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底下很大手都可以塞进去:男人上完床态度冷漠了

时间:2020-01-07 17:18:31编辑:博弈

驻地军营。

 

“不会吧,这就是你爸爸那个老朋友派来保护咱们的人?”

 

一个娘娘腔的男子,惊讶地看着站在面前的那个军装青年。

这青年身高一米七八,身材匀称,面容说不上帅气,但也充满阳光。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标准军姿站立,身体犹如一杆标枪般笔直挺立。

 

“个子还没我高,也不知道满二十岁没有,就是一小屁孩啊!”娘娘腔看向旁边的女子,低声道:“萱儿,你爸这个老朋友是不是在糊弄咱们呢?他估计就不想帮咱们吧?要实在不行,咱们在这里稍等半天,我请的保镖都在路上了!”

 

叫萱儿的女子穿着时髦,长发披肩,戴着一个大墨镜,看不清她的整体模样。但是,单单露在外面的那部分,便足以堪称国色天香了。肌肤雪白,犹如凝脂,吹弹可破。腰部纤细,盈盈一握,衬托的原本高耸的胸部更是傲人。若是这个女子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绝对百分之百。

 

萱儿也在皱着眉头,她看向门外走进来的中年军官:“吴叔叔,你知道,我现在也是国内准一线明星了,这出门在外难免会有些不方便。现在说不定你这军营外面都有人在盯着呢。这可不是小事啊,你能不能给我安排几个合适的保镖啊?”

 

中年军官笑了笑:“萱儿,你爸跟我的关系,我会骗你吗?苏阳给你当保镖,这是最适合的人选了。刚好他也要退伍,也当顺便搭你们的顺风车回去了。”

 

萱儿半信半疑地看着那个苏阳,低声道:“吴叔叔,他他这年纪看起来还没我大呢,靠不靠谱啊?”

 

“我说了,你尽管放心吧。”中年军官道:“你的事情,我能不上心吗?要是办不好,你爸不得跑来跟我拼命啊!”

 

萱儿稍微舒了口气,中年军官走到苏阳面前,道:“小苏,这次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是,保证送到!”苏阳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中年军官满意微笑,摆手道:“好了,你们走吧!”

 

“这才几月份,根本不是退伍的时候,他这怎么退伍的?”娘娘腔跟在萱儿身后,低声道:“我看啊,八成是在部队里表现差,被开除的。萱儿,我看你这个吴叔叔根本不靠谱。要不咱们也不着急,在市里面找个地方住一晚,明天我安排的那些保镖就过来了。到时候,有我这些保镖跟着,绝对比这种不入流的小兵蛋子跟着要好得多!”

 

“算了,先出去再说吧!”萱儿摆手,走到车边,看着跟在后面拿着大背包的苏阳,眉头不由皱起。对于这个年轻军人,她实在有些信不过。

 

她这边只有一辆车,娘娘腔和司机坐在前面,她一个人坐在后面。现在多了这个苏阳,那可该怎么坐呢?难道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吗?这要是传了出去,让人知道自己这个新晋花旦,和一个男子坐在一起,指不定要传出多大的绯闻呢。

 

“你,坐前面去!”娘娘腔看出萱儿的担忧,直接指挥起来:“把你的背包也拿到前面去,后备箱没位置了,你就自个儿抱着吧!”

 

苏阳一句话没说,径直走到副驾驶的位置。要上车的时候,他突然停下来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车头处。在这车头车标下面,有一个小小的标记,好像是一个梵语文字。

 

“怎么了?看什么看?没看过豪车啊?保时捷帕拉梅拉,懂不?”娘娘腔在旁边指手画脚。

 

苏阳没有理会娘娘腔,沉默了一会儿,他伸手将那梵语文字擦掉,而后又在上面画了一个小小的带血狼牙标记。

 

娘娘腔顿时嚷嚷起来:“你干什么呢?乱画乱画的,你知道这车多少钱吗?画花了你赔的起吗?”

 

“行了,先走吧!”萱儿无力地摆手,她心里很乱,实在不愿意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娘娘腔瞪了苏阳一眼:“你坐车的时候小心点,内饰很贵的,别把内饰弄脏了!”

 

苏阳坐进副驾驶,将背包抱在怀中。但后面的娘娘腔却不依,让他将座位往前调了许多方才满意。

 

萱儿坐在后面,对于娘娘腔欺负苏阳的事情,她根本没有心情理会。她担心的是她自己的事情,这次能否安稳离开西南,都是一个未知数啊。

 

车辆驶出军营没多久,前面的司机便低声道:“小姐,有人跟踪,还是之前那批人!”

 

“什么!?”萱儿立刻瞪大了美丽的眼睛,转头四望,只见远处有几辆车的确正在跟着他们。她认得这几辆车,因为这几辆车已经跟了他们很久了。

 

“这些人阴魂不散啊!”娘娘腔愤怒地道:“继续开,不用管他们。我安排的保镖正在来的路上,再跟下去,我非把他们的狗腿打断不可!”

 

萱儿面容紧张,娘娘腔安排的保镖还得半天才能赶到,这半天时间里,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啊。她看了看坐在前面抱着背包的苏阳,却又微微摇了摇头。指望这个比她还年轻的木讷军人,还不如指望自己呢!

 

“开快点!”萱儿低声说道,希望能够用速度甩掉这几辆车。

 

保时捷的速度的确不错,很快那几辆车就被甩得没影了。但是,好景没持续多久,转了个弯,前面路上突然横了一辆大货车,刚好将路堵死了。

 

萱儿顿时懵了,她就算再没有经验,也明白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了。这大货车,肯定便是刚才那几辆车一伙的啊。但是,现在他们在盘山路上,这大货车挡着道,他们根本没有别的路可走啊。

 

就在此时,后面几辆车也跟了过来,并成一排,缓缓朝着他们的车逼了过来。

 

“怎么办?怎么办?”萱儿焦急地问道,娘娘腔也是满头大汗。

 

“要不,我开车冲过去,说不定能冲出一条路?”司机低声道。

 

“这”萱儿有些迟疑,这可是盘山路啊。要是出现差错,他们的车就得滚下山崖了啊。

 

可是,看着后面缓缓过来的几辆车,她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就算死,也比落在这些人手里好啊。

 

“试试吧!”萱儿咬牙说道。

 

“好!”司机便要开始行动,这时,旁边的苏阳却突然按住了他的方向盘:“等一等吧!”

 

“等一等?”司机奇道。

 

“你干什么?”娘娘腔也急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人吗?等?非得让这群穷凶极恶的歹徒把我们抓住了才好吗?你是不是跟他们一伙的啊?”

 

苏阳面容平静,道:“他们抓不了你们!”

 

“你凭什么这么说?”娘娘腔瞪眼道。

 

苏阳:“因为,他们会给咱们让路!”

 

娘娘腔顿时怒了:“让路?你小子脑子有泡吧?现在这情况还看不出来怎么回事吗?人家故意挡着咱们,这是埋伏咱们呢?还给你让路,你当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啊?”

 

苏阳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前面大货车当中下来的几个汉子。

 

这几个汉子气势汹汹地朝着他们的车走了过来,不过,在距离他们这车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其中一人的表情却突然凝固了。他停下了脚步,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这边的车。片刻的迟疑,他突然转身就跑,好像见鬼了一般。

 

其他几人有些诧异,但是,很快他们也都和这个汉子一样,吓得转身没命地跑回大货车,启动大货车便仓惶退去。而后面那几辆车,也同时争抢着调头,匆忙离开。不到两分钟时间,路上便只剩下他们这一辆车了。

 

车内萱儿娘娘腔和司机都是目瞪口呆,看着空荡荡的公路,半晌都没能回过神来。

 

“他们他们还真给咱们让路了啊”过了许久,司机方才颤抖着说出一句话。

 

第2章

“凑巧,这都是凑巧!”

 

车辆在盘山路上平稳行驶,坐在萱儿身边的娘娘腔唾沫横溅地道:“这绝对是凑巧,那辆大货车,估计是遇到了什么情况,所以才挡在路上的。后面那几辆车,估计也是有急事,不是冲着咱们来的。萱儿,我就说嘛,这多大的事儿啊,根本就没事!”

 

萱儿没有说话,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坐在前面的苏阳。刚才发生的事情,让她对苏阳多了一些信任,同时也多了一些好奇。

 

苏阳面容平静,被这样一个顶级大美女盯着,他却好像没事人似的,这也让萱儿更加好奇了。她这个新晋花旦,如今在国内红得发紫,不管谁被她多看一眼,都会激动半天。但是,这个苏阳,怎么好像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你怎么知道那些人会让路啊?”萱儿终于忍不住先开口了。

 

苏阳没有回答,仿佛没有听到萱儿的话。

 

娘娘腔有些怒了,道:“喂,没听到我家萱儿问你话呢?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呢?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吗?说好听点,是跟着我们一起回去。说难听点,这就是蹭我们的车!”

 

“行了,你别说话了!”萱儿无奈地打断娘娘腔,靠在座椅上,慢慢闭上眼睛:“我先眯一会儿。”

 

娘娘腔不敢再说话,但看着苏阳的表情却越是愤怒了。

 

一路无事,萱儿竟然朦朦胧胧地睡着了。

 

天色渐暗,几个小时之后,车辆终于离开了西南地界,进入了蜀西武攀市。

 

“哎哟,终于离开西南了!”娘娘腔激动地叫醒萱儿:“萱儿,萱儿,没事了,咱们离开西南范围了!”

 

“是吗?”萱儿也很是高兴,在这之前,她甚至怀疑自己走不出西南啊。

 

“是啊”娘娘腔说着,身上手机同时响起。他拿起手机听了一会儿,又兴奋地道:“是我找的那批保镖,他们离咱们这边不远,咱们先去跟他们会和吧!”

 

“也好!”萱儿点头,走出西南,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再有这些保镖保护,那就彻底安全了。

 

娘娘腔跟司机说了位置,司机便要调转方向,坐在旁边的苏阳突然道:“别过去。”

 

“啊?”司机愣了一下,娘娘腔顿时怒了:“你说什么?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萱儿也是诧异看着苏阳,但她的态度稍好一些:“苏先生,我们去跟几个人碰个面,然后继续赶回中南。你放心,既然是吴叔叔的安排,我们肯定会把你送回去的!”

 

苏阳轻轻摇了摇头,道:“你这批保镖,有问题!”

 

娘娘腔本来就对苏阳很是不满,现在苏阳说这样的话,他更是怒了,指着苏阳便开骂:“你说什么?你说谁的保镖有问题?这些都是我最好的哥们给我介绍的,你这意思是我有问题,还是我最好的哥们有问题?”

 

“我看你才有问题呢。你今年几岁,十八岁才能当兵,你当了几年兵?还有,现在不是退伍的时候,你怎么就退伍了?是不是在部队里表现不好被开除了?你什么东西,还敢对我们指手画脚的”

 

“够了!”萱儿低喝一声,沉声道:“乔尼,你说话注意点。”

 

娘娘腔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不敢再说什么。

 

萱儿秀眉微皱,看着苏阳:“苏先生,乔尼是我的经纪人,也跟着我有五年了,从我出道至今,他帮了我很多忙。你说他找来的保镖有问题?这一点,我不能认同,乔尼不会骗我的!”

 

娘娘腔顿时一脸得意,挑衅地看着苏阳。

 

苏阳表情淡然,轻声道:“不信的话,咱们可以过去看看!”

 

“不是不信,我只是觉得这不可能!”萱儿道。

 

“看看就去看看!”娘娘腔直接道:“我跟你打赌,要是我这些保镖有问题,以后我见到你,就管你叫爷爷。要是我这些保镖没问题”

 

“行了!”萱儿打断娘娘腔:“先过去跟这些保镖会合吧,苏先生无心之话,你何必当真?”

 

娘娘腔不敢不听萱儿的话,只能招呼司机去寻找那些保镖了。

 

苏阳依然静静坐在前面,整个过程,他除了说了那两句话之外,其他什么反应都没有,真好像是一个木头人。

 

那些保镖在武攀市靠近郊区的一个庄园当中,司机直接驱车进了庄园,远远地便看到几辆车在庄园停车场等着了。车边还有十几个人,人高马大的,颇有些当保镖的潜质。

 

车刚停下,娘娘腔便兴奋地跳下车,道:“哪位是玮哥?我是乔尼,超子介绍的那个!”

 

那十几个人立刻走了过来,先打量了娘娘腔一番,而后又看了看车里的情况,其中一人转身喊道:“没错,就是他们!”

 

话音落下,大门直接关上,一辆黑色越野车从庄园深处驶了出来。

 

“这这是干什么?”娘娘腔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了,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却被其中一人直接踹翻在地。

 

“你们干什么?我是超子”娘娘腔还想说话,便被人一脚踹在嘴上,后面的话顿时咽进了肚里。

 

萱儿大惊失色,她没想到,这些保镖还真的有问题。

 

“开车冲过去!”萱儿急道。

 

“不要动!”苏阳却按住了方向盘。

 

“你干什么?”萱儿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你还指望他们让路啊?”

 

苏阳摇了摇头,指着前面:“看看那是什么!”

 

司机仔细看了过去,顿时吓了一跳:“那是刺桩,这要是开过去,咱们的车胎非得被扎爆了啊!”

 

“啊?”萱儿懵了,车要是开不了的话,那她岂不是连逃跑都没希望了?

 

娘娘腔已经被人制住了,此时,那黑色越野车也停了下来,一个长相丑陋的男子从中走了出来。

 

“哈哈哈”男子仰头大笑:“真没想到,这么便宜的事情,还落在我身上了。最近那什么四小花旦,最漂亮的就是这个萱儿了,我早就想尝尝这一线明星的滋味了。刚好她还跑来我这里,这下我算是有艳福了。哈哈哈,打电话告诉坤措,东西归他,人归我,钱,照付,哈哈哈”

 

萱儿吓得浑身哆嗦,这个男子丑陋至极,她宁愿死,都不愿让这男子碰她一下。

 

“怎么办?怎么办?”萱儿声音都在颤抖,司机也吓得满头大汗。他只负责开车,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你们先坐着别动,我把路清理好再走!”苏阳打开车门。

 

“喂,危险啊”萱儿还想劝阻,但苏阳已经下车了。

 

那边十几人已经走了过来,看到苏阳下车,这些人不由诧异。

 

“小子,这个时候还敢下车,你胆子不小啊!”为首一人冷笑道:“我还以为你们都要吓得龟缩在车里不敢动了呢!”

 

苏阳没有理会他,径直走过去,将那刺桩挪开了。

 

众人愕然,这苏阳在众目睽睽之下挪走刺桩,简直就把他们当不存在啊。

 

“妈的,当我们透明的啊!”丑陋男子大怒,指着苏阳道:“弄死他!”

 

离苏阳最近的两个人立刻走了过去,车内萱儿的心都悬到嗓子眼了。在她看来,苏阳这就是送死啊。但是,这也算是为了她送死,她心里也是不忍啊。

 

这俩人走到苏阳身边,其中一人突然拔出一把匕首,直朝苏阳的胸口刺了过去。

 

可是,他的手刚伸出来,手中的匕首便已没了。紧接着,一道寒芒闪过,他只感觉脖子处一阵温热。用手捂着脖子,却发现鲜血正在喷涌而出。他踉跄着后退几步,惊恐地看着苏阳,但最终却是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全场皆惊,没有人看到苏阳是怎么夺走匕首的,也没有人看到苏阳是怎么杀死这个人的。但是,这个人的匕首已经在苏阳的手中了,而这个人,也被人割破喉咙死了!

 

丑陋男子面色急变,他明显感觉到情况不对,急道:“你你是什么人?”

 

是转头看着丑陋男子,冷声道:“你到底与坤措有什么仇怨,他为何要如此害你?连他都害怕的血狼牙标志,却让你来阻拦?”

 

“血狼牙?”丑陋男子懵了,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仿佛听到了什么最为恐怖的事情,盯着苏阳看了半晌,方才颤声道:“你你是血狼王苏阳!?”

 

第3章

苏阳表情平静,根本没有回答丑陋男子的话。

 

丑陋男子此时方才注意到,在那车头上,竟然有一个小小的带血狼牙标志。他面色顿时变得胀红,整个人好像是被人捏住了脖子似的,全身都抽在了一起。

 

“血狼牙标志,你你真的是血狼王苏阳?”丑陋男子惊恐地看着苏阳,颤声道:“血狼王不是不是不出西南吗,你你怎么怎么来到我西蜀了?”

 

苏阳没有回答他的话,抬起手腕看了看表,道:“我赶时间,是你们自己让路,还是我亲自开路?”

 

丑陋男子没有任何迟疑,立刻转身道:“让开,快让开,把所有的路障都腾开。妈的,你们愣着干嘛?快点去挪开路障啊,一群废物!”

 

司机和萱儿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些凶神恶煞的汉子,仓惶地将四周的路障全部清理掉,而后毕恭毕敬地站在旁边,仿佛等着受责罚的小学生一般。

 

苏阳没有理会他们,回到车里坐下:“可以走了!”

 

司机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驱车往外驶去。

 

“等等我,等等我”娘娘腔踉跄着追了上来,好不容易爬上车,一脸委屈差点没哭出来。

 

一直把车开出老远,司机方才舒了口气,转头看着苏阳,由衷地道:“苏先生,你真没说错啊,这帮保镖,果然有问题。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他们有问题的呢?”

 

萱儿坐在后面,饶有兴致地看着苏阳,她越来越感觉这个苏阳不同寻常了。毫无疑问,之前在西南阻拦他们的那些人,肯定是看到了血狼牙标志才仓惶逃跑的。而刚才那个丑陋男子,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得知苏阳的身份,便立马老实的跟个鹌鹑似的,这里面肯定有原因。

 

单单靠一个标志,一个名字,便能让这些穷凶极恶之徒望而生畏,这得是怎样的人物才能做得到啊!

 

苏阳轻声道:“刚才他们在电话里说话的时候,我隐约听到了几句黑话,是道上的人常说的黑话,所以猜到这批人绝对不是正规保镖!”

 

“原来如此!”司机恍然大悟,佩服地道:“苏先生,这次多亏了你啊。要不然,还不知道是什么后果呢!”

 

娘娘腔蜷缩在车里,这家伙也彻底老实了,被打老实了。

 

一路再无事情发生,第二天清晨五点多,车辆终于赶到中州市境内了。

 

“小姐,终于到了!”司机精神抖擞,虽然开了一夜的车,但他的情绪却很是高涨。

 

萱儿也握紧了白嫩的小手,情绪比司机还激动。这一趟能够顺利回来,不仅是她自己安全的问题,最关键的是,她终于能够救活自己的爷爷了。

 

“停一下!”就在此时,坐在副驾驶的苏阳突然开口。

 

司机诧异,但还是按照苏阳的要求停下车。

 

苏阳打开车门,拎着水杯走到后备箱的位置,在萱儿和司机诧异的目光当中,打开后备箱,将一杯水全部洒了进去。

 

“你干什么!?”司机惊呼,萱儿更是直接从车里扑了出来,激动地道:“你干什么?你知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后备箱当中,有一个包装严实的盒子。而现在,这个盒子已经被水淋透了。萱儿眼睛都红了,这里面,可是她用性命换来的救命药啊。苏阳这一杯水洒上去,岂不全都废了?

 

苏阳表情平静,道:“赤火参离地十七个小时,必须浇水,否则药效尽失!”

 

“你你”萱儿目瞪口呆地看着苏阳:“你怎么知道这里面是赤火参?”

 

这件事,萱儿很是保密,连那个吴叔叔都不知道的啊!

 

苏阳看着萱儿,道:“你家里很有钱,不可能坐十几个小时的车,坐飞机一两个小时就够了。所以,你车上肯定装有什么不能上飞机的东西。而赤火参不能处于失重或者超重的情况下,否则会自燃,不可以用飞机运。坤措掌管西南赤火参,他担心有人在其他地方培育赤火参,所以绝对不允许赤火参离开西南。你一个明星,与他无怨无仇,他为何追你?综合这些原因,不难猜出,车上装的东西就是赤火参!”

 

萱儿目瞪口呆,她没想到,苏阳早就猜到她车上装的是什么了。这个年轻军人,心思还真的很缜密,脑子也真的很灵活啊!

 

“那那你怎么知道现在是十七个小时了?”司机愕然问道。

 

“赤火参只在坤措的拍卖会上才有,而卖掉的赤火参,是在拍卖会结束的时候才会从土中取出来。坤措的拍卖会,一般都是在中午十二点之后结束。你们昨天下午三点赶到军营,刚好符合从坤措拍卖会过来的时间。”苏阳道:“昨天中午十二点到现在,刚好十七个小时!”

 

萱儿和司机再次震撼,苏阳说的时间,和他们经历的时间,丝毫不差。整个过程,仿佛苏阳亲自参与似的。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司机惊愕地道。

 

“我在西南三年时间,西南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包括这赤火参!”苏阳回到车边,道:“好了,可以走了。”

 

萱儿看了看后备箱当中湿透的箱子,担忧地道:“这这真的不用收拾一下吗?”

 

苏阳:“二十四小时内服用的话,不需要再做任何事情了!”

 

萱儿看了看苏阳,最后还是回到了车里。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对苏阳已经绝对信任了。她知道,这个看似年轻的军人,远比她想象的要强大和睿智!

 

一个小时后,车辆停在了一个豪华的别墅里面。萱儿从车上匆匆下来,拿出后面的赤火参,对司机道:“你先带苏先生下去休息一下,我很快过来。苏先生,不好意思,你稍等一下啊!”

 

“给病人服用之后,如有不适,可以吃两颗辣椒。记住,一定要特别辣的辣椒!”苏阳轻声道。

 

“啊?”萱儿愣了一下,奇道:“为什么?”

 

苏阳没有回答她,而是径直朝着旁边的凉亭走了过去。萱儿也没有再问,匆忙抱着赤火参进了主楼。

 

娘娘腔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他悄悄跟着萱儿进了主楼。

 

司机跟着苏阳去了旁边的凉亭,笑道:“苏先生,这次的事情,多亏你了。这两天你不着急走吧,我带你在中州市好好逛逛?”

 

苏阳没有说话,他心里还在想着自己的事情。他其实没打算退伍,但是,他却不得不退伍。因为,他父亲遭遇车祸了,所以他才急着赶回来。如果不是答应了团长,他根本不会在萱儿身上浪费时间的。现在虽然坐在这豪华的别墅当中,但他的心却早就回到家里了。

 

司机还在旁边絮絮叨叨地说话,突然,凉亭外走进来一个女子。看到来人,司机连忙起身:“小姐”

 

说了两个字,司机的表情突然凝固,连忙改口道:“大小姐”

 

苏阳诧异看着来人,这个人,和萱儿长得一模一样,甚至连穿着都一样。但是,苏阳能够感觉到,这个女子不是萱儿,两人的气势不一样。这个女子,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远不及萱儿的平易近人。

 

“这是我们的雪儿大小姐!”司机连忙给苏阳介绍道:“是萱儿小姐的姐姐,她们是双胞胎,雪儿大小姐现在也是我们中正集团的副总裁”

 

“康叔,你可以出去了!”雪儿冰冷地道。

 

“是”司机匆忙离开,看得出,他对这个雪儿大小姐很是敬畏。

 

雪儿走到凉亭当中,上下打量了苏阳一番,冷声道:“这次的事情我听说了,这里是十万块,是给你的酬劳。不过,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接近我家萱儿。萱儿年纪小,不懂事,但也不是随便一个什么男人都能骗的!”

 

苏阳瞥了雪儿一眼,眉头微皱。他瞄到藏在远处偷看这边的娘娘腔,便基本猜到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娘娘腔跟这个雪儿说了什么。不过,苏阳也没有解释什么,因为他还真没把这姐妹俩当回事。

 

“我的酬劳不是这些”苏阳从桌上那堆钞票当中抽出三张一百,道:“我的酬劳是把我送到家,不过,看样子你们挺忙。这三百块钱,当是我回家的路费。这件事,两清!”

 

拿着三百块,扛起背包,苏阳径直离开了这栋别墅。

 

雪儿看着苏阳笔挺的背影,不由满脸诧异。这样的人,她还是第一次遇见。不过,她脸上旋即闪过一丝不屑。

 

再特别,始终是社会底层的人,又岂会让她高看哪怕一眼?相反,苏阳这样做,反而让她觉得可笑,想在我们这里玩欲擒故纵这一招吗?

 

转身回到主楼,萱儿已经将赤火参准备好,刚好给她爷爷服下了。

 

“吃了赤火参,爷爷的病就能好了!”萱儿在旁边激动地道。

 

雪儿走过去,挽着萱儿的手,轻声道:“这次的事情,多亏你了。”

 

萱儿笑了笑,正要说话,病床上的老人却突然折腾起来,一张脸涨得通红,好像是呛住了似的。

 

“这是怎么了?”

 

“不是说吃了赤火参就没事了吗?”

 

“老爷子?老爷子?”

 

床边众人皆是惊呼,手足无措。

 

萱儿愣了一下,突然想起苏阳说的话,急道:“快找两颗辣椒,要很辣的那种!”

 

“你干什么?”众人愕然。

 

萱儿急道:“苏阳说过,吃了赤火参有什么不适,吃两颗辣椒就没事了!”

 

“你胡扯什么啊?”旁边一青年急道:“爷爷都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让爷爷吃辣椒,你这是要爷爷的命吗?再说了,赤火参属火,本来就特别上火,你看爷爷脸红成什么样,你还敢给爷爷吃辣椒?这苏阳是谁啊?这是想害死爷爷啊!”

 

众人也都是同样的心思,更有人高呼让人快点去拿冰块过来降温。

 

萱儿急得团团乱转,心知这些人不会按照自己说的去做,连忙跑去厨房,找了两颗很辣的辣椒过来。不容众人阻拦,直接喂进了老人的口中。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388-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