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闺蜜说我得太大了/女朋友被别人撑大了

时间:2019-11-15 16:34:38编辑:博弈

幻想里为吴倩释放精华!


可是从来没有想过,他会以这种方式“得到”他的女神——在手术台上,为吴倩做妇科手术。


手术床上,吴倩短裙跟裤头已经脱光,两条雪白的腿蜷曲着放在高高的架子上,把中间位置彻底暴露出来,这在医学上叫膀胱截石位,方便妇科检查和不需要麻醉的简单手术处理。


此刻,吴倩的大腿中间已经完全被蜂拥而出的鲜血遮盖,看上去很是严重。


林凡把自己翻滚的思绪统统压制住,下意识把口罩往上拉一拉,戴上乳胶手套,职业化的问道:“你结婚了吗?呃……换一种问法,你有过夫妻生活没有?若没有,我是不能给你下窥器深入检查的,那会毁坏你的处.女.膜,这一点你必须确认,这将直接关系到对你的抢救方法。”


吴倩痛苦的说道:“我……我怀孕四十多天了,可能是要流产,您下窥器吧。”


林凡的手不自禁的抖动了一下,心里仿佛有一只晶莹剔透的、高傲圣洁的水晶雕塑碎掉了!


看吴倩的出血并没有减缓的趋势,必须马上开始处理,林凡暗暗叹息一声,让自己进入医生状态。


护士做完规范的消毒之后,林凡熟稔的拿起鸭嘴型的窥器放置进去,一撑开,就发现出血是从宫颈口流出来的,血液里混合着纤细的绒毛膜组织,看来,孩子是铁定保不住了。


而窥器下页深入到后穹窿部位之后,从那里涌出一股混合着血迹的液体来,即便戴着口罩,林凡也闻到了一股熟悉的、男性体液独特的腥膻味。


林凡忍不住怒气升腾,开口就训斥道:“姑娘,你也太不爱惜自己了,明知道自己怀孕四十多天,正是不能剧烈活动的时候,这大白天的就忍不住,是你吃了药还是你老公吃了药啊?一条好端端的小生命,就这样被你们祸害掉了。忍不住可以买一些成人用品……”


林凡一边动着手,一边絮叨起来了。


床上传来低低的啜泣声,吴倩的身体也因为哭泣而紧绷起来。


“别哭了!”不知为何,林凡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气,没好气的训斥道:“胚胎组织已经脱落到宫口,无法保胎了,现在马上需要给你实行清宫手术,你是自己签字还是让你家属来签字?”


“我……嘤嘤嘤……我自己签……”


少珍已经拿着手术知情同意书站在那里了,吴倩颤抖着,就着铁制的资料夹签下了名字。


少珍拿着资料夹走出去到外面诊室,能听到一个女人在外面询问:“护士,我们吴部长怎么样了?需要我做什么吗?”


林凡明显地感觉到吴倩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后变得十分紧张,双腿都抽搐了一下,他心里一动,刚想叫少珍赶紧进来,别回答那女人。


可惜,已经晚了。


“你说的吴部长就是吴倩对吧?她先兆流产,必须马上手术,你在外面等着,过一会儿帮她把手术费用还有相关单子办理一下。”


“什么?吴部长她先兆流产?”那女人的声音骤然拔高了两个八度:“我们吴部长还没有结婚,这……这怎么可能?”


少珍没好气的说道:“不管可能不可能,这就是事实,你请到门口等着吧。”


吴倩绷紧的身体骤然又松弛了,很显然是木已成舟,只能接受事实了。


林凡心情十分复杂,既心疼自己曾经心爱的女人如今在手术台上受这样的罪,又鄙夷她美貌的身体里是一颗欲求不满的肮脏的心,甚至脏到怀了孕的白天,还要不停的要。


无论心情如何,都不会影响林凡认真细致的履行医生的职责,高鑫鑫已经打开了人流手术包,他拿出宫颈钳卡住宫颈提拉出来,尽可能暴露手术野,开始用一整套扩宫器扩张宫口。


扩宫是很疼的,每换一把大1号的器械,吴倩都会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身体也会微微抽搐,林凡居然胸口也会微微发疼,似乎心疼了这个不争气的女人,这让他觉得十分懊恼。


从6号扩张到9号器械,就差不多了。


“用7号吸引器。”


高鑫鑫按照吩咐安装好负压吸引器,装上7号吸头,林凡开始踩踏吸引器,把子宫内脱落的胚胎以及内膜组织,利用负压吸引出来,清理两圈,觉得子宫壁变涩,就是清理干净了,就停止了手术。


依次把手术器械退出吴倩的身体,手术就算做完了。


并不复杂,却就在这短短几分钟之内,一条原本可以变成活蹦乱跳胖娃娃的小生命,没有了。


做完手术,按照惯例,要把负压瓶里吸出来的胚胎倒在弯盘里,端过来给病人看一眼,是预防治疗后出现分歧,病人会揣测被医生误诊。


高鑫鑫端着弯盘站在吴倩跟前,弯着腰,用镊子拨拉着里面血肉模糊的东西说道:“诺,看,胚胎碎片,绒毛膜,看清了吧?没有误诊,确定是早孕四十五天的胚胎。”


吴倩嗓子里发出可怕的“呼噜呼噜”声,煞白的脸色呈现青灰色,眼看就要昏厥。


林凡说道:“行了,行了,让少珍进来,你们俩帮忙把患者挪到休息床上。”


谁知刚刚那尖利的女人声音在门外叫道:“我来我来,我来帮忙。”


就在这时,刚刚还浑身无力的吴倩,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忽然折起上半身,紧紧抱住了站在手术床边上的林凡!


第2章 背锅


吴倩一只胳膊伸出,硬生生把林凡的脖子搬向她的头,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嘴巴贴着他的耳朵,急促的低声说道:“林凡,我知道是你!帮我!否则我当着你的面从那里跳下去!”


林凡看看吴倩手指的方向,那是敞开的窗户,而妇科在四楼。


吴倩根本没有给林凡选择的机会,她已经娇滴滴哽咽道:“老公,我疼,你抱我过去……”双手却死死环住他的腰。


林凡脑子如过电一般,整个人处于懵逼状态,不知道如何是好。


直到身后,传来那个熟悉的女人尖叫:“天哪,吴部长您可真能保密,原来您的爱人是个大夫啊!”


林凡低头看着吴倩那双无数次在他梦里眼波横流的杏核眼,现在里面充满的祈求跟决绝,事已至此,他只得弯腰,一个标准的公主抱,把她抱起来放在墙边的休息床上。


放置好吴倩,林凡口罩外面露出的眼睛里,都是懊恼和无奈,低声说道:“你……让你朋友先照顾你,我还得工作。”


吴倩紧张的抓住林凡的手死死的捏着说道:“好吧,亲爱的你先去忙,这是我们梅林区宣传部办公室的陈姐,她陪着我你放心。”


这略显多余的介绍传递的信息,被林凡准确的领会了---我是梅林区宣传部长,这女人是我的下属,让她知道我未婚先孕我就没脸活了,这个忙你一定得帮到底!


林凡满脑子日了狗的情绪。


尼玛凭什么啊?


当年你看我不起,十年间杳无信息,今天才重逢,你就让我替在你肚子里种下冤孽的男人背锅,难道老子长的很像背锅侠吗?


纵然是满心不愿意,林凡还是转过身,对那个一脸八卦亢奋的中年女人说道:“那就辛苦陈姐了。”


吴倩紧紧攥住林凡的手终于松弛了,很显然是松了一口气,她感激的捏捏他的手指,意思是情意领了。


走出外间,林凡对着窗户长出了几口气才闷声说道:“继续叫号吧。”


谁知背后没动静,他疑惑的转过身,就看到两张幽怨受伤的脸,一胖一瘦,是高鑫鑫和少珍。


在医院里,医生娶护士是最常见的CP组合。


林凡年轻有为长的也过得去,28岁了尚未婚配,这两个护士嘴上不说,心里都暗暗下了他的米,但他家境实在太一般了,俩女孩子也是打着能遇到更好的更好,遇不到就他了的主意,都没有挑明。


现在看林凡悄无声息的竟然有了未婚妻,还是一个什么部长,长的还那么美丽,俩妞儿就受伤了。


林凡头疼不已的挥挥手:“干活干活!”


俩护士只得暂时隐忍满腔悲愤,一个叫号一个帮忙,开始了工作。


大夫的挂号是门诊窗口按照常规给的号,林凡是上下午各100个病人,如果遇到突发手术,也必须把已经挂出去的号码看完,结束的时候,就快七点了。


两个气嘟嘟的护士下了班离开,林凡独自坐在办公室,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昔日的女神,被自己窥破未婚先孕的隐私已经够糟糕了,手术还是他做的,肯定让吴倩更加无地自容。


林凡都想一走了之了,却又不忍心,在外间磨蹭多时,终于走进里面,那个女人正在喂吴倩喝红糖水,看到他进来,讨好的笑了笑。


吴倩明知道自己理亏,不得已抓了老同学的壮丁,但这场戏必须唱到底,就说道:“陈姐,你先回去吧,我等会儿让我老公送我回家。”


那个陈姐笑嘻嘻的说道:“好好好,我懂,谁心疼都不如老公心疼好。那吴部长您好好休养,班上我帮您请个假。林医生,我可把我们部长交给您了哦。”


林凡不得不点头说道:“谢谢你了陈姐,再会。”


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气氛略尴尬,林凡没话找话说道:“吴倩,你真的老公还会过来么?”


吴倩哭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很丑,却很真。


林凡终究是狠不下心指责她胡乱指认男人,走出去把自己用的毛巾投了温水拧干拿进来,帮她擦了擦脸。


吴倩哽咽着问:“林凡,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觉得我脏,觉得我是破鞋,觉得我是……?”


林凡用手捂住吴倩的嘴,不忍她这么轻薄自己:“那倒没有,现在是个自由的年代,你有权利选择你想要的生活,我只是不赞成你不珍惜生命,明知怀孕还如此荒唐。


还有,你既然怀孕,至少是有男朋友的,你为了在下属面前保证颜面,打电话让他过来就是了,干嘛硬拉上我?”


吴倩眼底都是痛苦,又兀自无声的哭了起来。眼泪顺着脸颊流到了耳垂,滴答到枕头。


林凡再次心软,站起来说道:“好吧,我不问。人流手术并不大,你休息了两个小时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你好好修养,两周之内不要同房,不要坐浴,不要吃生冷,按时服药。”


刚刚那陈姐已经帮吴倩穿戴好了,她被林凡扶起来,搀扶着走出医院。


林凡叫了出租车,搀扶吴倩坐上去,刚想帮她关车门,吴倩却坚决的抓着他的衣服不放手,看这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林凡终于还是陪她一起坐进车里。


吴倩住在新城区最高档的水岸豪庭小区。


这个小区南面朝阳,北面临湖,风景宜人,价格也骇人,在这四线地级市就达到两万多一平。


出租车到达的时候,林凡并不想下车,可是,吴倩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四肢发软的歪在他肩膀上,他怎么可能把她推下去自己顺车回去?


如同阴差阳错踏上一条贼船一样,事情的发展在吴倩忽然抱住他叫“老公”那一刻起,就由不得林凡做主了。


林凡抱着吴倩,按她的指引走到一栋三层的独栋别墅跟前,女人掏出一个电子遥控钥匙按了按,门开了。


踏进门里,林凡就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土豪气息。


单单一个客厅,面积足有一百五十平的样子,这比林凡租的那套住房都足足大了一百平。


把吴倩放在豪奢的真皮沙发上,林凡也累了,一屁股坐在她旁边,开诚布公的说道:“吴倩,无论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我都没兴趣追问。


我只想告诉你,作为同学,我能帮你的就到此为止,我喘口气就离开,从此后我们还是不要再有情感上的误解了,对你对我都不好。”


吴倩收起了柔弱,眼睛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忽然说道:“你妹妹叫林芷晴,今年从海州传媒大学毕业,现在还没有合适的工作对不对?


你爷爷年纪大了,你母亲身体不好,你唯一的愿望,就是在卢平买一套房子,把老人都接过来住对不对?”


林凡再次升腾起一股怒气,站起来说道:“你刚才说你在梅林区当领导,那么这些情况都是孟帅告诉你的吧?你把功课做这么足是想做什么?


我告诉你吴倩,虽然我比起你来就是个穷鬼,但我并不靠你吃靠你穿靠你住,更不想占你的便宜,也用不着你如此居高临下!”


说完林凡就要走,却再次被吴倩抱住了双腿,她幽幽的说道:“你怎么吃了炸药一样?听人家把话说完不行吗?谁对你居高临下了?我不过是想跟你做个交易。”


林凡怄气问道:“什么交易?难不成你想帮我妹安排工作,帮我爸妈买房子,然后买我做你老公吗?我谢谢你看得起,我恐怕不值这么多钱。”


吴倩“噗哧”笑了,双手用力拖林凡的腿,把他拉到沙发上又坐下,趴在他大腿上,忽闪忽闪的双眼盯着他说道:“如果我说,你刚刚说的都对,你会答应吗?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调来卢平一个月了,在卢平市的市中心梅林区工作,担任区委宣传部长,副处级。


我这样的容貌和职务,加上这栋房子,还有,我可以把你妹妹安排进市广电局,你要我吗?”


林凡吓了一跳,他刚刚说那些话只是怄气,听吴倩这么说,他低头仔细看着吴倩,从她的大眼睛里,并没有看到半点的戏谑,反倒都是认真,他彻底不淡定了!


妹妹从初一开始,朝思暮想的就是当电视台的主持人,后来考了传媒大学,毕业后却体会到了社会的残酷,纵然外在条件再好,广电局招主持人也是有许多说道的,刚毕业没权没人没钱的小姑娘哪里能走进去。


小丫头这都在家闲半年了,听爸妈打电话说芷晴天天哭,心疼的妹控林凡恨死了自己没本事。


还有房子,林凡就业已经五六年,也是妇科的主治医了,可是积攒的工资,到现在还连一套房子的首付都攒不够,哪里能把身体日益虚弱的爷爷跟父母接过来一起住。


而吴倩这栋房子……


林凡下意识看着房间。


吴倩精准的摸到了林凡的欲念,带着明显的怂恿说道:“家里只有我,你去随意参观参观。”


鬼使神差般的,林凡真的站起身看了看,一楼除了客厅,是一厨一卫,还有三个卧室,看卧室的摆设很显然都是空置的。


看着林凡踏上楼梯,吴倩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她知道,这个男人心动了!


二楼,是三室两厅的结构,一个小厅被装修成精致的茶室,主卧满满的少女心粉色系列,看来是吴倩住的地方。另外一个书房,一个衣帽间。


三楼,客厅是透明玻璃房,两个卧室,另外有一个大大的露台,好多花草开得姹紫嫣红煞是热闹。


梦游般的走一圈,林凡脑子里出现了八十岁的爷爷和身体不好的父母住在一楼,他跟吴倩住在二楼,芷晴最喜欢浪漫,住在三楼再合适不过了……


第3章 拒绝交易


林凡一时间热血冲头,飞快的往下走,这一切都如此美好,他要现在就拥有!


再次经过那间满满少女心的二楼主卧时,林凡忽然清醒了,这里虽然好,奈何那女人的动机不纯粹啊!


大好男儿,就为了这些身外之物,就把终身幸福全部押上吗?这未曾开苞头先绿,被这女人用豪奢的生活养起来,这辈子还怎么挺得起腰杆?


吴倩在沙发上,感受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林凡在楼上时间越久,她心里就越是踏实,听到他下楼梯的声音,闭着眼命令道:“去,帮我煮一碗面吧,我饿了。”


林凡心里充满了讥讽,看,这就是占人便宜的结局,还没答应呢就开始颐指气使了,真“嫁”进来,还不知道爷爷父母妹妹要遭受多少白眼。


软饭,不好吃!


“对不起,老同学,我看你还是打电话找个亲戚过来伺候你吧,我把你送回来了,也参观了你的房子,的确很漂亮,不过我林凡天生穷命,享受不起这豪宅,交易告吹,我走了。”


吴倩吃惊的看着刚刚上楼梯的时候,眼睛里都是火热的男人,此刻眸子里都是冷冷的讽刺,说完就拉开门走了,没有半点留恋。


她伸手想要喊住他,却无力的垂了下来……


走出吴倩的豪宅,夜凉如水,林凡在夜风中做了两个扩胸运动,长长吐了几口浊气,忽然感到好笑。


这一天过的,可真够戏剧化的!


阔别十年之后重逢女神,却在那一瞬间,女神人设就寸寸崩塌成渣。刚刚差一点成了土豪,可踏出那扇门,又恢复了纯粹的城市贫民。


手机响了,是铁哥们儿孟帅。


林凡有点郁闷,孟帅也在梅林区上班,就在区政府办公室当秘书,三人都是高中同学,吴倩对自己情况那么了解,肯定是孟帅提供的,可怎么没听他在自己面前提起吴倩呢?


接通后,那小子的声音跟下午那个陈姐一样,透着八卦的亢奋:“凡子,下午吴倩找你作人流了,还叫你老公?她跟你讲弄大她肚子的人是谁了吗?”


林凡当了半天冤大头,虽然自己一肚子不舒服,但听到孟帅用如此猥琐的腔调谈论吴倩,却没来由的一阵反感:“你还说,我怎么从没听你提过吴倩调梅林了?你八婆呀那么多嘴,干嘛把我家情况跟她讲那么清楚?还有,人女孩子做流产的事情,你怎么就知道了?”


孟帅说道:“她调来没多久,我也是今天上午在区大院遇到她,才知道吴倩部长居然是咱们高中同学,提到你的时候,人家可是感兴趣的很呢,一个劲追问你的情况。


知道她是你女神,说不定就是姻缘到了,我能不把你的情况都说给她吗?除了没告诉她你是妇科大夫,其他还真都说了。


我还想着今晚敲你一顿,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呢,没想到就听到更劲爆的了!


这吴倩也是倒霉,叫谁一起去医院不好,偏偏叫陈云那个大喇叭一起去,这会子全区恐怕没几个人不知道这事儿了!”


林凡的心突的一沉,不由得想起下午,吴倩听到陈云在外屋问少珍的时候,紧张的肌肉抽搐的可怜模样,下意识说道:“这女人怎么这么缺德,吴倩不是她顶头上司吗,她怎么就敢满世界散布?”


孟帅轻佻的说道:“哈,你是不懂机关女人,陈云是癞皮狗一条不图升迁了,就凑一数儿,在办公室里没人拿她怎么样,反正也不能开除她。


行了行了,你赶紧告诉我,奸.夫是谁?


嘿,这吴倩,杀熟玩儿的地道啊!不知道谁种的种子,倒赖在你头上了!”


林凡越发不高兴了,硬邦邦说道:“帅子,女孩子熬到副处不容易,别人落井下石,咱们是同学可别这样,有人议论你帮忙解释一下,别让她难过。”


孟帅兴奋地声音被浇了一瓢水一般低沉下来:“凡子,如果我不是确定你跟吴倩今天才重逢,我都怀疑这孩子真的是你的了,你怎么护她护成这样?即便是你梦中情人,都不是原装了你护个毛线啊!”


林凡自己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就烦躁的说道:“同学而已,想那么多,行了,很累了,挂了。”


收了电话,林凡越想越不放心,又拨通了吴倩的手机,万万没想到,在身后听到了铃音。


转过身,果然俏生生站着吴倩,正在柔柔的路灯下柔柔的看着他,举着手机冲他扬了扬,柔柔的说道:“林凡,谢谢你对我的袒护。


你打这个电话,是不是想提醒我告诫一下陈云?


晚了!现在已经满城风雨了,我再告诫等于越描越黑。”


林凡尴尬的说道:“你不能着凉,出来干什么?快回去吧,小月子容易落病根,注意保养,我给你开的药按时吃,我走了。”


说完,林凡再也无法面对吴倩水波一般的眼神,逃也似的离开了。


吴倩缓缓地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发了半天呆,终于拨通了一个电话,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宝贝?”


吴倩哭了,那声音跟在林凡面前毫无形象的发泄可不一样,哭的千回百转,隔着话筒仿佛都能看到她盈盈欲啼的娇柔妩媚。


电话里的男人呼吸都急促了:“宝贝不哭,这是怎么了?梅林区有人欺负你?是谁?苏明吗?”


“苏书记很照顾我,是我……是我对不起你……呜啊啊啊……”


“宝贝,你好好讲,到底怎么了?”


吴倩在电话里哭的痛不欲生,声音充满了自责:“对不起,我怀孕了……”


那人的声音瞬间提高:“什么?你怀孕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吴倩脸上都是讥讽,却依旧哭着,娇柔的倾诉道:“下午从你那里离开,回到单位我就开始肚子痛,还大出血,我们同事把我送到医院,检查了才知道是怀孕,可已经保不住了……对不起,我把你的孩子糟蹋掉了,你惩罚我吧!”


电话里那人的沉痛里透着掩饰不住的轻松:“傻瓜,这是个意外,也怪我中午喝多了非得逼你过来。既然这样就接受现实吧,你还年轻,孩子以后再说啊!”


这一天过山车般的经历,让林凡第一次失眠了。


在床上辗转反侧,那些答应了吴倩,就能住进豪宅,过上另一种生活的画面,总是不期然的出现在脑子里,赶都赶不走。


虽然无数遍的坚定自己的决定,男子汉大丈夫,凭自己的本事挣家业,绝对不能堕落到吃软饭。


可是,吴倩站在夜风中摇摇欲坠的纤弱身姿,还有那么庞大的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孤单模样,如同生了根一样扎在林凡意识里了。


凌晨1点多了,林凡才把沸腾的想法强行压下去,刚刚朦胧,手机又响了。


一看还是孟帅,林凡就有点不开心,接通就埋怨:“帅子,几点了知道不?”


孟帅的声音却带着惊惶:“凡子,我看到芷晴了,她遇到麻烦了!”


林凡没好气的说道:“芷晴在咱们卫海老家呢,你小子梦游了吧?”


“你听我说!”孟帅更急促的说道:“我跟我们领导在九天会所陪客人,刚刚路过一个包房,听到有女孩子呼救,我好奇看了一眼,看到真的是芷晴,她被一个男的强行搂着往沙发上按……”


妹妹可是林凡的心头肉,他腾的跳下床,二话不说挂了孟帅的电话,拨通了家里的座机。


响了一声,爸爸的声音就响起来了:“小凡,接到芷晴了吧?这死丫头,下午都该到你那里了,到现在也不给我们报平安,是不是火车晚点了?”


林凡只觉得脑子里“轰隆隆”的过飞机一样响着,心急如焚却还不能让父母担心,逼自己语气平静的说道:“是啊爸,晚点了,刚接到芷晴,怕你们担心等着才给你们打电话,你们早点睡吧。”


挂了电话,林凡飞快的冲下楼,恰好一辆出租车开过来,他坐进去说了声:“九天会所。”


又拨通孟帅的电话:“帅子,九天会所哪个包间?现在什么情况?”


孟帅的声音很小,好似防备谁偷听一样说道:“凡子你别着急,你来了再说,我在门口等你。”


一路催促司机快点,幸亏深夜道路畅通,也不太远,十几分钟就到了九天会所。


这里是卢平最高端的娱乐场所,能进去的必须得是会员,土财主哪怕拎一麻袋钱,人家也不带你玩儿!


孟帅是跟梅林区的政府办主任一起接待贵客的,否则他也进不去。


林凡在会所门口下了车,浑身燥热难耐,烦躁的脱下风衣拎在手里,看着闪烁的霓虹,恨不得丢颗炸弹炸了这鬼地方!


急吼吼要冲进去,脚下一拌差点摔倒,林凡踉跄一下,右手摸到半块砖头,他下意识抓起那块砖头掩盖在风衣里。


孟帅鬼鬼祟祟跑过来拉住林凡,小声说道:“凡子,我刚打听清楚了,跟芷晴在一起的男人可不简单,是市委组织部章部长的公子!


是不是芷晴想让他帮忙安排工作,背着你跟章公子来这里玩的?如果是这样,你冲进去会不会坏了芷晴的事?”


林凡眼睛都红了,一口啐在孟帅脸上:“呸!亏得芷晴从小叫你帅哥哥,你眼看她被官二代欺负,不冲进去救她,还有功夫跟我叽歪这些?快带我进去!”


第4章 妹妹被凌辱


孟帅跟林凡一起长大,对林凡疼妹妹的尿性太明白了,他擦擦脸没计较,一边带路一边不死心的劝阻:“唉,我可告诉你,即便进去,也好好跟人讲话,带了芷晴走就好,千万别起争执!


还有,我可不敢陪你进去,不是我不讲义气,让我们领导看到我跟章公子闹腾,我的饭碗就保不住了!”


林凡一言不发急步往里走,在孟帅的陪同下,果然保安没有阻拦,一路冲上三楼,孟帅怯怯的指了指999包房:“就是那间,你可千万冷静!”


说完,孟帅就一闪不见了。

>>>本文《情浓深处》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300-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