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非要往孩子头上扣屎盆子?
作者:香蕉和西瓜   首富从90年代捡漏开始最新章节     
    赵德柱被老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内心很不爽。

    这还是人吗?

    自己老婆被打了,你这当丈夫的,竟然就这么算了?

    女人更离谱,你脸肿得老高,还没消肿呢,这就冰释前嫌了?

    还他娘说我杜撰,说我造谣生事?

    赵德柱这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

    “狗崽子,肯定是用钱收买了乔老农一家。”

    “你能让他们两人噤声,你能让所有人罔顾真相吗?”

    赵德柱的目的其实很单纯。

    就是想要周阳吃不了兜着走,至少要把捡到的漏给吐出来。

    见夫妇俩口是心非,赵德柱解释道:“老家伙,你别着急,他们夫妇俩肯定是受了威逼利诱,不敢把事实说出来。”

    “这院子里这么多双眼睛,周阳打人时大家都在,众目睽睽,所有人都能作证。”

    赵德柱来到丁有为面前,道:“丁兄,烦请你做个证。”

    丁有为放下筷子,疑惑道:“证明什么?”

    “周阳没有打人,你为什么非要说他打人呢,你们有矛盾?”

    赵德柱暗道一声好家伙。

    连丁有为都被收买了。

    感情周阳下的本钱不少。

    看见丁有为脚下的夜壶,他暗暗猜测:“原来是送出这只铜胎掐丝珐琅赏瓶当封口费,周阳,好大的手笔。”

    “你能送给丁有为,其他人呢?”

    赵德柱找到黄牙中年,问道:“先前听说,你是乔老农的亲戚?”

    乔鹰才点头:“他是我小叔子。”

    赵德柱再问:“你可曾收了周阳的好处?”

    乔盈彩疑惑他为什么要这么问,便道:“我没收……不对,我收了他五根大前门香烟。”

    赵德柱暗忖:“五根香烟就卖掉自己,应该不至于吧?”

    赵德柱问:“你说句实话,周阳是不是打人了?”

    乔鹰才沉吟片刻,和前面的人统一口风,摇头道:“周阳小兄弟没有打人!”

    赵德柱暗骂。

    得,问错人了。

    真她娘没追求。

    因为五根大前门香烟就把自己卖了。

    还有没有原则?

    赵德柱仍旧不甘,拉着老叟到另一桌,询问这批崭新的面孔。

    “你们说,周阳是不是……”

    不等他问完,大家已经你一言我一语回答起来。

    “这位同志,你为什么非要往周阳小友头上扣屎盆子呢?”

    “躺着也被诬陷。”

    “我们都在现场,会主持公道,不可能让你诬陷好人,毁坏他人名声。”

    “就是,害人者,人恒害之。”

    “文化人,这话什么意思?”

    “就是对他人有坏心思的人,自己也会坏得流脓。”

    ……

    赵德柱傻眼。

    要说先前的几人都睁着眼说胡话,他还能理解,毕竟收了周阳的好处,欠了人情。

    可这一桌又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全都收了周阳的好处?

    说不通啊。

    既然没收好处,为什么都在包庇周阳?

    “王八羔子,周阳给他们散烟了,这些人都抽了周阳的烟!”赵德柱如此猜测。

    他认为只有这一个解释,只有这样才说的通。

    老叟对赵德柱抛去不善的眼神,道:“同志,你做这场戏,意欲何为?”

    赵德柱:“做戏?”

    “你认为我在做戏?”

    老人没有说话,后方的年轻人代替他道:“从现场的迹象证明,你的确在自导自演,别有用心。”

    赵德柱当即来了火气,问在场所有人:“你们都要包庇周阳?”

    大家异口同声回答。

    “什么叫包庇?”

    “你是不搞臭周阳小友的名声,誓不罢休?”

    “这位同志,你别太过分了,我劝你及早回头,立地成佛。”

    “说得好,有文化,这话什么意思?”

    “这话意思是,一条路走到黑,迟早会头发掉光。”

    ……

    赵德柱从兜里掏出一包崭新的香烟,牌子是“彩蝶”,整体为蓝色,正面有只大蝴蝶。

    彩蝶烟。

    五毛一包,高档货。

    他来到乔鹰才面前,把香烟递给对方,道:“你只要揭露真相,我把这包崭新的彩蝶烟给你,二十根!”

    “你抽个够!”

    乔鹰才接过香烟,又递出来:“你误会了……”

    老首领打开天窗说亮话,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无辜的人,群众才会说他无辜。”

    “你走吧,我不希望你再呆在此处。”

    老叟显得很威严,说话很慢,一字一句却很有力度,打算送客,驱逐赵德柱。

    赵德柱脸色铁青,并不打算走,却有两个大汉上前来,把他围出院子。

    “这还有没有天理,别拉,我话没说完!”

    但两个大汉的警告意味很明显,赵德柱不乖乖出去,就得被抗出去。

    庄稼人麦子一样粗的大筋,以及毽子一样壮实的肌肉不是开玩笑的,蕴含着澎湃的力量。

    赵德柱大喊:“你们没救了,没救了!”

    “冤枉好人!”

    “丁先生,我在村口等你……”

    “别赶我,我他娘那包彩蝶烟得让我拿回来吧?”

    “我的香烟!待会还给我,黄牙!”

    “……”

    赵德柱被抬了出去,损失一包彩蝶烟。

    白发老者慰问一番,带着孙子离去。

    折返途中,孙子问爷爷:“那人也真是奇怪,陷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

    老人眸中闪烁精光:“却也未必,依我看,那孩子的确打人了。”

    年轻人驻足,震惊道:“那爷爷为何不主持公道?”

    老人继续向前走,拐杖一下下敲击泥制地面,传来咕咕咕的声音。

    “公道在人心,大家都睁只眼闭只眼,我们自然也得如此。”

    年轻人只是摇头,郁闷跟在后面,在他眼里,公道大于一切。

    ……

    院子里。

    周阳向在坐的乡亲父老表示感谢。

    “诸位,你们为我这般说谎,实在为难你们了,我周阳,深感愧疚。”

    一位络腮胡子道:“孩子,你这是哪的话。”

    “你回家要坐船吧?我儿子在船夫手下当船工,可以送你回去。”

    “还请小友收留我儿子,给你当副手。”

    一位光头中年道:“周阳小友,我儿子踏实肯干,又好学,对这些老物件感兴趣,给你帮忙,绝对是最好的人选。”

    “我女儿无业在家,希望周阳你带她去打拼,她很好养活的,一顿一碗饭,不用菜。”

    “我家孩子行吗?”

    一位中年把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推向前方,道:“他一身蛮力,徒手能提两袋米,有什么费力活,交给他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