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里强奷班花_男友说让我爽一下

时间:2019-11-15 16:51:27编辑:博弈

小妮子的喘息声越发急促,小脸红得像是沾染了胭脂,蜜臀疯狂迎合着我的手指。


“啊啊为什么会这么痒,叔叔,还没有抓出小虫子吗,芸芸感觉自己要疯掉了!”


眼瞅着这妮子就快到快乐的巅峰,我故意抽开手,叹气道:


“芸芸对不起,这小虫子太狡猾了,叔叔没抓出来。”


极致的快乐突然停止,再加上对小虫子的恐惧,苏芸霞登时就慌了,双眼水汪汪地扑倒我怀里,“小陈叔叔快帮帮我。”


“别怕,叔叔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苏芸霞急切问道。


“傻瓜,你忘了,小虫子怕大虫子。”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挺翘娇臀,指着自己那根黢黑泛着青紫的可怕东西,说道:


“叔叔把自己的大虫子,放进你那里搅一搅,吓跑小虫子就好了!



 

第7章

“可是,这么大能放得进去吗?”


苏芸霞看着我那里,芳心一颤,“太大了,感觉会很痛呢。”


“叔叔会很轻的,不会让芸芸痛的。”我咽着唾沫,循循善诱道。


“可是芸芸怕痛,而且......”


苏芸霞一脸为难,指了指我那里,“这个这么大,怎么可能会是有点痛?”


见这小妮子不肯,我故意吓唬她道:


“芸芸,如果不尽快弄的话,里面的小虫子就会越长越大,到时候不仅会非常痒,还会咬你呢。”


“啊!”苏芸霞终于知道怕了,搂着我的胳膊催促道,“小陈叔叔,那你快帮我弄吧。”


“好。”见小妮子上当了,我欣喜若狂地说道:“那你赶紧把pi股撅起来!”


苏芸霞点点头,毫不迟疑撅起了自己白花花的蜜桃臀,玉腿修长而粉嫩,配上胸前两团晃荡的大乃子,显得那么诱惑。


我双眼炙热地盯着娇嫩的臀缝儿,馋得直咽口水,太水嫩了,难怪我一刺激她就受不了了。


我把她两条大腿掰开,让那里更清楚地暴露出来,她还撅起臀催促我,“小陈叔叔,你......你快点把大虫子放进来!”


“芸芸乖,叔叔先看一眼小虫子还在不在。”


终于到了这一刻,我内心深处的欲望如岩浆般沸腾起来。


我喘着粗气,鬼使神差地凑上鼻子深深地嗅了嗅,瞬间少女芳香扑鼻,并带着一股女人熟透的味道。


我忍不住了,伸出了舌头......


“啊啊叔叔......你舔芸芸那那里干什么......那里好脏的!”


“啊!”苏芸霞猛地一缩,那地儿顿时像开闸似的喷了出来。


这妮子太敏感了!


来势凶猛的愉悦感让苏芸霞难以招架,浑身止不住地颤栗,神情迷离地趴在墙上喘息,“舒...服...哈...好舒服...”


“叔叔的大虫子...快...快点...”


苏芸霞颤抖着夹紧两条玉腿,努力撅着白花花的翘臀催促道。


“来了,叔叔的大虫子要进来了!”


我喘着粗气,握着那可怕家伙,对准苏芸霞粉嫩的臀缝儿缓缓挤进去......



 

第8章

“疼!小宏叔叔好疼啊。芸芸不玩了,呜呜呜呜.......”


苏芸霞那地儿实在是太紧了,比武陵源记里面的小窄道还要紧。


我这仓促的一下子,还没进去就忽然感到一阵剧痛,竟然还没吃到肉,就给崴了一下!


这疼得我有点难以呼吸,抱着可爱的小芸芸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我才缓过劲儿来。


“太......太紧了!”


我的目光变得火热起来,苏芸霞那地儿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极品。


我变得不顾一切,我想得到苏芸霞。


死去的老朋友已经被我彻底的遗忘,我舔着舌头,把弄着自己的大兄弟,希望它赶紧好起来,在苏芸霞身上一展雄风。


“小宏叔叔,芸芸,芸芸不想吃大虫子了,芸芸好疼啊~”


苏芸霞可爱的小脸上全都是惶恐,她抓着自己小小的肉肉,可怜兮兮的仰起头看着我,以为就跟以前小丫头做了坏事一样,我会心软原谅她。


可我心中的火焰真的把守不住,我握着芸芸的小白兔,忍不住的低声嘶吼:


“笨,芸芸你要是再这样,小心里面的小虫子长大,把你的肉全都吃掉。到时候你可就不是疼一下了。”


“有多疼?”苏芸霞可怜巴巴的,跟个小狗似的问我。


我呵呵一笑,忽然灵机一动,威胁她说:“非常疼,到时候啊,就跟给你打针似的,要打一百针!”


苏芸霞举起葱白的玉手掰着指头算起了一百针到底有多少。


但她从小就有智力障碍,从一数到十都难,别说一百了。


数了几下,苏芸霞大眼睛里全都是蚊香,把自己给书晕了。


看苏芸霞这幅傻样子,我不有笑出了声。


“芸芸,来,叔叔给你吃大虫子。放心,稍微疼一下就没事了。后面还很舒服呢!”我露出了邪恶的爪牙。


我忍不住了。


当了近四十年的老光棍,我对女人的渴望快要点燃我的理智。看着玉腿修长的青葱少女,趴在我面前哭丧着脸撅起挺翘的小pi股,我轻轻的在她的pi股上拍了一下,笑道:“叔叔马上.....”


碰碰!


有人敲门?


我皱了皱眉头,但没有去开门。


我住的地方是单位二十年前集资建的单位小区。虽然看起来比较老旧,但实际上无论是建筑质量,还是小区治安都是很不错的。我这小区周围可都是些XX家属院小区之类的地方,治安很好。


想到这里,我心里面就有点难受。


我工作的单位名叫津港市招待宾馆,算是小半个国企吧。二十年前没改制的时候,我就在里面做文职了,二十年了,我也就是工资涨了一些。


集资买了单位房,前些日子才算还清房贷,也没有车,出去相亲,那些势利的女人都奚落我,看不起我。


可能是隔壁那户人又吵架了吧。


想起隔壁的那女人,我就感觉刚刚熄灭的火焰又蓬勃燃烧了起来。


那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大美女。鹅蛋小脸上宛如天仙般的美丽,高冷无比,容光照人,身高一米八,一双修长的玉腿更是艳冠群芳,在整个招待所里面都无人能比。


这女人叫董美玲,是我们宾馆的副总经理。



 

第9章

苏芸霞忽然说:“小宏叔叔,门外有人敲门,你赶紧出去看看吧。”


真的是敲我的门?


我连忙站起来一听,还真是敲我的门。


我害怕了,大脑一瞬间清醒过来。我这可是威胁儿童啊。苏芸霞虽然已经十八岁了,但潜意识里,我还是把她当做一个孩子。况且不管她年龄达不达标,我都算是强奸啊!


强奸加猥亵儿童罪至少得判个十几年吧,再出来名声也毁了。


我害怕的连忙给苏芸霞穿好衣服,小声的对苏芸霞说:“芸芸,一会儿叔叔去开门,你千万不要把小虫子的事情说出去啊,女孩家家的,要保护好自己。”


可能是女性的本能,小芸芸笑嘻嘻的点点头,说:“好,芸芸只和叔叔说。”


看苏芸霞傻傻的答应,我连忙穿好衣服过去开门。


“谁啊?忙着呢。水费我交了,电费账上不是还有剩的吗?”


我一边喊着,一边整理衣服。


拉开门木门一看,铁门外面站着一个冰着脸的大美女,不是董美玲还是谁?


她皮肤白皙,穿着合身的鸡心领雪纺衫,天鹅般的白皙脖颈挺直,把她美爆的脸庞衬托得极其漂亮,细长笔直的美腿上只穿了一条居家短裙,裹着黑色丝袜。她抱着胸,站姿随意脚上踩着一双红色高跟,漂亮的让人头皮发麻。


我看得要醉了,但心里面也涌出了一股自惭形秽。


在这样高冷美颜的大美人面前,我算什么啊。一想到这大美女每天和各路有钱人出入豪宅,豪华酒店,我就一阵泛酸。


“你屋里怎么回事?”董美玲斜着眼看我。


“没什么事情啊。”我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谄媚的露出了笑容。董美玲可是招待所的副经理,我哪得罪得起这号人物。


董美玲忽然指着铁门说:“没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不开呢?把门打开,我要进去检查。”


检查?


我心头一怒,这是我家,又不是你家,你说起来检查就进来检查,你过不过分?


我尴尬且暗怒的看着董美玲,咬着牙说:“董经理,大晚上的,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让开。”


董美玲冰冷的说。


我很生气,但还是小心的拉开了铁门。


一进屋子,我每天都收拾一遍的家里的清香味道让董美玲的表情倒是好看了一些。


“还不错。”


董美玲看了看客厅,点评道。


那是,我好歹也是学过美术的人,审美还能差到哪?


被美女夸赞,我有些飘飘欲仙起来。


侧目看着她美艳的脸庞,我忍不住的想,不会吧,大美女居然和我说话了。


“那个女孩在哪?”


董美玲忽然高傲的扬起脸,如女王般的盯着我。


女孩?


她是说芸芸?


我心脏顿时慢了半拍,完蛋,她知道我想猥亵芸芸了?


我看着屋里,忽然听到芸芸喊:“叔叔,我胸口还是好疼!”



 

第10章

“你个臭流氓!”董美玲怒视我一眼,快步冲向了卧室。


“我不是.......”


我一把手拉住董美玲的粉臂,这女人却盯着我怒道:“你放开,不要拿你的脏爪子碰我。”


“我.....”


我还没有来得及辩解,这女人居然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


虽然力气不大,但我也窝火。


你算什么东西,就算你是招待所的经理,你也不能在我家里面胡作非为吧?


趁我窝火的时候,这女人直接往我家卧室里走。


我心里急啊,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难道我老苏这辈子的名声就彻底毁坏在这里了?


我连忙追上去一看,董美玲拉着苏芸霞,问她:“小妹妹你告诉我,那个老混蛋是不是对你下手了?”


“什么叫下手?”


苏芸霞咬着手指,傻傻的看着董美玲。


董美玲眉头微皱,这姑娘怎么看起来有点傻傻的?


“就是.......他是不是摸你的胸口了?”董美玲斟酌了一下说。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完了!


苏芸霞这傻姑娘,别人问什么她都会说,去路边买菜她都能把钱包里的钱都送给别人,董美玲一问,还不是全都露了馅儿?


“摸了。”苏芸霞十分肯定的点头。


我的脸上一白,牙齿都在打颤。


啪!


我还在发愣,董美玲的巴掌就又打了过来。


这一巴掌打得狠,把我无名的怒火给打了起来。


我许宏虽然是个窝囊废,但是你凭什么就这么无视我的尊严?


脱了那身工作服,我和你董美玲也都是普通人,大不了辞职!


我恨恨的看着董美玲,捏紧了拳头。


“小宏叔叔!”


苏芸霞这傻孩子看董美玲扇了我一巴掌,她赶紧跳下床,跑到我身边摸着我的脸,哭着脸说:“小宏叔叔,这个凶巴巴的女人为什么要打你啊?”


“傻孩子,离他远点!他是臭流氓,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报警救你。”董美玲无比厌恶的瞪着我,把苏芸霞拉到了她的身边。


董美玲太高了,一米八,跟我一般齐。她把身高一米六八的小芸芸拉到身边,一大一小两个美女靠在一起,简直是无比的养眼。


我看的有点发愣,董美玲就更加厌恶我了。


我指着董美玲怒斥道:“你干什么?我做什么了我?”


“你猥亵儿童!”


董美玲坚定的鄙视我。


我差点想把自己掐死,自己忍不住,就是今天晚上借着狂劲儿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一次,怎么就遇上董美玲了呢?


“阿姨,猥亵是什么意思啊?”


傻姑娘居然还去问猥亵是什么意思。


董美玲横了我一眼,扭头性感的撩了一下头发,对苏芸霞说:“就是他摸你的胸口!傻姑娘,记住以后绝对不要让别人摸你的胸口。这是犯法,你去报警,让警察把坏人都抓起来。”


苏芸霞傻傻的咬着手指,说:“原来给胸口抹药就是猥亵啊。那打针算不算猥亵?哦也,以后医生给我打针,我就报警,让警察把医生全都抓进去!这样就没有人给我打针啦。”


看着原地又蹦又跳的小姑娘,我与董美玲同时的傻眼了。


我本来以为,这傻姑娘要把我给你害死,谁知道她居然会这么说。


“小芸芸,你为什么这么说?”董美玲脸上闪过一丝明显的尴尬,我估计这高冷的女人也意识到冤枉我了。


苏芸霞点头说:“芸芸太傻啦,不小心把牛奶弄洒在身上了,我喊着好疼啊,小宏叔叔就给我摸上了白白的药。但还是好不舒服。”


董美玲傻愣了几下,才怒气冲冲的冷着脸问我:“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顿时更生气了。


这女人,自己做错了事情居然还反过来倒打一耙,问我为什么不早说?


我怒道:“我倒是想说,但是你给我机会了吗?况且,我就是说了,你信吗?你怕不是急着把我送到警察局里面当场枪毙吧。自以为是的女人。”


“你说谁自以为是?”董美玲咬着牙怒视着我。


美人嗔怒,倒是有几分可爱的风情。


可这坏女人一进来就看到嫌疑犯似的看着我,还扇了我两巴掌,这我怎么可能忍?


我指着董美玲怒道:“就是你,你自以为是!”


“叔叔阿姨别吵啦。我们来玩过家家好不好?”


我们两个人吵吵闹闹的,小芸芸却急得快哭了。小跑到玩具箱旁边,取出过家家的道具,走过来把妈妈给董美玲,把爸爸给我,然后坐在地毯上说:“阿姨是妈妈,小宏叔叔是爸爸,我就是乖乖闺女啦。”


看着傻乎乎的苏芸霞,董美玲忽然对我说:“跟我出来说话。”


“呜呜呜,阿姨不喜欢芸芸吗?”苏芸霞可怜巴巴的看着董美玲。


董美玲估计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她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阿姨当然喜欢芸芸啦,但是阿姨还有事情和小宏叔叔说,能不能给阿姨一点时间呢?”


“好。”芸芸马上乖得像条小狗一样,蹲在地上玩着手里面的玩具。


董美玲走过来拉着我的胳膊往外走。


我一个人还有点生气,这女人的脾气就不能改一改吗?


但是走了两步,我才发现,这是送福利啊。


她的胸口不小,而且相当挺翘,可能是BRA的功劳,但摩擦之间,软肉香嫩还是让我浮想联翩。


把我拉到门口,董美玲说:“你家芸芸怎么回事?都这么大了,还玩过家家?你平常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董美玲看着我,那眼神,就跟看一坨垃圾似的。


这让我还是很不高兴,我呛了她一声,说:


“首先,芸芸不是我的孩子,是我一个刚刚死去的朋友的。其次,芸芸没法上学,她.......芸芸有智力障碍。数数只能数到十。这样的孩子怎么教育?我能让她每天都开心的过日子就很心力交瘁了。”


“什么.....”董美玲看起来有点伤心。


我也忍不住的想扇自己一巴掌。死去的朋友把唯一的孩子托付给自己,我怎么就忽然想干那么狼心狗肺的事情呢?


正在我们两个人都有点伤心的时候,忽然一个男人跑了上来。


他一见我,直接一拳头打过来,怒道:“妈的,狗杂种!”



>>>>本文《冲云破雾》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320-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