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怎么开始做,男朋友全进来什么感觉

时间:2020-01-07 17:24:46编辑:博弈

中年人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大骂道:“哪儿来的小崽子,老子我有的是钱,能要着你来帮忙付钱!”

 

 

 就在我被他突然之间的怒气弄得晕头转向的时候,中年人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收银,低低骂了一句“滚开”,随后抢过柜台上的关东煮夺路而去。

 

 

 

 我一头雾水,实在不明白这中年人的行为,难道我帮他,他还不高兴么?

 

 

 

 这时我却注意到那收银员的眼神,他也没有我想象中的惊讶和欣赏,而是以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目光望着我。

 

 

 

 我皱了皱眉,“给我一包烟。”

 

 

 

 收银指了指身后的柜台,询问我要哪种。

 

 

 

 我随便指了一个,刷完卡便走出了便利店。

 

 

 

 我实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我突然很好奇烟草的味道。

 

 

 

 第一次吸烟的后果就是被呛得咳嗽连连,一支烟只抽了一口,我就忍不住丢到地上,我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看着路边的商铺,这时余光瞟到一间成衣店,透明的门玻璃上贴着几个大字,“急聘导购,待遇面议。”

 

 

 

 我顿时起了心思,我觉得要想证明我自己能够自力更生,或许这就是我的第一步。

 

 

 

第八章

 

 现在才晚上八点,街道上还有许多行色匆匆的人,我跟着几个穿着很时髦的女孩儿走进了这家店。

 

 

 

 刚进店,一名画着淡妆的女导购就走了过来,亲切地问我需要什么服务,我说出了我的来意,女导购脸色顿时一落千丈,丝毫没有刚才的恭敬,语气不悦的回复了我一句不招人。

 

 

 

 我奇怪的指着店门口的白纸,“你们这不是都写着招聘么?”

 

 

 

 女导购抱着胸不满的道:“我说不需要就不需要,赶紧滚,从哪儿来,滚哪儿去!”

 

 

 

 说完就扭着屁股离开了我面前。

 

 

 

 我有些不爽,一个小小的导购,跟我耍什么脾气?

 

 

 

 不过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况且我本来就不是个爱跟人计较的人。

 

 

 

 又在外面转了会儿,最终还是无奈的回到了家。

 

 

 

 平常家里总会亮着灯,而施雪琪搬回隔壁之后,三室一厅偌大的房子就只剩我一个人,总感觉不习惯。

 

 

 

 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儿,还没爬起来,手机突然震动,我拿出来一看,却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归属地显示为国外。

 

 

 

 我也没想太多,直接便摁下了接听键,我父母在国外,一直被当成傻子的我突然恢复,施雪琪一定把这个消息通知了他们,没准儿他们现在激动万分,正想着回来看我。

 

 

 

 而这个电话,就是他们即将回来的前兆。

 

 

 

 “你好,请问是仲明吗?!”

 

 

 

 我听着电话里冰冷的声音有些疑惑,不是我父母给我打来的,回答道:“是,有什么事。”

 

 

 

 “我是你父母的私人律师,您可以称呼我庄律师。今天特地打电话,是有件事我必须得告诉您,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

 

 

 

 电话里的男声自称是私人律师,即使是在国外,能拥有私人律师的也是极少,由此可见我父母在国外确实混得不错。

 

 

 

 “好,庄律师请说。”

 

 

 

 我尽量让自己说话显得有礼貌一些,如果庄律师能联系到我的父母,至少不会感觉我没有家教,即使我是突然之间恢复,我也有能力做一个正常人。

 

 

 

 但不知为何,庄律师的话让我心里升起一种隐隐的不安感,这种感觉不知道来自于哪里,但让我极不舒服。

 

 

 

 庄律师道:“您父母在国外拥有一家市值过亿的公司,但竞争对手也很多,平时两边看上去平平静静,实际上的勾心斗角很严重,尤其是在m国这个地方,甚至已经上升到用武力威胁的地步。”

 

 

 

 “庄律师,你是什么意思?”

 

 

 

 我皱了皱眉道,“请你直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庄律师的声音,“在这之前,已经有人想要对您父母动手,但都没有成功,唯独这一次,您父母最信任的人出卖了他们,他们没能躲过。”

 

 

 

 “武力威胁,出卖了他们,没能躲过?”

 

 

 

 我愣了一刹那,随即反应过来,感觉握着的手机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喉咙有些干涩的道:“你的意思是,我父母他们……有危险?”

 

 

 

 “不,不是有危险。他们已经遇害了。我给您打这个电话就是通知您一声,并且,伴随您父母的故去,他们一手创办的公司不止即将被吞并,还会面临一笔巨大的债务,而根据联邦法律,这一笔巨额债务的法定承担人会落到您的身上,也就是说,您现在不止将面临父母故去的悲哀,还必须面对一笔天价债务。”

 

 

 

 “多少?”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从接到这个电话开始,我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不是源于庄律师这个人,而是因为他告诉我的消息。

 

 

 

 我也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是这个语气,如果他真的是我父母私人律师,面对我这个独生子至少会表现出应有的尊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说话。

 

 

 

 “大概……债务初步估算是一百五十万美元。”

 

 

 

 庄律师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发愣。

 

 

 

 就在前一刻,我还想着要在我父母面前证明自己,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是我拖累了他们,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用我自己的努力告诉他们,我并不是个废物,至少我能自己养活自己。

 

 

 

 然而残酷无情的现实反手就给了我一记凌厉的耳光,将我所有的臆想全部烧成渣。

 

 

 

 这个电话总共打了三分四十二秒,在这三分四十二秒里,我失去了亲生父母,同时还面临着一笔几乎一辈子都还不上的巨额债务。

 

 

 

 我仰躺在沙发上,看着被灯光映照的明亮洁白的天花板发呆,手机倏地从我手心滑落,“砰”一声掉到地上。

 

 

 

 现在是夏天,房间里很热,但我还是感到一种沁入心脾的冷,从四面八方侵袭过来,然后腐蚀我的身体,仿佛心脏都在被逐渐撕裂。

 

 

 

 余光刚好瞥到之前随意摆在桌上的香烟,我拿过一只点了起来,刚入口就感到一阵辛辣和刺激感,但很快就忍受住了那股味道。

 

 

 

 烟雾在房间里缭绕,烟丝在指间燃烧,周围寂静的可怕,很快一支烟燃烧殆尽,我继续点上。

 

 

 

 …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已经躺在烟雾里昏昏欲睡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然后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395-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