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破瓜|嬷嬷不要了用毛笔

时间:2020-01-07 17:01:52编辑:博弈

老陈是航空公司的飞机牵引车司机,今年五十啷当岁,原本是混吃等死的年纪,没想到却和两个极品空姐产生了纠缠。

 

他的老伴走得早,儿子在外地上大学,独居宿舍的他为多赚两毛钱,主动担负起夜班牵引车司机的差事,一直倒也安稳。可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些古怪的事情。

拖飞机入库后,他时不时的就会在车内发现条肉色丝袜,那丝袜那个地方竟然还被弄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来。

 

他很诧异,实在不明白破裆的肉色丝袜为什么会跑到自己牵引车里。

 

直至这天晚上,他终于发现缘由:空姐刘歆歆丢到他车上的垃圾袋里,竟然露出条肉色丝袜。

 

而且极为巧合的是,刚下机的刘歆歆腿上没有丝袜!

 

要知道,空姐的制服和丝袜可是标配,不单是为了束腿的美,更是因为空姐长时间站立服务,航空公司为她们健康着想防止静脉曲张,所以才硬性要求上岗必须穿丝袜。

 

可刘歆歆明明才刚下机……她的丝袜去哪了?垃圾袋里的那双?

 

心揣着疑惑,老陈将飞机入库,急匆匆的追上刘歆歆,尾随她离开。

 

刘歆歆不住宿舍,在附近租平房居住,老陈一路尾随,最终来到她住处。

 

望着刘歆歆那俏然婀娜的身影,他心里忍不住的火起。

 

他琢磨着,刘歆歆是不是故意撩骚他,想勾搭他?

 

尽管这种可能性不大,但他还是不想放弃这尝试的机会,他准备凑上前去问问。

 

可步子还没迈开的,有辆白色奥迪A4L就停下了,随后顾芳菲从车里下来。

 

顾芳菲老陈也认识,是刘歆歆那个乘务组的乘务长,今年刚满30岁,身材跟颜值那都是没得说,而且这个女人特别的妖,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

 

多少次了老陈看她走路都忍不住的幻想,被这个女人坐在身上,该是种怎样的享受?

 

只是今晚他有些诧异,不明白大晚上的顾芳菲来找刘歆歆做什么。

 

下一刻,两个人进屋闭门,老陈绕到屋后,搬了摞砖头垫在脚下,透窗去看。

 

这一看,可是把他给看懵了。

 

屋里面,顾芳菲正把刘歆歆给按倒在床上,更是双手掀翻了制服套裙,低头死命地亲吻着刘歆歆那个地方,直把刘歆歆给亲的娇声直叫唤。

 

老陈都兴奋了,他远没想到,这大晚上的,竟然还能意外看到这样一幕。

 

他也瞬间明了,为什么车上会多出来肉色丝袜,那是刘歆歆的啊,都被顾芳菲那个娘们儿给抠破了!

 

吞了口唾沫,老陈继续趴在窗户上兴奋的窥视着。

 

可就在这个时候,刘歆歆猛地起身,狠狠将顾芳菲给推开,红润的小脸蛋儿上写满了羞愤,“顾芳菲,你够了,我不是同性恋,更不是你那方面的工具,你不要再欺负我了,我也再不想跟你发生那种丢人的事情,你听明白了吗?!”

 

倒退着撞在茶桌上,顾芳菲站起身来,精致妖媚的脸蛋儿上挂满了嗤笑。

 

她抬起腿脱掉了脚上两只高跟鞋,任凭秀美的小脚丫踩在地上,一步步走向刘歆歆,随后不顾刘歆歆的反抗,强行将她给按倒在床,并骑坐在她身上。

 

下一瞬,随着顾芳菲双手猛力一撕,刘歆歆胸前的白色衬衣顿时裂开,扣子都迸飞了好几颗,任其内那件裹住美好的黑色文胸荡漾在老陈的视线中。

 

顾芳菲抬起手,‘啪’的一巴掌狠狠扇了下去,直痛的刘歆歆娇声痛呼,“啊!”

 

边打着,顾芳菲边嗤声笑道:“亲爱的歆歆,你想什么呢?你说够了就够了?我跟我丈夫刚结婚,你就勾引他出去陪你逛街,结果一场车祸把他那儿撞废了,让我一个刚结婚的女人就要守一辈子活寡,你现在说够了?”

 

“我告诉你刘歆歆,没够,槽尼玛的,这辈子都没够!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丈夫那里不管用了,我这辈子就拿你那里满足我,你永远都欠我的,你这辈子还都还不完!!!”

 

这时候的顾芳菲如同疯魔,披头散发的她狠狠揪住了刘歆歆的胸前,或生掐、或死捏,直痛的刘歆歆哀嚎不已,更是让窗外看的老陈既心疼又兴奋。

 

刘歆歆还想反抗,但顾芳菲下手实在太狠,攥起小拳头就捅进了刘歆歆的裙底,也不知道到底打哪了,直把刘歆歆给痛的双手捂住身下弓起了身子,脸色通红通红的,更是开始哀声求饶。

 

“芳菲姐,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你别打我了,我那里真的都出血了,你天天用丝袜给我磨,你别折磨我了好不好……”

 

刘歆歆还在痛声哀求着,顾芳菲却是大声咆哮,“我就是要折磨你,折磨你!”

 

眼瞅着她又抡起了粉拳,老陈当真是急眼了。

 

这大姑娘水嫩水嫩的,哪能这么糟践啊,那个宝贝地方他想亲亲都没机会呢!

 

于是,他决定拯救刘歆歆!

 

 

 

第2章

顾芳菲正在屋里近乎发疯地折磨着刘歆歆呢,突然‘砰’一声响,随即屋外的奥迪就展开了疯狂的叫唤,她哪还顾得上刘歆歆,鞋都顾不得穿就往外跑。

 

出门一看,车玻璃被砸了个稀碎,车子锁不锁都没什么区别了。

 

“今晚先饶了你,后天上机看我怎么收拾你!”

 

忿忿回屋穿上高跟鞋,顾芳菲舒展披肩长发,妖媚的扭动着屁股离开。

 

若然不是老陈先前注意到她对刘歆歆的所作所为,当真不敢相信这活妖精一样的女人,竟然会下手那么凶残。

 

在白色奥迪驶离后,老陈手中握着肉色丝袜,来到了刘歆歆的屋内。

 

这个时候刘歆歆正哭的泪眼婆娑梨花带雨,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让人心疼。

 

他坐在床边,顺手将纸巾递给了刘歆歆。

 

刘歆歆强忍着眼泪,哽噎中问道:“陈大爷,你怎么来我这了?”

 

老陈也不好说出花花心思,就推说最近总看到她光着腿丝袜还在自己车上,所以惦记着是不是有人欺负她,就跟来了,一副关心体贴的样子。

 

“歆歆啊,你太苦了,这又是何必呢?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该受到这样的惩罚。你……”

 

老陈正劝着呢,刘歆歆就猛地扑进了他怀里,哇哇大哭,怎么劝都劝不住。

 

老陈下意识地轻拍她后背,她反倒如同找到了倚靠,抱得更紧、哭得更烈。

 

不过老陈这会儿倒不在意刘歆歆的哭了,他更在意那两处火热的挤压感。

 

那种温润的刺激,他已经多少年没有享受过了?

 

尤其是刘歆歆那两条雪白娇嫩的大腿就摆在他身旁,而且因为顾芳菲之前的肆虐,导致她的裙子还被掀翻着,连托底的小裤裤都露了出来。

 

老陈忍不住地仔细打量着,那是条黑色蕾丝花边的小裤裤,让他看在心里,火在他的身下。

 

而最直观的反应,就是他那儿隔着裤子不经意地触碰到了刘歆歆的大腿外侧。

 

“你戳我干什么啊,陈大爷?”

 

双眼含泪的刘歆歆感受到身下异样,扭头观望。

 

结果这一看,她当时就羞到不行不行的。虽然没见过真的,可好歹初中生物课上也见过图。

 

反应过来的她连忙躲开老陈,羞红着脸起身背转过身子赶紧把裙子弄下。

 

这么鲜嫩的小姑娘,让老王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那什么,我不是故意的。你裙子被掀开了,那条小裤又那么性感,所以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刘歆歆坐在床上‘嗯’了一声,低着头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她知道这事确实怪不得人家老陈,是她自己情绪失控扑上去嚎的,这会儿老陈肩头还湿着呢!

 

两人沉默了小会儿后,老陈开口打破了沉默,询问刘歆歆跟顾芳菲之间的恩怨。

 

想来是刘歆歆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苦水的人,所以也没隐瞒,直接将把事情经过说出来。她说,曾经她跟顾芳菲是很好的闺蜜,那天她跟顾芳菲丈夫上街的真相,是那个男人心怀花花心思,以顾芳菲约她吃饭为由给骗去的。

 

后来出了车祸,把那男人给撞废了,任她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顾芳菲听从丈夫的谎言,认为就是她刘歆歆主动勾搭的,所以才会造成顾芳菲现在的凄苦……

 

大致的事情经过,老陈了解了,也了解了顾芳菲和刘歆歆没有谁坏,坏的是那个已经早了报应的家伙。所以他琢磨着,得想办法把这个疙瘩给解开。

 

当他提出这个想法后,刘歆歆感激到不行,连忙握住老陈的双手,一口一个‘感谢陈大爷’,把老陈握的特别不得劲。要知道,刘歆歆先前的衬衣扣子已经被顾芳菲给撕迸了,现在她双手全都松开胸口,那里面的光景……

 

越看越旖旎,老陈有些忍不住了,“那什么,歆歆,你那儿伤的那么厉害,要不然我帮你揉揉吧?你放心,还有布片儿隔着呢,我不会做什么的。”

 

“啊?!”

 

刘歆歆大羞,好不容易重新恢复白皙的小脸蛋儿再度变得通红。

 

她怎么好意思让老陈动手揉那里?

 

可她有担心拒绝的话会让老陈把今晚发生的事情说出去,而且也不再帮她调解她和顾芳菲的事情,更担心老陈会兽性大发,在这昏暗的深夜里把她给那什么了。

 

思来想去的犹豫中,她无意间看到了老陈身下高高撑起的裤子。

 

然后,她就鬼使神差的‘嗯’了一声答应下来。

 

老陈当时就兴奋的差点鼓了脑血管,连忙示意刘歆歆躺下。

 

望着躺在床上满脸羞红的刘歆歆,老陈双手颤颤巍巍的伸了过去。

 

那种裹在黑色花边布片里的美好,他可是多少年都没碰过了……

 

 

 

第3章

当颤颤巍巍的双手碰触到那黑色裹着蕾丝花边的布料时,老陈都快疯了。

 

多少年了?上次碰触手感这么好的存在,怕还是老伴生前年轻那会儿吧?

 

而且都不用去真正的触摸内里,单是那花边布料中透露出部分肌肤娇嫩的白,就足以让他心甘皆颤。

 

而当他真的触碰到时,没成想反应最强烈的却是空姐刘歆歆。

 

“啊!”

 

原本还在娇息急促中的刘歆歆,此刻陡然爆发出醉魂的迷离娇吟。

 

那声音恍若天籁,直接钻进老陈耳中去击穿他的灵魂,整个人都快酥掉了。

 

刘歆歆自己也显得特别不好意思,羞羞的拿双手捂住小脸儿。

 

她真是没脸见人,平日里自己洗澡时拿手搓都没什么感觉,可现在老陈只是稍微的碰触到,她就感觉骨头都软掉了,就像是有道闪电钻进了她的身体里一样。

 

而且她更感觉到羞人的是,脑海中竟然不知怎么的就泛起了刚才老陈裤子被撑起的画面,仿佛那才能让她感觉到极尽的快乐。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刘歆歆!”

 

刘歆歆在心里羞忿地责怪着自己,可是胸前传来的温柔爱抚却又让她真的难以自持,那旖旎到让她娇羞不已的声音更是自己从鼻腔里面钻了出去。

 

她很羞,可是却又真的很舒服,尤其是老陈手掌的火热和他身上那种淡淡的烟草香味,让她感觉到了大山般的厚重很温暖。

 

她恍然发觉自己竟然不反感今晚这件事情的发生,甚至隐隐还有些愈发的期待。

 

她好羞,以至于捂住脸蛋儿的双手更不自禁的开始颤抖。

 

望着躺在床上的刘歆歆,老陈愈发地兴奋了。

 

没有遭受到任何反抗,他开始兴冲冲的适当加大力气,双手就跟打太极画圆似的,在那里动作着。

 

魅声的嘤咛传入耳中,白皙的肌肤映入眼帘,尤其是看到刘歆歆那双白皙小脚丫的脚趾都紧紧蜷缩后,老陈兴奋到了极致。

 

他极为放肆的将身子放低,隔着裤子去触碰那双白皙修长的玉腿。

 

“歆歆,你真美,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姑娘,就好像西太平洋上的骄阳一样,艳丽着我的心,我直感觉到你就像是我世界中的温暖太阳,点燃照亮了我。”

 

白天在报纸上看到的短篇散文,老陈随口就给糊弄出来一段。

 

词对不对的不重要,总之他觉得这意境还行,应该能撩一撩刘歆歆这个娇羞的小姑娘。

 

而躺在床上的刘歆歆,此刻胸腔里的小心脏正‘砰砰砰’的急促跳动着。

 

不单单是因为老陈那有些肉麻的话,关键是她感受到膝盖上方的内侧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戳她,起初还试探着戳,但慢慢的就演变成了磨蹭。

 

虽然隔着一条粗布裤子,可她还是能明白无误地猜测到那是什么东西。

 

她有些羞人,暗嗔着老陈怎么可以这样,实在有些得寸进尺。

 

可是当那种磨蹭继续下去后,她又觉得并没有真的那么讨厌,甚至隐隐还有些喜欢。

 

或许是被顾芳菲给折磨过的缘故,她愈发觉得自己需要男人。

 

不是那方面需要,她就是觉得男人的身体真的很火热,能迎合她身体最本能最快乐的反馈。

 

总之,她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她羞羞的默许下来,并且暗暗的自我劝慰着:如果我不点破,那就不羞人了,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怀着自欺欺人的心思,刘歆歆愈发的欢快了。那种欢快是骨子里天生自带的,是女性妩媚所需要的男性阳光,所以她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

 

只是……老陈都揉了快十分钟了,这这样下去,不太好吧?

 

这个时候的老陈,简直是兴奋到要爆炸。

 

他哪想过竟然能亲手触碰刘歆歆那里,更是身下可以肆意磨蹭这个漂亮的小姑娘,他真的很兴奋,但也隐隐想要更多。

 

他觉得,要是没有那层裤子的隔阂,可真就太好了。

 

那双白皙玉腿上的娇嫩肌肤,如果能零隔阂的感受,那该有多爽啊!

 

色从胆边生,他忍不住的将手掌扣向自己裤链。

 

可就在这个时候,刘歆歆猛地深吸一口气,然后强行起身,红着脸拒绝道:“陈大爷,可以了,我那里已经很舒服了,我不要了。”

 

这话说完,其内的歧义把她自己都羞到不行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已经受不了似的。

 

老陈有点傻眼,他才刚刚有了美好的感觉呢,哪能就这么眼睁睁的消失啊?

 

只是真要动强,他又怕后半生要在监狱里度过,关键是儿子还得背口臭锅。

 

所以总有万般不舍,他终究也只能松开双手,讪讪着后退。

 

可是当她看到刘歆歆那张精致可人的红润小脸蛋儿时,他又忍不住的为之深深着迷了,于是他思虑再三,终究还是把话给说了出来。

 

“那什么,歆歆,我挺、挺难受的,你能不能帮帮我?”

 

“啊?!”刘歆歆羞惊不已,心里真的生出了几分害怕。

 

见她这样老陈赶忙说道:“我不是那意思你别误会,我就是、就是想向你要件贴身的衣服,然后我自己用手解决一下,我不会伤害你的,你放心。”

 

刘歆歆这才松了口气,她确信老陈不会伤害自己,否则哪会提这样的要求。

 

只是真的要将贴身衣服交给老陈吗?那、那、那也太羞人了。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359-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