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密室湿身
作者:原味无添加   开局白送杀戮天使最新章节     
    “这是什么种类的陷阱?伤害型的?还是什么减益型的?”

    林奕被法术发动时的白光笼罩,心头一沉......

    若是这法阵是让人中毒,或是限制法术使用也就罢了,要是是个自爆法阵那在场的恐怕都得被炸成重伤......

    不过好在,林奕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下一秒,白光一闪,林奕和其他人消失在了原地。紧接着林奕的被传送到了一间密室中。

    “那是...传送法阵是吗?”

    林奕反应过来。此时他环视周围,自己被传到了一间五平方米大小的密室中。在他身旁,诺尔一脸懵地坐在地上,呆呆地望着他。

    “其他人不在这里啊,是被传送到别的地方去了吗?”

    林奕略作考虑,便向地上的诺尔伸出手微笑道:“没事吧?”

    “额...没事...”诺尔稍稍愣了一下,伸出手撘在林奕手上,正欲顺势站起身。

    然而就在这时,忽的有机关转动的“咔哒咔哒”的声音传来。林奕扭头一看,发现密室的天花板正中央开了一个口子。紧接着,一股水柱激射而出,直接灌到了坐在地上的诺尔头上......

    透心凉,心飞扬......

    “这是...水刑?”林奕反应过来:自己和诺尔这是被传送到水刑室里了。

    密室就那么点大,而此时又有四道水柱“哗啦啦”的不停喷射而出,大概要不了多久整个密室就会被水灌满,让密室里的人窒息而死吧......

    水刑的话...林奕倒是无所谓,他可以用魔法将魔力转化成氧气......而且此时墙壁上喷出来的水也就是普通的水,里面也没有下药下毒什么的。只能说林奕等人运气好,触发的机关比较温和吧。要是换林奕设计这个地方,那墙壁上喷出来的肯定不是水,而是浓硫酸了......

    “咳咳咳...唔...咳咳...”此时诺尔被激射而来的冰冷的水柱喷了一脸,一下子给呛到了,一时间咳嗽咳个不停。林奕见状赶忙将其扶起。

    也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密室内的地板上已积累了不少水了,水的液面不断上涨,已经没到了林奕的小腿处。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倒是无所谓,诺尔可就有苦头吃了,她可不能在水里呼吸的。”林奕想着,望向天花板:“要是小粉在的话,直接用小粉把那个洞堵住就行了...但是现在...没什么东西能堵它啊。”

    “而且这水是受重力影响灌下来的,水压那么大,换个什么东西堵还不一定堵得住这洞口...”

    林奕考虑了一下,然后想出了办法。

    堵不如疏。

    林奕是会影魔法的,平时进行“影遁”移动的时候,都是打开一个入口进到暗影空间里,然后从另一个地方打开暗影空间的出口再出来,来达成“瞬移”的效果。

    那么这个时候,只要稍微活用一下这个魔法,将暗影空间的入口开在天花板上那个出水的地方,将所有水都灌到暗影空间里去就行了。

    真·灌水......

    于是林奕运转魔力,先将头顶的水流全部导到暗影空间里,然后再将地上的积水也全部排掉。

    暂时算是没问题了。

    “阿...阿嚏......”正这时,诺尔的声音传来。

    林奕闻言扭头看去,只见诺尔缩在角落里抱膝蹲着,冷的浑身发抖,还时不时会小小地打个喷嚏,显然是刚刚那下被冷水一冲给冻到受凉了。

    “啊......”林奕见状下意识环视四周,然后...感觉气氛有些微妙......

    密室、孤男寡女、湿身......

    啊...啊这?

    诺尔也是个十八岁的少女,这段时间身体也稍稍成长起来一点了。此时被水一冲,诺尔的白色衣服彻底湿透.......

    金色的亮色微卷长发上沾满了水珠,窈窕身材的美好曲线透过湿透的白色纱衣若隐若现,娇小的身躯微微颤抖,我见尤怜.......

    “好看吗?殿下?”缩在角落里的诺尔察觉到了林奕的视线,有些玩味地开口:“您不是说对我不感兴趣吗?我还以为是自己没有魅力呢,看来并非如此呢,呵呵......”

    “这种时候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林奕闻言表情有些尴尬...他走到诺尔身旁蹲下:“你这衣服都湿透了,这样下去会感冒的...”

    因为会感冒所以必须要换衣服。而密室又只有那么大,只好让林奕转过身去,让诺尔稍微忍耐一下就地换了,结果换衣服时又发生了点小意外让林奕不小心看到了不该看到的.......这样的老套剧情,当然是不会发生的。

    “给,烤烤吧。”林奕此时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十来块火焰符石递给了诺尔。诺尔接过符石,放在身上。炽热的符石很快就将热量传递到诺尔身上,将衣服烤干。

    同时,林奕手中拿着一块符石,同时施展风魔法。阵阵微风从林奕手心生成,又经过火焰符石加热,成了热风吹出。接着,林奕将左手掌心对准诺尔,让热风吹到她的头上。同时用右手帮她理顺潮湿的长发。

    真·吹风机吹头......

    诺尔自是对林奕的帮助乐享其成。她就静静靠在坐在那儿任林奕梳理她的头发。而待到她的发丝被烘干,衣服上也没水分了之后,林奕就停下手。也在诺尔身旁找了块地儿靠在墙壁上,和她肩并肩坐着。

    “那扇门是定时门,大概会在三十分钟后打开吧。”林奕指了指水刑室的石制大门。那扇门设计的就是会等在水刑室里的人淹三十分钟后再打开。十五分钟的时间,该淹死的早淹死了,不该淹死的再淹多久都没用。

    “哦?您又知道了?这也是夜之神冕下告诉您的?”诺尔闻言扭过头,微微仰视林奕。林奕也将头偏过去看着她。

    诺尔嘴角微微扬起,似是有几分戏谑的意思,同时眼睛是睁地大大的,目光中毫无畏惧地望着林奕。

    “你还真是...”林奕微笑着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说你的目光很锐利,似乎在这双眼睛面前我瞒不住任何事情...嘶,现在想想还真是一语成谶......”

    林奕微微摇了摇头,随后将目光移向正前方,不再看身旁的诺尔。

    “嗯,说起来之前也有说过要跟你聊聊的,不如就现在吧。”林奕道:“嗯,你先说还是我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