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特殊内裤上班_润玉龙尾进入

时间:2020-01-07 17:06:28编辑:博弈

太忙了,在广圳那边又要见个客户!”

 

“啊……好!”

岳父出差了,她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吃饭吧!”

 

岳母突然站在我面前,低身盛着碗里的饭,这个角度,我可以看到她上身的全貌,那平坦的小腹,那两个大甜瓜又大有白,竟然没有穿胸罩。

 

勾引,赤裸裸的勾引……

 

难道昨晚她是故意的?

 

对了,她昨晚想摸我的话儿,难道真的是因为太寂寞,所以才来我的房间?

 

“冬子,你慢慢吃,别噎着!”

 

她又给我递过来一杯水,我只看到两座肉峰正在朝着我靠近。

 

“啊……好好……”

 

我望着两座肉峰有些发呆,甚至没听清她在说什么。

 

由于紧张,我端起碗的功夫,把筷子碰掉了。

 

“不好意思!”

 

我低下身子去捡筷子,可是一蹲下身子,我就看到了岳母又白又嫩的大腿,巡着腿上的风光,朝上看去,我的心脏病马上就要犯了,这也太诱人了。

 

岳母竟然没有穿内库,腿根处,稀疏的毛发下,肉缝处,溪水潺潺,私处上泛着光泽……

 

 

 

6

“冬子,你捡个筷子怎么这么久?”

 

岳母的一句话吓了我一跳,可是下一刻,她的腿竟然不是夹紧,而是张开着的,使我看的更清楚了,她这是在暗示我,还是在勾引我?

 

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然后舔舔发干的嘴唇,双手雨鞋颤抖,现在就想使劲掰开她那丰满的翘、臀,把我的话儿塞进去。

 

脑袋里的理智渐渐地小事,也不知道岳母有没有察觉我看到她没穿内库的事,她继续扭动着大腿,中间的私处显得更好看了。

 

“我……我没事……这筷子哪去了?怎么找不见了?”

 

我咽了咽口水,故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啊……没事,你慢慢找,别慌……”

 

我清楚的看见,她的那只手竟然还调皮的摸了摸自己的黑色毛发,下身一阵搔痒,竟然还抖动了一番,看得我有点儿走火入魔了。

 

刚才我还只是有点儿控制不住,可是这个举动,就好像一把机枪扫碎了我的心理防线。

 

我脑袋瓜子嗡嗡的,竟然还往前蹭了几步,看的更加仔细了。

 

“在这儿呢!”

 

我拿着筷子,轻轻的拨动着岳母下面的小豆粒,那唇瓣一张一合,简直诱人急了。

 

“妈……你没事吧?”

 

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可是,她竟然没有戳穿我,而且还配合着我笑道:“没事……啊……慢慢找,我……我没事!”

 

我心中狂喜,一边用筷子轻轻拨动着她的小豆粒,一边问着那花瓣所传出的诱人香气。

 

胯下的话儿更加膨胀,几乎要把我的内库顶穿。

 

“冬子……我怎么感觉这么痒,是不是蚊子在钉我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扭动着下身,那声音仿佛像勾魂一样娇媚,紧接着,她的把手伸下来,扒开她的私处给我看,那唇瓣上沾着丝丝水渍,简直美极了。

 

这回我终于确定了,她就是在诱惑我,而且是赤裸裸的诱惑。

 

岳父老了,不能满足他了,所以她可能打起了我的注意。

 

这种扒灰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就像是昨晚那样再来一次的话,那得多爽啊!

 

不过,这种事,不能cāo之过急,我真怕她会突然反悔。

 

我扒开了她那正在扣弄的手,把我的手搭了上去,还笑呵呵的问着她:“妈,我抓到蚊子了吗?”

 

“可能……可能在里面,你再试试……”

 

岳母的声音有些颤抖,果然,她是个敏感的女人,要不然的话,昨晚也不会连续高朝七八次,把自己活生生的折腾晕过去。

 

“里面,这里吗?”

 

我一根手指摸在她的小豆粒上,轻轻地波动,而另一根手指,则是试探性.的摸了进去,那种温润的潮湿感然我感觉很熟悉,昨晚就是这些嫩嫩的搔肉包裹着我的话儿,那种感觉简直爽极了。

 

“是这里吗?”

 

我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对对……你再动动……再深一点……”

 

收到她的命令,我简直拿着鸡毛当令箭了,我的中指和无名指已经完全没入其中,随着我指尖的波动,g点上的搔肉包裹的越来越紧,岳母真不像生过孩子的人,竟然可以这么紧。

 

“妈……是这吗?”

 

“对,大力……大力一点……蚊子就在里面……”

 

 

 

7

听到岳母那yín荡的声音,我越发的卖力起来,最起码,我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咕叽,咕叽……”

 

我清楚地感觉到手指上水渍越来越多,最后,甚至传出了“咵叽咵叽……”的声音,我手指越发的灵动,热浪更是一浪接一浪。

 

“要死了……啊……要飞起来了……”

 

岳母情不自禁的浪叫起来,幽径内溪水潺潺,只听“噗呲”一声!

 

我的手指感觉到一大股热浪涌了出来,竟然生生的把我手指拱出来,热浪从她的唇瓣间喷洒出来,喷了我一脸,咸咸的,涩涩的,还有那么一点儿小搔味,这是来自岳母的味道,真美味。

 

再一看,岳母的小腹疯狂的抖动,唇瓣一张一合,简直美极了。

 

“妈,蚊子死了没?还痒嘛?”

 

我捂着嘴偷笑,既然知道丈母娘就是个搔货,那以后的事就好办多了,我相信,我很快就能得到她,不如,趁热打铁?

 

有了这个想法,我的话儿就更硬了。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367-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