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爆种对于剧情人物很正常
作者:落雨平生   从柱灭开始当个辅助最新章节     
    瓜达尔小队的出现,对于纪刃和屁怒吕只能算是一个小插曲。

    虽然因为“夜兔”强大的血脉,导致瓜达尔被勒断脊柱后没有立刻死去,但纪刃可一点救他的想法都没有。

    【完美版制鬼药剂】的药效对于“荼吉尼”和“夜兔”这种强大的外星人,作用本就降低许多,虽说目前屁怒吕的血液的确还拥有“传染性”,但那已经是弱化版本,就连纪刃都不清楚现在屁怒吕的血液到底还能造出多少“鬼”。

    在还没能得到自己目标身子的前提下,纪刃又怎么可能浪费血液在瓜达尔这种喽啰身上。

    穿过几个“夜兔”尸体,纪刃和屁怒吕迅速朝着楼阁深处前行。

    在纪刃行进前方没多远。

    另外一场战斗同样在爆发。

    其中一方是“夜兔”,而另外一方,则是神乐与新八鸡。

    这边的剧情和原来没太大差别,准确来说,应该是很难发生变化,除非坂田银时这位“位面之子”不打算管闲事,否则对上“夜兔”,这两人除了被暴打,别无选择。

    此战神乐依旧是主力。

    身怀“夜兔当代最强者——星海坊主”血脉的神乐,虽然还没有在战斗中彻底激发自己的“夜兔之血”,但远超地球人的身体素质,让他在面对这些“夜兔”时,至少还有一战之力。

    虽然同为“夜兔”,但“夜兔”的传统就是打自己人下手最狠。

    神乐与新八鸡的对手中,领头者乃是第七师团的副团长——阿伏兔,说起来很有意思,这个有着一双咸鱼眼的中年夜兔,极有可能是如今“夜兔”中唯一还保留着慈悲之心的人。

    同样是四个夜兔围攻神乐,阿伏兔则在一旁看戏。

    至于新八鸡。

    说出来可能不信,在战斗开始前,几个“夜兔”下意识就把他忽略掉了。

    一个原因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存在感实在太弱,另一个原因就是他实在太弱了。

    新八鸡也是从小修行剑道,一身战斗力在人类中,也算相当不弱,但可惜的是,自从加入“万事屋”之后,他所遇到的对手大多都是“非人”存在。

    所以·······普通的长相,普通的身份,普通的战斗力,普通的气质······这一切的一切加起来,就导致新八鸡彻底成为了一个普通人中的普通人。

    偏偏这位有着所有普通人该有特点的家伙,却又有着一颗不普通的心。

    所以。

    当他看见神乐被四个“夜兔”围攻落入下风后,竟然在情急之下,朝着阿伏兔发起了攻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阿伏兔作为第七师团副团长,其实力仅次于神威,哪怕在整个“夜兔”族中,阿伏兔也能称得上高手,这样的强者,就算他放一个太平洋,也不可能会被新八鸡打败。

    “眼镜男,你好勇啊!”

    阿伏兔单手掐着新八鸡的脖子,另一只手扣了扣耳朵道。

    悬浮在半空中的新八鸡脸色涨红,双腿不断用力蹬着,似乎想要挣脱阿伏兔的紧固,但随着阿伏兔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新八鸡顿时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

    “新八鸡!”

    被四个“夜兔”联手压制的神乐看见新八鸡的模样,瞬间爆种,小小的身躯在这一刻展现出惊人的力量,仅仅一拳,便将正对面的“夜兔”打飞十几米。

    而后双肩扭动,轻松挣脱两侧敌人的束缚,朝着阿伏兔攻击而来。

    对于神乐的变化,阿伏兔有些惊讶,但并不惊慌。

    他依旧睁着一双咸鱼眼,直至神乐靠近周围一米领域的刹那,阿伏兔这才骤然出手,大伞如同利剑般刺出,仅仅一击,神乐前冲的身影便直接成了一个v字型。

    “啊噗~”

    剧烈的痛感与翻江倒海般的感觉从腹部传来,神乐一下子连带昨晚吃的饭,都被这一伞锤了出来。

    “你的血还是不够热,过分压抑自己的战斗本能,导致的结果就是你会在无意中收敛自己的力量,这样的战斗,可不是一个“夜兔”该有的·······啊!”

    轰!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阿伏兔猛地将新八鸡撞在墙壁上,新八鸡的肋骨瞬间断裂数根,引起他大声惨叫。

    听到新八鸡的惨叫声,神乐的双眼立刻变得通红一片。

    “新八鸡!!!”

    “啊啊啊啊~~”

    咚!

    神乐愤怒大吼,双手猛然握住阿伏兔的大伞,随即整个人如同兔子蹬地,悍然用头朝着阿伏兔撞了过来。

    这突发的攻击就连阿伏兔一时也没有预料到,整个人直接被撞飞。

    “咳咳~~神乐酱!”

    新八鸡摔在地上,正当他准备叫神乐注意后面的敌人之时,却突然发现,此时的神乐似乎有一点点不对劲。

    砰!

    一把大伞突然从神乐身后袭来,狠狠击打在神乐的肩膀之上,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骨裂声,神乐右肩的骨骼直接断裂。

    这是刚刚被神乐踢飞的那个夜兔,他这一击的力道极大,然而神乐却仿佛完全没有痛觉般,面对这击碎自己右臂骨骼的一击,她仅仅的微微低头看了一眼,随即便缓缓扭过头,双目无光的朝着那个夜兔露出了一抹怪物般的笑容。

    这一抹笑容就连身经百战的夜兔,也不由得被震住片刻。

    而就在夜兔失神的刹那。

    噗嗤!

    一只纤细雪白的小手,瞬间贯穿夜兔的胸膛。

    猩红血液飞溅而出,那只夜兔愣愣的望着神乐,直至意识彻底陷入黑暗后,都始终没明白眼前这个少女,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亚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