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水污喵王完结了吗:女朋友自己动起来了

时间:2020-01-07 17:20:10编辑:博弈

经过两天时间,丘佳怡终于将白晴晴残留在这具身体中的记忆整理清楚了。

 

白晴晴的家庭条件优渥,父亲白晋鹏是蜜蜂网的创始人,属于京都的新贵,而她则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

 

大概在两年半前白晴晴嫁了乐派食品集团的当家人廖泽轩,从白富美大小姐成功晋级豪门阔太,人生可谓是一帆风顺,让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按理来说有一个资金雄厚的娘家作为背景,再加上如今豪门太太的身份,在京都,白晴晴完全就是横着走的,可这样的人最终却被人给活活打死。

 

白晴晴之所以变得这么惨,事情的起因还得从她十八岁那年开始说起。

 

那一年刚刚高中毕业的白晴晴随父亲去参加一个酒会,在酒会上认识了廖泽轩,并对他一见钟情。白晴晴是个行动派,看上的男人当然要主动出击,是以在认识廖泽轩的第二天便对他展开了极为热烈的攻势。

 

不过,任是白晴晴使尽了浑身解数廖泽轩依然不为所动,不管她如何费尽心机廖泽轩始终不愿正眼看她一眼。一次次在廖泽轩面前受挫不仅没有让她产生放弃的念头,反而让她对他的感情越发偏执起来。

 

这种求而不得的感觉让白晴晴格外痛苦,以至于她的继母张明艳和异母妹妹白鸢给她出了一条馊的不能再馊的主意她也毫不犹豫的照做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介绍一下白晴晴的继母和她的异母妹妹这两朵奇葩。张明艳是白晴晴父亲白晋鹏养在外面的小三,直到白晴晴的母亲去世之后才被白晋鹏接回白家,而白鸢则是张明艳和白晋鹏的私生女。

 

要说这张明艳也真是手段了得,来到白家不出两年就将白家上上下下的人哄得服服帖帖,尤其是白晴晴。

 

其实一开始白晴晴也挺讨厌这个继母的,后来也渐渐被她的“温柔善良”“柔和大方”所打动,竟慢慢的跟她比自己的亲生父亲还亲。

 

张明艳见白晴晴亲近了自己便开始对她进行洗脑式的教育,成功挑拨了白晴晴和父亲还有同母姐姐之间的关系,让她认定了父亲从小偏爱大姐从未疼过自己,从而渐渐的跟父亲疏远。而她的同母大姐,因为比她大了八岁,年龄差距太大,从小就不太亲近,再被张明艳一挑唆更是越走越远。而白晴晴对这个继母却是言听计从,完全被她捏在掌心利用。

 

言归正传,且说白晴晴的继母和异母妹妹给她出主意让她直接给廖泽轩下药,索性生米煮成熟饭,就不信廖家这么大一个家族不给她们一个交待。而白晴晴竟觉得这是她唯一的办法了,当下还真就去入手了一瓶那方面的药,再想办法打入廖泽轩的聚会中,悄悄将药下到他的酒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晴晴运气太好,这计划竟然真的成功了,廖泽轩成功中招,而白晴晴也在继母的帮助下成功将廖泽轩拖入酒店。不过让白晴晴意外的是,廖泽轩这家伙的定力简直变态的好,吃了那么多的药,还能保持理智将她推开,最终一个人在卫生间呆了一晚。

 

白晴晴有多失落是可想而知的,不过好在她与廖泽轩共度一晚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白晴晴知道自己是没有任何退路了,索性装起了可怜,以一副受害者的形象去廖家诉苦。

 

要说廖家也是真厚道,知道这件事之后还真就来白家提亲了。

 

白晴晴原本还想着这件事恐怕要黄了,因为她清楚的记得当时被她拖进房间的廖泽轩那恨不得杀掉她的眼神。然而她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咬着牙将戏做足,实际上她并没有什么把握,倒是没想到廖家还真来提亲了。

 

丘佳怡猜测,廖家之所以这样做,一来是保留大家族的脸面,二来那时候的廖家和白家本来就有合作的打算,如此顺水推舟结成亲家对大家都有好处,当然后者的可能性还要大一点。毕竟廖泽轩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太过强大的利益驱动,他是绝对不会娶白晴晴的。

 

如此一来白晴晴就成功的做了廖太太,那段时间白晴晴简直高兴的分分钟能上天,不过她慢慢的发现婚姻生活没有她想的那么美好。

 

自从结婚之后廖泽轩一次也没有跟她共过房,而且一个月难得回来一次,每次回来也难得跟她说上一句话。再加上廖泽轩的前女友从国外回来了,外面流言四起,说是两个人旧情复燃,早就在外面同居,白晴晴也慢慢的着了慌。

 

她回到娘家,将自己的一番苦楚说给了最信任的继母和妹妹听,她最最亲爱的妹妹白鸢便给她出主意,让她也去外面找个男人,以此来刺激一下廖泽轩,因为哪个男人都是不会容忍自己的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的,这样一来廖泽轩定然就能将目光关注到她身上。

 

白晴晴被白鸢说的动容,还真打算去找个男人来刺激廖泽轩。在白鸢的推波助澜之下白晴晴便选了一直追求自己的男人袁泽凯。

 

说到这个袁泽凯,他在京都的黑历史简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他是京都有名的花花公子,经常和嫩模厮混上娱乐版面头条的。

 

至于为什么白晴晴要选择她,当然也是白鸢的主意,白鸢说就是因为他名声大,若她跟他在一起自然更有杀伤力。

 

白晴晴或许也是“病急乱投医”了,还真就跟这个有名的花花公子在一起了。

 

不过预料中的廖泽轩受刺激来找她理论的事情并没有出现,他反而越发不常回家,而关于他与他前女友的传闻就更是甚嚣尘上。

 

不仅如此,因为和这个花花公子走到一起,白晴晴的名声也是一落千丈,要知道结了婚的男人在外面有女人,那是能力的一种体现,而结了婚的女人在外面有男人那就是下贱,不检点。

 

白晴晴一时间简直就成了京都八卦的中心,天天被人家戳着脊梁骨议论,而她的父亲白晋鹏气得差点将她杀了跟祖宗谢罪。白晴晴见这办法不管用,再加上廖泽轩成年累月的不回家也不是办法,无奈之下她只得去公司找他,希望能跟他好好谈一谈,跟他认个错,然后两人都不管前尘往事了,既然结了婚就好好过日子。

 

可是她没想到竟在廖泽轩的办公室里碰到他的前女友,要知道廖泽轩的前女友对白晴晴来说简直就是眼中的一根刺,此刻见她出现在自己丈夫的办公室里,她有多愤怒是可想而知的。

 

再加上廖泽轩这个前女友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点也没有自己当了小三的觉悟,一边装可怜一边对白晴晴言语刺激,白晴晴一怒之下便要动手打她,巴掌还没落到她脸上呢就被这位前女友“失手”推了一下,好巧不巧白晴晴的脑袋就磕在桌角上,当即便血流如注不省人事了。

 

再睁眼,这具身体的主人便已经换了一个灵魂,至于真正的白晴晴,当然不用怀疑,早死了。

 

丘佳怡颓丧的靠在病床上望着天花板,白晴晴倒是走得干脆,可她扔下的这个烂摊子还得她来收拾。

 

不过转念一想,对于她来说,能够获得重生,能够再见到阳光,再呼吸到新鲜空气,再体会到作为自由人的快乐,她就已经激动得想窜屋顶了。

 

这些小挫折跟重获新生比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

 

正思量间只听的门上传来两声不轻不重的敲门声,丘佳怡,也就是如今的白晴晴收回思绪,清咳一声道:“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俊俏的男子,俊俏到什么程度呢,就算前世她看惯了那只鬼畜的脸,在初见他之时还是被他给小小的惊艳了一把。

 

一张白皙的仿若上好宣纸的脸,脸部线条没有太多棱角,流畅地从额头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再在下巴处收拢。那挺拔的鼻梁仿若大师最出色的作品,精雕细琢,立体分明,那一双黑亮的眼眸仿若装了满天星辰,只看一眼便会深陷其中。

 

他穿着一身简洁的休闲衣裤,即便如此也遮不住那张过于俊俏的脸带给他的光芒,他一走进房间,周围仿若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他手上提着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一盒盒饭并一瓶烫好的牛奶,他走到床边,动作熟练的将病床自带的桌子翻起来,将盒饭放到桌上打开盖子,再将筷子整理好放在她跟前,又将牛奶插好吸管塞到她的手上。

 

做完这一切这才坐在床边问她:“有没有好一点?”

 

“好多了。”白晴晴应了一句便开始吃饭,她也真是饿了。

 

坐在床头的人也没有再说话,动作自然的掀开盖在她脚上的被子,将她的一条腿拿起来放在他的大腿上,动作温柔的帮她按摩。

 

白晴晴却像是被刺到一样,急忙将腿缩回来,当即一脸惊愕的望着他,然而他的表情却比她还诧异。

 

他拧着眉头,那一双黑曜石一般的双眸上氤氲着淡淡的水汽,纯良又无辜,看上去简直别提有多勾人了。

 

白晴晴急忙回过神来,清咳一声缓了缓面色,这才若无其事的开始吃饭,“没什么,你以后不用再做这些事了。”

 

她也没看他,但他似乎一直在她身上打量,白晴晴也没在意那么多,依然淡定的吃着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他似乎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起身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拿起沙发上散落的杂志看起来。

 

白晴晴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人是前身白晴晴的司机兼保镖,名叫黎之安,不过除此之外他还身兼数职,比如白晴晴的人肉跑腿工具,免费的按摩机,免费的洗衣机,偶尔还要充当一下她的厨师兼保姆。

 

白晴晴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而且毫无怨言,乐此不疲,他给出的理由是白晴晴曾经在他落难的时候救了他,他这条命是她救的,为她做什么都行。

 

而黎之安也很快成了除了继母和妹妹之外白晴晴最信任的人。

 

当然,信任他的是前身白晴晴,至于她嘛,她除了自己,谁都不信。

 

第2章

 

刚刚吃完饭却听得房门又被人敲响,这次不等白晴晴回答,门外的人就已经推门进来了。

 

白晴晴看到进门的几人倒是微微诧异了一下。却见为首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他倒是没有这个年龄段的人会有的大腹便便,看得出来平日里应该是经常运动的,身材保持得不错,再加上衣着颇有品味,看上去倒有几分成熟男人的儒雅风味。因为有原身的记忆,她知道这人便是她的父亲,蜜蜂网的创始人白晋鹏。

 

跟他靠得最近的是一个不太看得出年纪的女人,她一身珠光宝气,让原本就美丽的容颜越发明艳动人,倒是当得起她名字里的明艳二字,这人便是她的继母,张明艳。

 

两人身后还跟着三个人,最左边的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剪着一头利落的短发,一身白色的职业套裙,肩上还披着一件黑色的西服,她浑身散发出一股职场女人的精干气场,举手投足之间还透着一股教养良好的高贵。这位是她的同母姐姐白如枫。

 

而白如枫左边的女子看上去二十岁出头,身上一件抹茶绿小香风连衣裙,一头海藻般的长卷发慵懒的披散在肩头。她的面容和张明艳长得有几分神似。因为从小学跳舞,她的腰背比正常人看上去更为挺拔,身段也更为玲珑有致,毫无疑问,这位便是张明艳和白晋鹏的私生女,白鸢。

 

在白鸢身边还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男孩身材微微发胖,一双眼睛却格外有神,他板着一张脸,嘴唇紧抿着,显出几分少年老成的模样来。

 

实际上,除了白鸢外,白晴晴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白明杰,他也是白晋鹏和张明艳的孩子,不过因为他从小就被送到白如枫身边养大,跟白如枫关系一直挺好,对自己的亲妈和亲姐倒并没有那么亲近。

 

其实白晋鹏对自己的原配妻子是极为敬重的,毕竟是陪着他吃过苦的女人,不然他也不会一心培养白如枫让她成为他的接班人,更不会为防张明艳的私心,不顾她寻死觅活的反对,执意要将白明杰给白如枫抚养。

 

至于为什么他如此尊敬自己的原配却还要去找小三,大概是男人体内那种根深蒂固的劣根□□?

 

几人从门口走进,白晴晴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张明艳就已经心急的跑过来帮她将被子掖好,又摸了摸她的脸,红着眼眶,一脸心疼的道:“我家晴晴受苦了。”

 

而白鸢也是贴心的走过来问她:“二姐你还有哪里不舒服?”

 

相比较这两个“亲人”的关切,她的父亲和她的同母的姐姐却显得淡定许多,而且仔细看还能发现在白晋鹏那张看到她安好松了一口气的脸上还藏着一种怒其不争的愤怒。

 

白晴晴在心头微微叹口气,看样子,要扭转局势,从现在就得开始行动了。

 

不得不说张明艳的演技还是挺不错的,但见她双眼发红,面含忧色,将一个疼爱女儿的慈母形象演绎得深入人心,不知道的还真以为白晴晴就是她的亲生女儿。

 

怪不得白晴晴会被她牵着鼻子走,这女人还真是有一手的。

 

白晴晴收回思绪,在张明艳的手背上温柔的拍了拍,“我没什么大碍了明姨,你不用为我担心。”

 

张明艳用拇指揩了揩并不存在的眼泪,一脸欣慰道:“那就好那就好。”

 

白晴晴却不想再理会她,目光向始终不发一言的白晋鹏和白如枫看去,一个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一个是自己的同母姐姐,在白家,这两个人才是最值得她依靠的人。

 

白晴晴很快红了眼睛,望着白晋鹏一脸歉疚道:“爸爸,我知道错了,是我太冲动太任性才造成这样的结果,让白家丢脸让廖家蒙羞,我以后再也不会如此任性了。”

 

这话说完,在场众人无不诧异,白晋鹏原本看到她醒来了倒是松了一口气,可是心头却窝了一股火,本来打算训斥她两句的,不想她竟然一开口就向他认错。晴晴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事了?要知道这个女儿自从母亲过世之后可是专爱跟他呛声的。

 

又见她双眼晕着泪花,简直就像一只可怜的哈巴狗,望着她这模样,白晋鹏那要责备的话就不知道该怎么出口了。

 

同样诧异的还有张明艳,她狐疑的向白晴晴看了一眼,不过她的疑惑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很快就神色如常的安慰道:“好了好了,虽然这件事情闹得大了点,但白家和廖家也和平解决了,你爸爸他不会怪你的。”

 

白晴晴却在心头冷笑,这个继母要安慰就安慰吧,为什么一定要点出这件事闹得大呢?再向白晋鹏看去,果然稍微好看了一点的面色又沉了一些,见她看过来,便语气冷冷的道:“你错了?你倒是说说你错在哪里?”

 

他的语气严厉又不客气,若换做以前的白晴晴,原本都已经低头认错了还要被他这样呵斥,自然觉得委屈,恐怕就要直接跟他杠上了。

 

她无意间向张明艳看了一眼,但见她一脸着急的望着他们父女,几次欲言又止,像是要劝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恰到好处的诠释了作为一个母亲在孩子犯错之后被训斥的心痛和无奈,不过即便她演绎的这么生动,白晴晴还是注意到了她眼底掩藏的很好的一抹得色。

 

像这样悄无声息的挑起她和白晋鹏的争端是她的拿手好戏了,随手拈来都能起到很好的效果。以前的白晴晴不知道,被她拽在手中拿捏着玩,可是现在的白晴晴,绝对不会再坐以待毙,像傻子似的被她牵着鼻子走了。

 

她低着头稍稍酝酿了一下情绪,再抬头,那双眼中便慢慢滑下两颗晶莹饱满的泪珠来,她望着白晋鹏,眼中满含歉疚却又带着一种若有似无的委屈,“我错在不该忤逆爸爸,不该任性冲动,不该自轻自贱去给廖泽轩下药,也不该自甘堕落和袁泽凯在一起毁了自己的名声,更不该自降身份与丈夫的小三一般见识。是我让家族蒙羞,我是罪人,我都知道错了,请父亲原谅我。”

 

白晋鹏原本也只是想试探一下,看看她是不是真的知错了,倒是没有想到她会如此低声下气的跟他认错。她语气诚恳,也不知道是不是刚醒来的关系,她的声音中还带着一种让人心悸的沙哑,虽然她做的那些事情很可恨,可是这样子的她看着也很可怜。

 

自己的孩子,又没有多大的仇恨,而且她又如此诚恳的认了错,白晋鹏的心便也跟着软了下来,他微微的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罢了罢了,你知道错了就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过去的那些事情我也不跟你计较了,只希望你日后一定要谨言慎行。如今你就先好好养伤吧,其他的都别管了。”

 

白晴晴适时的露出一抹激动的笑容,又乖巧的点点头,“我明白了。”目光向张明艳看去,却见她表情讪讪的,明显有些不甘心。

 

白晴晴眼中划过冷意,语气一转,又一脸哀求的望着白晋鹏道:“既然父亲原谅我了,那我也请求父亲不要责怪明姨和小鸢了,她们那样帮我也是为了我好。”

 

听着这话,白晋鹏却皱了皱眉,“好好的,怎么扯到你明姨和小鸢身上了?”

 

张明艳一听这话心头便咯噔一声,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猛然抬头向白晴晴看去,她还没来得急开口,就听得白晴晴语气急切的道:“当初给廖泽轩下药是明姨和小鸢给我出的主意,后来我与袁泽凯在一起也是小鸢建议我这么做的,不过她们都是为了我好,爸爸既然都原谅我了,那也一并原谅她们吧!”

 

这话无疑就像是一枚炸弹落下,轰隆一声巨响之后便剩下了如世界末日一般的寂静。

 

张明艳和白鸢听到她这么说,整个人都懵了,两人相互对望一眼,面上皆透着一种不敢置信,再向白晴晴看去,却见她满脸急切,看上去并不像是故意揭发,倒还真像是在为两人辩驳。白鸢心头暗恨,这个蠢货,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说这些。

 

第3章

 

白晋鹏显然也被这话给惊到了,直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目光在张明艳和白鸢脸上扫视了一眼,沉了声音问:“晴晴说的这些是真的?!”

 

不管是怂恿白晴晴给廖泽轩下药还是引诱她跟袁泽凯在一起,张明艳和白鸢在其中都出了不少力,多多少少会留一些痕迹在白晴晴手上。当初张明艳是认定了白晴晴逃不出她的手掌心,所以也没有担心那么多,就只顾着牵着她的鼻子走,可不想她却在这种情况下将这些老底掀出来,两人虽然被这无形的一拳给打蒙了,可心头却也清楚,在这种状况下要狡辩是不太可能的。

 

白鸢急忙回过神来,略调整了一下呼吸才道:“爸爸,我和妈妈当初也是看我二姐可怜才想着要帮帮她,我们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白晋鹏一听这话顿时就火了,怒声骂道:“真是蠢货!有你们这样帮你二姐的吗?那姓袁的是什么东西?!你竟然提议你二姐跟他在一起?你这是帮她吗?你这是将她往火坑里推!还有给廖泽轩下药这种事,这么下三滥的提议,你们怎么想的出来?!”

 

白鸢被白晋鹏这模样给吓到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张明艳,张明艳非常清楚这个时候为自己求情无疑于火上浇油,当即便一脸愧疚又自责的道:“都是我的不是,我是太蠢了,当时看着晴晴那么可怜就想着要帮帮她,谁都不愿意看到事情变成这个样子,你要责怪便责怪我,都是我的错。”

 

“你的错?!”一直没有开口的白如枫突然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明姨你既然知道是你的错,当初父亲责备晴晴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出来维护她?如若不是晴晴主动说出来,我想,我和爸爸恐怕这辈子都不知道这是明姨的错了。”

 

这话说的这么直接,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如若她们真的有心要帮白晴晴,当初事情闹出来白晴晴被责备的时候她们就该主动站出来澄清,然而她们却没有。为什么呢?因为不是真心相帮,而且很有可能当初在提议让白晴晴做这些之时就知道事情的后果而有意为之,是在故意害她。

 

白晋鹏的面色很难看,仔细观察还能发现他的肩膀在微微发抖,显然气得不轻。张明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表情收放自如的脸上此刻却一片惨白,呆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声音道:“我和小鸢真的是有心要帮晴晴的,我一直就将她当成是自己的孩子看待你也是知道的。是晴晴那孩子懂事,怕连累我们才不让我们站出来的,我知道委屈了晴晴,也一直对她心存愧疚,现在事情说出来了我也松了一口气,你想怎么惩罚我我都愿意。”

 

“惩罚你?”白晋鹏的语气冷得不像话,“惩罚你你受得起吗?!”

 

张明艳顿时就红了眼眶,却依然语气坚定的道:“为了晴晴,受不起我还是要受的!”

 

张明艳这种惺惺作态的样子看的白晴晴直恶心,不过白晋鹏不是傻子,不管张明艳再怎么为自己辩驳,她挑唆白晴晴给廖泽轩下药这种事情的确是存在的,再加上她身份尴尬,纵然她没有恶意,作为继母挑唆原配的孩子干这种事,难免也让人望恶意的方面想。而白晋鹏自然也能透过这件事情看出来张明艳和白鸢对白晴晴的真心有多少水份了。

 

既然目的达到白晴晴也不想多说什么,冷眼看着张明艳在白晋鹏跟前演戏。不过能有这样的效果倒还要感谢一下她的神助攻大姐,看样子虽然姐妹二人从小关系不太好,但是这位大姐还是偏心于她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如枫看出了白晴晴对那母女二人的恶心,见张明艳似乎还要做戏,便冷冷的道:“行了,现在晴晴才刚刚醒来没多久,有什么话等回去再说。”

 

张明艳被她给堵了一下,表情不太好看,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白晋鹏也觉得白如枫说的有几分道理,嘱咐了白晴晴几句好好休息便冷着脸将张明艳和白鸢叫了出去。

 

白明杰始终站在白如枫身边一言不发,一来是他性格内向,二来他处在中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会儿白晋鹏和张明艳等人出去之后白如枫也让他出去等着,显然是有话要单独对白晴晴说。

 

这样的眼色白晴晴自然明白,便吩咐一直静默坐在沙发上完全充当隐形人的黎之安道:“你也出去吧。”

 

黎之安一向听她的话,轻应一声便出了门。偌大的病房中很快就只剩下了姐妹二人。

 

这样直接面对这位大姐,白晴晴多多少少有点局促,一来是因为记忆中的白晴晴和这位大姐关系实在说不上好,二来是因为这位大姐身上的气场太强了。

 

“刚刚谢谢你了。”白晴晴干笑着同她说了一句。

 

“没什么。”她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房间里一时间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中,白晴晴被这氛围搞得不太自在,却也不知道该说啥。

 

“没想到这么一撞倒是将你撞清醒了不少,没有以前那么蠢了。”

 

“……”呃,这是在夸她呢还是在损她?

 

“你能看清楚那些人的嘴脸那是再好不过的,往后可不要再像傻子一样被人利用了。”

 

白晴晴急忙点头,“我知道的。”

 

“咚咚咚。”门上突然响起了几声不轻不重的敲门声。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390-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