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握紧它动一动/摸到男生蛋蛋有珠子

时间:2019-11-15 16:32:44编辑:博弈

心说:“这特么是快四十的女人吗?说二十五都有人信吧?”


姣好的容颜,白皙粉嫩的肌肤,身材玲珑有致,体态丰盈饱满,睡衣领口里头深不见底,看的刘伟凡眼睛都直了,刚刚才完事,马上又起来了。


刘伟凡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想挡住下面的帐篷却怎么也遮不住。


刘伟凡的小动作苏琴雪尽收眼底,心肝儿不争气的怦怦直跳,早前的咄咄逼人瞬间烟消云散,无他,只因为她骄傲了。


她今年都三十八了,没想到还有小年轻一看到她就揭杆而起,这对一个老女人来说,绝对是值得骄傲的事。之前刘伟凡对她的冒犯,也显得不那么严重了。


她态度缓和了一些,还是忍不住说:“別扯其他的,你老实跟我说,你跟苏曼到底发展道哪一步了?回答我。”


刘伟凡知道不坦白不行了,只好支支吾吾的说:“就……就……摸摸捏捏啊!我们已经是男女朋友了,摸一下不过份吧?”


“过不过份我说了算。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半夜跑到別人家里来,还做出那样的事,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刘伟凡急了:“阿姨,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叫苏曼给你看,她那个还好好的呢,我前几天才看过,我平时也就在外面溜达溜达,不进去的。”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又怎么解释刚才的事呢?”苏琴雪面若寒霜。刘伟凡的话太露骨了,她不太适应。


刘伟凡顿时哑口无言,半晌才羞愧的说:“阿姨,我承认我想弄苏曼,可是我会负责任的,我可以向您发誓。我跟她谈恋爱是冲着结婚去的,这一点毋容置疑。”


“弄弄弄,你说话能不能文明点?”白刘伟凡一眼,苏琴雪的脸色缓和下来了:“发誓就不用了,我可以相信你说的话,但是你可不可以答应我,在结婚之前你都不能跟苏曼做那个?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精力旺盛很难忍,但一天你们没结婚,我就不敢让女儿彻彻底底把自己交给你。我是过来人,我知道那个对女人很重要,你能做到吗?”


刘伟凡一下子就给愣住了。


尽管早知道苏曼有那样的家教,他还是不敢相信今时今日还有人恪守这样的婚姻观。


啪啪啪而已,又不会掉块肉,真有那么重要吗?现在也没多少人要求自己老婆是处了吧?破了就破了,只要人好,长得漂亮,找下家有什么难的?


相比起找下家,他觉得忍着不做更困难。


他今年不过二十四岁,就算是十年前才开始想女人,憋十年他就已经受不了了,一找到女朋友就天天想着啪啪啪,苏曼饿了他一年了,他忍到今天才对苏曼下手,已经很难得了。



第6章 浑身燥热




苏曼今年二十,年龄已经不是问题,关键是她跟刘伟凡说过,说她妈妈辛苦了那么多年才把她跟她妹妹抚养大,她不想那么早结婚离开她妈妈,起码得事业有成,赚的钱够给她妈妈养老才行,那得等到何年何月呀?


苏曼现在虽然是个化妆品店的店长,但工资也才三千多,平时再省都省不了几个钱,除非她突然爆发当地区总经理什么的,一个月赚个几万块,要不然,按她说的,岂不是三十岁都结不了婚?再憋十年会死人的!


刘伟凡不想答应苏琴雪,可是如果他敢那样说,苏琴雪下一句话肯定是叫他跟苏曼分手。


刘伟凡很喜欢苏曼,他哪里舍得,思量再三后只好硬着头皮说:“好,我答应你。”心里想着,大不了老子拼命一点,快点出人头地,缩短跟苏曼结婚的时间。


想是那么想了,还是觉得很蛋疼。


“你确定能做到?不是骗我的吧?”


刘伟凡一咬牙说:“确定。”


“那好,我可以很明白的跟你说,以后每个月我都会检查一次,要是让我看到你弄破苏曼那个东西的话,哼!”苏琴雪眼睛往刘伟凡下面一扫,刘伟凡只觉得拔凉拔凉的,可神奇的是它还是很精神。


尽管答应了,他还是腹诽,觉得说,如果实在忍不住的话就破了苏曼,大不了破一次找医生补一次……要不然就开后门?总得找个方式快乐吧?要不然熬不过去。


一想到这儿,他被刺激到了,偷瞄一眼未来丈母娘的大肥臀,顿时绷的生疼,感觉都要把裤子给撑爆了。


刘伟凡自以为偷窥得很隐秘了,苏琴雪却还是发现他在偷看自己。


想到之前在床上的时候被他那样对待,再想到自己也亲手感受过他的恐怖,苏琴雪顿时面红耳赤,不太敢看,却还是忍不住偷瞄,心里有些发憷,幻想着要是被弄,也不知道会不会死人。如果能撑住,肯定会很舒服的吧!


越想苏琴雪越是觉得浑身燥热,羞得她偷偷夹腿,同时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


“知道了,我会信守承诺的。”刘伟凡嘴上答应,眼睛还在看,已经不满足于只看一个地方。


夏天的夜,苏琴雪几乎透明的睡裙下面,高耸险俊,修长笔直的长腿紧紧并着,不用想都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她一咽唾沫刘伟凡就注意到了,见她脸上跟染了霞光似得,刘伟凡看着顿时感觉亿万精兵冲上脑门。


这未来丈母娘很不老实呀!嘴上说要女儿守身如玉,自己却馋成这样,我要是现在扑过去,她会是什么反应呢?


刘伟凡突然很好奇这个,于是嘴贱撩苏琴雪说:“阿姨,你长得真漂亮。”他说着刻意舔了下嘴唇。


“你瞎说什么呢?”苏琴雪还在装高冷,她羞涩了,想走去开门看女儿在不在门外好赶刘伟凡出去,谁知洪水来得太猛,她脚早软了,被床脚一拌,她一声惊呼,往前摔了出去。


刘伟凡一见机会来了,赶忙冲上去,假装去扶却脚下不稳,直接把苏琴雪扑到了床上压着。



第7章 强吻




他还觉得不过瘾,嘴对准了就印到苏琴雪的唇上。


火星撞地球,苏琴雪整个人都傻了,刘伟凡趁她发愣的时候,试探的伸出了舌头。


他都吻了一圈了苏琴雪才反应过来,用力推他说:“你干嘛呢?放开我,还不快点起来,你这样成什么样子。唔唔!”


刘伟凡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吻上瘾了,假装已经意乱情迷,强行压制苏琴雪说:“阿姨,你让我再亲一下,你太漂亮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说着他继续强吻,手也伸到了苏琴雪下面,苏琴雪顿时软了,媚眼如丝,美眸似乎要溢出水来,哦哦作声,哀求他说:“刘伟凡,你快放开我,哦~~咱们不能这样,这是不对的,我是你女朋友的妈妈。”


刘伟凡哪还听得进去,他摸到苏琴雪是真来事之后,这下是真的失控了,玩火烧身的他嘴里像野兽一样低吼着:“我不管,你要给我。你不让我弄苏曼,那你就要补偿我,要不然我会憋死的。”说着他隔着胸罩咬起了苏琴雪,脚也不甘寂寞,一下子就顶开了苏琴雪。要不是裤子没脱,他就成事了。


感受到刘伟凡强有力的侵犯,苏琴雪慌了,她想喊女儿救命,又怕被发现坏了母女间的情分,她心情无比复杂。


有过那么一瞬间她想过要不就遂了刘伟凡的愿算了,反正自己也想要。可最终她还是克服不了心理障碍,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就在刘伟凡把她的内裤扒到一边,就要登堂入室的时候,她奋起一膝撞在了刘伟凡胯下。


“嗷!”刘伟凡就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发出一声嘶吼,滚到了一边,捂着裆翻滚。


苏琴雪一看,顿时慌了,顾不得自己内裤没拉好,扶着刘伟凡就问:“刘伟凡,你怎么了?很痛吗?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阻止你。”她都要哭了。


房间里突然这么大动静,幸运的是苏曼还在洗澡间里洗澡,水声很大,掩盖了外面隐隐传来的声音。


“嘘……嘘……小声点,別让苏曼听到。”


刘伟凡其实没那么疼,苏琴雪也没撞正,所以没什么大伤。


只是苏琴雪那一膝盖把他给撞醒了,他需要一个台阶下,所以装得很像,在提醒苏琴雪別惊动苏曼的时候还捂着下面。


苏琴雪赶忙捂住嘴,听了好一会儿没听到外面有动静后,她才松了口气,凑近小声问刘伟凡说:“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快让我看看。”她扒刘伟凡捂着的手。


刘伟凡阻拦不住,只好松手。


苏琴雪靠得太近了,刘伟凡一松手,吓苏琴雪一跳,搞得他瞧着苏琴雪嫣红的嫩唇又是一阵冲动,差点没忍住。


苏琴雪脸一红,也顾不得羞涩了,扒拉着找看刘伟凡伤到哪里了,自己安慰自己说,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看一下没关系,只要把刘伟凡当成自己家的孩子就行。


刘伟凡被她搞得差点没“吐”了,正要说没事,苏琴雪却是一声轻呼说:“是不是伤到这里了?怎么青成这样,你还好吧?”


刘伟凡看着一阵无语。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上面有块淡青色的胎记,没想到却被苏琴雪当成了撞伤的地方。


他知道要不承认的话苏琴雪还得闹,无奈之下只好装疼,咝咝作声说:“你別动它,疼。”


苏琴雪赶忙松手,搞得刘伟凡挺失落的。


女人就爱胡思乱想,也不知道怎么的,苏琴雪就想到了一点奇怪的地方,跟刘伟凡说:“奇怪,你都疼成这样了,它怎么还这么精神?”她看着刘伟凡思索。


刘伟凡想捂脸。


这女人的年纪都活到猪身上了,要换作別的女人,一看到男人受到这么强烈的冲撞,早就知道不可能这样了,她现在才想起要怀疑,还不敢肯定,她的脑回路太神奇了。


刘伟凡不敢说自己是装的,只好继续装疼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我的身体跟別人不一样吧。阿姨,不瞒你说,我每次想那个,如果不弄出来都会很难受,有时候能挺一天,做什么都不方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阿姨你知道吗?”


苏琴雪一听脸就红了,她哪懂男人那么多事呀!


其实刘伟凡误会她了,她的智商没问题,只是对男人了解不多而已。


她十几岁的时候就结婚了,她男人当年娶她的时候比她还小,什么都不懂。她跟她男人懵懵懂懂的就生了孩子,后来没等她男人长大她男人就因为犯事独自逃难去了,她又哪里有渠道了解男人的生理结构。


说起来她叫女儿不能在结婚前把身体交给別人,也跟她男人有关系。



第8章 丈母娘帮我打飞机




她当年十六七岁的时候,因为什么都不懂,被她那正处于青春期的男人骗着夺了身子,早早怀孕,奉子成婚。她非常后悔那件事,也对她男人非常不满意,才产生了不让女儿走自己老路的想法。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男人少了戒心,却始终放不下心结,以至于就算有很亲密的女性朋友,也很少聊起男人这个话题,所以严格来讲,做女人,她还像一张白纸,被人涂鸦得不多。


“我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苏琴雪脸红红的跟刘伟凡说。


在苏琴雪面前,刘伟凡觉得自己比她还成熟,总想逗她,于是脸色一变说:“阿姨,不行了,我突然好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你撞到了。你快点想想办法,咝咝,好痛!”


苏琴雪顿时急了,着慌说道:“那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帮你啊!”


刘伟凡诡计得逞,还装作很痛苦的样子,有些为难的说:“阿姨,要不,你帮我把它弄出来吧?我以前每次弄出来就没事了,你能不能帮我试试。”


苏琴雪一听他说,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手都伸出去了才想到,说:“你自己弄不行吗?为什么要我帮你弄?”她脸上带着警惕的表情。


刘伟凡一愣,忙解释说:“阿姨,不是我不想自己弄,只是我都疼得没力气了。而且,我自己弄要好久,但是你就不同了,你是女的,我看到你那么漂亮,你一弄我就兴奋,一兴奋就会很快完事,你就帮帮我吧,阿姨,求你了!”


苏琴雪人单纯,但却不傻,她听刘伟凡这么说,脸上顿时露出怀疑的表情,幸好刘伟凡装得太像了,她看不出破绽,略一沉思后还是不好意思出手,脸红红的跟刘伟凡说:“既然你说看着我弄快,那我就站在这里让你看着弄不就行了?”


女人都喜欢被夸,尤其是苏琴雪这种上了年纪,以为没有帅哥能看得上的。刘伟凡嘴巴甜,哄得她挺开心的,她一得意,心防就没那么严了,也愿意配合。


刘伟凡不愿意自己弄,但又怕逼得太紧苏琴雪会怀疑自己,于是说:“那我试试看吧。”


他站在苏琴雪面前弄起来,说真的,这么看着苏琴雪弄挺带劲的,只是弄着弄着,苏琴雪可能觉得别扭,就把衣服整理好了,越包越严实,这让他很是失望,所以迟迟达不到顶峰。


他终于忍不住了,大着胆子跟苏琴雪说:“阿姨,你能不能……”他手上示意苏琴雪放开衣服,不好意思说出口。


苏琴雪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一红,拒绝说:“不行。”


刘伟凡知道要出招才行了,于是又装疼,咝咝抽着凉气说:“阿姨,您不配合,我这样出不来啊!而且,我手上有茧,自己弄太疼了。阿姨,您的手嫩,之前您给我弄的就挺舒服的,您就帮帮我吧!”他装可怜。


可能是第一层底线开放以后苏琴雪也想开了,刘伟凡说她给弄过,也确实是实事,被子里的事还记忆犹新呢!她略一犹豫后答应说:“好吧,我帮你,不过,你可不能再对我动手动脚的。”


刘伟凡一听就乐了,忙答应说:“好,阿姨,我不碰你。”他说着往前靠了下,吓得苏琴雪退了一步,看着他心惊。


她咽了下口水,跟刘伟凡说:“在帮你之前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就是,你不可以跟苏曼说,能不能做到?”


刘伟凡都无语了,这种事谁会往外说呀!他感觉这个丈母娘简直太单纯了,一点都不像三四十岁的人。


其实刘伟凡想多了,苏琴雪不是真单纯,而是珍惜感情,不想伤害女儿,所以思维逻辑变得有些混乱,才说出那种单纯的话。


主要还是刘伟凡扰乱了她的心绪,今天这事太荒唐了,要搁在一般情况下,別说帮刘伟凡弄,就是刘伟凡想碰一下她的手都是不可能的。


偏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刘伟凡这个连丈母娘都敢搞的小男人接连破了她几层心防,搞得她心乱如麻,乱了方寸。


今天这事要没发生,她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能。我保证不跟苏曼说。”刘伟凡就差发誓了,苏琴雪竟没发现他连疼都忘了装。


“別的人也不能说。”苏琴雪脸红红的补充一句。


“好。我谁都不说,捂烂在心里。”


苏琴雪满意了,她看着刘伟凡的愤怒,犹豫再三才伸出手去,突然想到什么,跟刘伟凡说:“你能不能不要再叫我阿姨?给你弄这个,总觉得怪怪的。”


刘伟凡自己也觉得有点那啥,太邪恶了,于是说:“那我叫你什么?琴姐?合适吗?”


琴姐就琴姐吧,先这么叫着,反正你呆会儿要是再叫我阿姨的话,我就不帮你了。苏曼在的时候你再叫我阿姨。”


刘伟凡答应以后,苏琴雪看着刘伟凡蠢蠢欲动。


这么多年没碰过男人,说实话,她挺想的,又有些害怕,好不容易鼓足勇气伸出手去,想到在被子里时的触感,不知道还会不会一样。


很快她发现手感是一样的,只是多了视觉刺激,更让她兴奋了,只是刘伟凡却有些无奈。

>本文《我和岳母那些事》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297-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