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m.uaw1714.com

教练的手一直揉我奶头|我和女同学上课H

时间:2020-09-16 16:54:28 当前位置: > 生活常识 > 手机阅读

  她迟疑了一会后,她索性闭上了眼,继续接受老张的治疗。

老张这会激动坏了,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双手不断地刺激着能够激发女人欲望的穴位。

慕容雨被他这么一弄,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大,但她似乎又害怕被老张发现端倪,只能拼命地强忍着。

“小雨,现在感觉怎么样?”

“唔,好,好多了。”

“那叔叔马上要按会阴和玉泉这两个穴位,你放松点,很快就会好了!”

话刚完,老张的手已经达到了那关键地带。

“好,拜托张叔了。”

慕容雨兴奋地额上豆大的汗珠都渗了出来,等待着张叔那双魔手能让她变得更加舒服和快乐。

这一刻,她发现自己对张叔有了一丝莫名地亲近感。

老张慢慢地把她的内内给脱掉,看到了那美丽到可以令任何男人发狂的画面,忍不住咕哝猛吞了口唾沫。

可没想到的是,慕容雨却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一时间竟然让他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看得出来,慕容雨从未经历过这些,充满了紧张。

老张又好气又好笑,只能耐住了心中地急切,轻声说道:“小雨,把腿分开,你夹这么紧,叔找不到穴位了。”

听到老张的话,慕容雨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羞红着脸,用力地咬了咬性感的嘴唇,接着顺从地把双腿慢慢向两边张开,那曼妙的风景线彻底地展露在了眼前。

老张呆坐床沿,担心被慕容雨发现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不由地深吸了口气,一本正经地将手朝着穴道按了过去。

“啊!”

作为女性最敏感的穴位之一,当老张的手按上去的那一刹那,慕容雨瞬间就爆发了。

双腿本能地将老张的手夹紧,扭着细腰来回磨蹭了起来,她眼中透着一丝炙热,直勾勾地盯着老张。

“张叔,这,这里好舒服。你再用力点。”

说完这话,慕容雨几乎用完了浑身所有力气,而且身体开始伴随着老张的节奏,慢慢配合起来。

她美眸中透着迷离,内心充满了渴望,渴望着老张的手能够再深入一点,让她攀上从未有过的高峰。

自从上了大学,看到宿舍的室友都找了男朋友,她心里也很渴望有那么一个人,所以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会躲在被窝里,充满幻想地伸出手指,得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可直到今天,她才发现,那些快乐比起张叔,简直是不值一提。

她眯着眼,悄悄地把目光投向了张叔的下面,盯着那一片高昂之处,心里竟然有一丝窃喜,难道张叔摸着我,也有强烈的感觉?

想到这,她胆子突然大了很多,嘴角浮出一丝坏笑,将一双玉手悄悄地按向了老张的裤裆……嘶!

慕容雨脸色大变,她从来没有想到,老张这么普普通通的一个老中医,居然有着这么大的本钱。

这要是坐上去,不会坏掉吧?

可奇怪的是,她内心的渴望变得更加强烈,似乎很想要坐上去。

看到慕容雨吃惊的表情,老张微微有些得意,想当年,他靠着自个的本钱还有一手不俗的按摩手法,好多的靓妹都围着他张哥前张哥后的,要不是……

“叔,再用力一点。”

听到慕容雨的话,老张被拉回了现实,不由地更加激动了。

他虽然上了年纪,但身体并不比小年轻差,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心中的那股邪火腾腾燃烧了起来,他双手的力道也加重了许多,一边说着:“小雨,叔要深入你的玉泉穴了,你忍着点。”

“嗯。”

慕容雨的手反握住了他那里,秀眸中发出如水一般的迷离。

老张深入了那片从未有人涉足的禁区。

多少年了,他已经忘记,再次品尝到这样的美味,他感觉枯燥的人生似乎又滋润了起来。

此时,他的小心脏已经挤到了嗓尖,怀着忐忑的心情,附下了身,试探着在慕容雨那性感的唇边,轻轻地吻了上去。

慕容雨没有反感,只是睁开看了他一眼,又将眼睛闭上,从她那精致的面颊上,能感觉她整个人都在发烫。

老张没有再犹豫,立刻撬开她的牙关,贪婪地品尝着她所有的芬芳。

慕容雨很生涩,但在老张的面前,很快就学会了配合,女人对男女之间那点事,几乎一点就通。

“舒服吗?”

“嗯!”

“那叔可以跟你再进一步吗?”

“嗯!”

得到了慕容雨的回应,两人再次纠缠在了一起。

室内的温度骤然攀升。

慕容雨褪去了青涩,居然开始把老张压在了身下,开始脱掉他的衣服,当那惊人的本钱弹入眼帘,慕容雨娇躯猛颤……

原本,她内心那达到顶点的渴望,变成了熊熊的大火,将她的心彻底点燃了,她开始主动地亲吻老张,几乎吻遍了老张的全身。

就在两人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时候,要享受那份彼此的快乐,慕容雨的手机振动了起来。

也把原本充满暧昧的气氛破坏殆尽。

慕容雨连忙推开了老张,快速爬起,然后深深地看了老张一眼,接通了电话。

“你在哪呢?我没带钥匙。”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很强势的女人声音。

“哦,我,我在外面吃点东西,很快就回来了。”

“你快点。”

电话那头,很快就响起了嘟嘟声。

慕容雨关了手机,房里也陷入了沉默之中,接着她说道:“张,张叔,跟我合租的那女孩,没拿钥匙,我,我要回去了。”

“嗯,好吧。”

老张暗叹了口气,要不是这一通电话,就差那么一点,他今晚他就可以得手了,这小丫头面子薄,下回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弄上了。

“那个,今晚的事,张叔你可别说出去。”

慕容雨穿好了衣服,准备下楼,突然转身说道。

“好的,明天我给你开几幅消毒的中药,有空过来拿一下?”

老张有点不死心。

“要不你加我个微信吧,明天你弄好了,跟我说一声就好。”慕容雨想了想,把手机的二维码递了过去。

老张知道今晚没戏了,跳下床捡起裤子穿上,加了慕容雨的微信后,把她送出了诊所。

再次回到床上,满屋子都是慕容雨的味道,他居然失眠了。

第二天,老张熬好了中药,给慕容雨发了信息,结果她并没有回,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她都没给老张任何的回复。

这让老张饱受煎熬,那种漫长等待的滋味痛苦极了。

就在老张以为彻底没戏了,傍晚时分,慕容雨突然再次敲响了老张的门。

“张叔,快开门。”

慕容雨满脸焦急地拍打着诊所的门。

老张开了门,扫了她一眼,最后把目光定在了她的怀里的那个女生身上,看年纪也就二十来岁,紧闭着眼,一脸地痛苦。

“怎么了?”

老张皱了皱眉,再次把目光焦距在了慕容雨身上,问道。

几天不见,这小丫头长得愈发的动人了,她今天穿了件白色的T桖,因为怀抱有人的原因,那一片柔软受到了挤压,浮现出了一大片的沟壑,再往下看,淡蓝色的紧身牛仔裤,把她那完美的玉腿展露无余。

慕容雨刻意避开了他炙热的目光,低着头说道:“这是我合租的朋友,叫李小沛,刚才她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就这个样子了。”

“你把她抱进来吧。”

老张侧身让开了道。

慕容雨点了点头,刚进门就看到了角落里煎制的重要,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俏脸一红,轻声道:“张叔,谢,谢谢你。”

而这一刻,老张却目瞪口呆。不知什么时候,慕容雨胸前的扣子松开了,白色的内衣,丝毫遮不住那一片浑圆洁白的柔软,而在原来蜂蛰的地方,依稀还能看到残留的红色印痕。

看到眼前的美景,老张压抑了足足一周的情绪倾泻而出,立刻起了反应。

“张,张叔。”

慕容雨叫了一声,却发现老张呆站在原地,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就像是饿坏了的野狼,泛着绿光。

想起两人之前的事,她脸立刻红到了耳根。

其实这一周,她也想来找老张,但冷静下来细想,老张是个老男人,真要发生点什么,她又担心受到周围人异样的目光。

可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老张撩拨她的滋味,那种空虚和失落就像蚀骨一般,钻进她的心里。

她想要驱散这种感觉,于是用手来解决那些欲望,但越是如此,她发现自己就越忘不了老张。

但就算如此,她也拼命地克制着自己的欲望。

 

上一篇玩?女一个暑假_主人惩罚抽打小嘴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生活常识本月排行

生活常识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