比较远,也比较安静。

楼阁很小很矮,杨羽站起来,差不多要顶到了天花板,靠外的两面墙和地面是水泥砖块,还有两面是木板隔成。三个表姐妹的房间天花板也都是木板的,她们房间天花板的上面也就是杨羽阁楼的外面,就是说,杨羽可以通过阁楼走到她们三人房间的上面。

楼阁被小姨理得一尘不染,窗户也擦得干干净净,透过侧面的窗户,杨羽即可以看到房内的美景,还正好对准了隔壁放二楼的窗户,还挨得很近,而且像是隔壁房的一个卫生间,农村很少有人把卫生间建到二楼,倒也很有城市人的模样。

杨羽躺到了床上,深呼吸了口气,关闭了台灯,顿时,房间黑了下来,黑夜中总有很多眼睛。杨羽在想,怎么才能帮表姐搅黄了这婚事,想着想着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这里没信号,没网络,杨羽的电脑和手机早已经搁那里自生自灭了。

可想着想着,就想到白天表姐那勾魂的呻吟声和那刺激的画面,就一股冲动,当即身下有了反应,猛得坐了起来,准备下楼去找表姐。

这刚出门要爬楼梯,黑夜中撞到了个人。

“哎呀!表哥你怎么不开灯?”三妹不知何时爬了上来,正好和杨羽撞上了。

杨羽一听声音是三表妹,就伸手去牵她,免得在这黑漆漆的地方摔倒,牵回了房间,关了门,才开了台灯。

只见三妹穿着一身粉色睡裙样子一下子从可爱变成了性感,杨羽做梦也没有发现,这三妹穿睡衣的模样会那么性感,睡裙只能勉强遮住了屁股,两条洁白的大腿白花花的露在外面,虽然没有表姐的那大腿那么纤细修长,但是却比表姐的大腿更加鲜嫩稚嫩,秀色可餐啊。

杨羽也只是穿了条内裤,某处正好起了反应,而这一景象被芸熙看得清清楚楚,顿时瞪大了双眼,急忙转过了头去。

杨羽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心中却是暗自好笑,不知道这三表妹看了自己的那儿,会是什么反应。

“表哥,有些题目不会做,所以来找你!”三表妹芸熙说话吞吞吐吐,脸颊通红通红。

杨羽看呆了,在这微弱的灯光下,表妹的面色更加粉嫩,就像个婴儿一样,红润鲜嫩,弹性十足,这种皮肤在城市的女孩子里早已经绝种了,这简直就是上天赐予芸熙的礼物,让男人垂涎三尺的礼物。

“嗯,坐下来吧,帮你一起解!”

阁楼还没有椅子,表妹和杨羽就一起坐在了床上,紧贴在一起,房间里很寂静,杨羽几乎都可以感受到三妹那急促的呼吸声。

杨羽看了下题目,题目对他而言很简单,看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做了,就开始给她解析:“第一步,我们先看清题目,第二步看清条件,不用管题目要我们答什么,你看,根据这两个条件,我们可以得出什么?”

杨羽边解析着题目边看看芸熙。

芸熙睁大着眼睛,使劲得摇摇头,而她挤压在桌上的那饱满,因为没有内衣,露出了一条美丽的深邃的沟壑。

杨羽一看,解题的心思都没了,芸熙那胸前的饱满绝对人间极品啊,不仅白皙丰满,富有弹性,杨羽都看呆了。

“表哥,别看那里。”芸熙害羞得低着头,却丝毫没有去遮掩甚至整理下睡裙的样子。

“表哥帮你把这题目弄懂,你让表哥看一眼又怎么样?”

杨羽故意试探她,虽然知道这程度应该已经过了,甚至很可能会起到反面影响,但是看到那春光,杨羽心里那是百般煎熬,连自己都纳闷竟然说出了这句话。

“不可以!表哥要再这样,我就走了。”说着,芸熙起身想走。

杨羽怎么可能会让她走?一把拉了过来,也许是太过用力,芸熙没有站稳,一把完全正面扑到了杨羽身上,更凑巧的事,杨羽被突然一扑,也没做稳,往后倒了下去,芸熙也跟着压了过来,却正好脸对脸,嘴对嘴压了过来。

竟然就这样,两张嘴巴封在了一起。

芸熙睁大了双眼,那双眼睛清澈纯洁,这是她的初吻啊。杨羽真心没想到会有这样一遭,只感觉到芸熙那湿润弹性的红唇紧贴着自己的嘴唇,顿时惊呆了。

芸熙愣在那里,双眼和表哥对视,又是一阵触电,触电下芸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甚至都忘记了正嘴巴和表哥对着嘴巴,这一触电足足有半分钟之久,而这半分钟,嘴巴就这么对着嘴巴,眼睛看着彼此。

直到杨羽的嘴巴动了一下,芸熙才从触电总反应过来,两脸瞬间通红,啥也没想没说,直接奔了出去,慌乱爬下了楼。

杨羽长呼了口气,松了口气,刚才那一刻,真是太舒服了,心中暗自得意,表妹一定会喜欢上自己了,干她是迟早的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也不知道因为是触电带来了灵感还是怎么,杨羽突然灵光一闪,总感觉表姐这门婚事有事可挖,急忙开心得往表姐的房间而去,表姐还闷在房间正愁着呢。

现在这心情的表姐媛熙除了杨羽表弟几乎是谁都不想见。杨羽还特意做了两次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将自己的胸肌和腹肌展现在一个完美的状态。

果然,表姐看到杨羽只穿了条内裤,露着兽性的肌肉,这模样不正是她梦中男人的形象吗?

而农村的男娃要么扛多了重活矮得要死,要么山上晒多了黑得要死,很多男娃年纪轻轻看起来就跟个大叔一样,每次有这些‘大叔’经过家门口朝她吹口哨的时候,她心里都作呕,悔恨自己怎么就生在了这种没个像样男人的地方。

表弟杨羽的到来一下子将幻想的牢房打破,活生生的一个心中完美的美男子就站在自己眼前,可天杀的,竟然他是自己的亲表弟,这都是命。

杨羽关上了门,用最直接的方式哄表姐开心:“你把你知道的有关傻狗子的事全部告诉我。”

一听这话,表姐原本忧郁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兴奋地说到:“你有办法了?”

“解决问题一定要对症下药,我们要找出那傻狗子一家的缺点,然后攻之。所以你将你知道的一切情况都告诉我。”杨羽虽然是师范生,但是却长着理科生的脑袋。

逻辑思维,分析能力都特别出众。

媛熙对傻狗子的了解真心少,因为不喜欢,所以压根没放心上,只是知道些普通资料,傻狗子的家里是富农,他爹经营农场生意,晚年得子,异常开心,可惜早产了点,这娃子智商有点问题,但还算乖。

 

上一篇乳沟里夹茎,毛太多内裤两边都漏出来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生活常识本月排行

生活常识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