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被嬷嬷用勺子验身_将军营帐欢爱|盲人摸象

时间:2019-11-15 16:28:11编辑:博弈

我开始往赵瑗的双腿上按了过去。


我的双手,开始在她大腿外侧滑动,按压。


“嗯啊啊……”赵瑗发出轻吟,娇躯忽然开始颤抖的剧烈起来。


“有感觉了吗?”


我心中暗暗想到,赵瑗也是女人,也有需求,有感觉,也属正常。


不过我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双手来到了她的大腿内侧,轻轻分开她的双腿。


看着眼睛的美景,我的双眼都有些发红,疯狂吞咽口水。


这还是我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把赵瑗的身体,完完整整的看个遍。


我终于还是有些忍不住,伸出手,朝腿间,触碰过去。


在我即将触碰到的时候,赵瑗突然收紧双腿,夹住了我的双颊。


双腿温热,夹住我的脸,很是舒服。


“小……小杰,让我翻个身吧。”


赵瑗的声音都在颤抖,断断续续的,伴随有些忍耐不住的轻轻喘息。


与此同时,她的双腿也松开了我的脸。


我自然不会逆了赵瑗的要求,起身后退些许。


随后,赵瑗浑身无力的从床上爬起,转过身来躺下,将她更为诱人的正面展现给了我。




第6章

看着即便是平躺,却仍旧挺拔的柔软,再看看那双腿内的诱人处,我一时间顿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赵瑗给了我提示。


“这……这一次,还是从上面开始按吧!”


说完,赵瑗便紧闭双眼,不再言语。


“好的,瑗姐!”


我紧盯着面前完美身体,声音都在颤抖,疯狂吞咽口水。


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完美了!如此的让人魂牵梦绕!


跟着,我便跨坐在赵瑗身上,将赵瑗的两条胳膊拉起,放在了她的耳朵两侧。


赵瑗的腋下,没有一丝腋毛,干净雪白。


紧接着,我的手掌,便在赵瑗两条玉臂上,轻轻按摩起来,不经意间,我的手指,不小心落在她的耳垂上,我很明显的感觉到,赵瑗的娇躯,微微打颤。


显然,这也是她敏感点。


而这一下,仿若点燃了赵瑗一直压抑着的火焰。


她的玉臂忽然伸出,洁白玉手顺着我的胸膛一路下滑,如灵活的小蛇一样,往我的裤子里去。


下一刻,一股温软包裹住我,我舒服的忍不住低吼出声。


“瑗姐……”


我欲言又止,说实话,赵瑗的这个动作,让我有些意外。


“小杰,还记得小时候,瑗姐和你在浴室里面洗澡,和你玩的游戏吗?”赵瑗吐气如兰道,脸颊上有红晕浮现,仿若来了感觉。


“记得。”我咽了口口水。


“咱们再玩玩那个游戏怎么样?”赵瑗又道。


包裹着我的玉手,开始动了起来。


“瑗姐,好舒服……”


我呢喃一声,学着小时候的样子,双手攀附了上去,轻轻按起来。


“哦……”赵瑗口中,发出一声压抑的喘息。


我此时已经明白,名为“按摩”的遮羞布,已经被赵瑗主动扯掉了。


我狠狠吻在了赵瑗的唇上,而她似乎早就等待着这一刻,当我吻上去的那一刻,她顺从的张开了小口,把我的舌头迎了进去。


我手上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下。


哪怕这柔软,我十岁的时候就开始触碰,可是我却从未感到过厌倦。


漫长的湿吻结束,我已经不再满足了,用左手分开了赵瑗丰腴的双腿,探入那幽深处。


“别……慢点,小杰.……啊,我不行了。”


赵瑗的身体突然挺了起来,她的双眉紧皱着,两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轻咬着贝齿,似乎在努力的忍耐着什么。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十几秒,终于,赵瑗的身体重新平躺在了床上。


“呼……”


赵瑗喘息一声,嘴角微微弯起,脸色更为红润了。


这声音中,充满满足的味道,而且我也知道这全是我的功劳。


接下来,应该是论功行赏的时候了,我两只手,抓住了赵瑗两条**。


赵瑗闭着眼睛,似乎意识到我要做什么,用双手帮我褪下了衣物。


我很是自然的把她的双腿,放到肩膀上,柔声问道:


“瑗姐,可以吗?”


我能感觉到此时的赵瑗,浑身滚烫,呼吸急促,又是期盼,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嗯……进来吧……”


赵瑗轻轻点头,仿若蚊声,脸颊上布满红晕。


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我也不再压抑自己了。




第7章

八年后的今天,我终于拥有了赵瑗。


在我进入的那一刻,无论是我的身体还是我的心灵,都感受到了极大的愉悦。


赵瑗也同样如此,她的喘息是那么的婉转悠扬,她紧紧环抱着我的脖子,修长双腿缠上了我的腰。


终于,在我狂风骤雨般之后,我们两人几乎在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声音,脱力的瘫软在彼此的身上。


……


夜色渐浓,我搂着赵瑗躺在床上,诉说着八年来我们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小杰你还记得吗?你十岁生日那天,我问你将来想找个什么样的老婆?”


赵瑗的指尖在我的胸膛上画着圆圈,语气娇柔,再也有没往日那邻家大姐姐似的温婉,有的只是一个找到了幸福的女人的神态。


“当然记得,从那时候起,我可是将娶瑗姐当老婆作为将来的目标呢。”


我轻笑着应了一声,同时忍不住轻吻着赵瑗的额头。


从姐弟到恋人,我和赵瑗对这样的巨大转变并没有什么不适应,就好像我们从很多年前,就应该是这样。


听到我的回答,赵瑗脸上的幸福更加深刻了。


“小坏蛋,终于让你得逞了。”赵瑗感叹似的说道:“那时候我只当你还不懂事,可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将你当成了我的全部了。”


说到这里,赵瑗的语气中突然带上了些许落寞。


敏感的我并没有忽略掉这点异样。


“瑗姐,你怎么了?”


“小杰,你会不会嫌弃我年纪太大了,毕竟我比你大八岁……”


我哑然失笑:“瑗姐不嫌弃我年纪小就好,我怎么会嫌弃你。”


我侧身吻住了赵瑗的嘴唇,良久,唇分之后,我才继续说道:“在我心里,瑗姐早和我母亲一样,是我最亲近的人了。”


“是这样吗……”


赵瑗陷入了沉默,不过她接下来的话却让我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与自责之中。


“小杰,等你眼睛好了,就跟我一起回家吧。”


赵瑗提议道:“我爸妈这些年一直在催我结婚,这次领个男朋友回去,正好也满足了他们的心愿……”


这一次,换作我不声不响了。


直到此刻,我才意识到我对赵瑗隐瞒复明的真相,到底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我能想象得到,如果赵瑗知道我已经复明,并且对她隐瞒了两个月之久,她会有多么的伤心。


这几乎是相当于来自最亲密的人的最严重的背叛。


如果早知道赵瑗心中是这样的打算,我怎么可能隐瞒事情的真相?


一时间,我只能支支吾吾的点头。


“好,等我眼睛好了,我就去瑗姐家提亲。”


得到了我的承诺,赵瑗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微红。


“小杰……”她的声音充满着诱惑。


“嗯?”我正处于骑虎难下的状态,有些心不在焉。


“再要我一次吧。”


没有男人能够承受这样的诱惑,我也是如此。


我整装待发,再一次压在了赵瑗的身上。


至于关于我复明的事情,我只能找机会再说了。




第8章

我工作的地方叫做“玫瑰苑”,是一家规模不大,但是却颇为高档的按摩会所。


还记得16岁生日那天,赵瑗忽然来了我家。


她带回来了一个生日蛋糕,为我庆祝生日。


在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赵瑗告诉我,她为我找了一份工作。


显然,赵瑗对于我工作的事情,还是很上心的,她怕我在社会难以立足。


现在一想,我才反应过来,赵瑗对我的心思。


工作地点是在离我家不远的女人街上,有一家按摩会所在招聘学徒。赵瑗告诉我,那家会所是她的朋友开的,服务的客人全是女人。


我很好奇为什么那家会所会招聘我这样一个盲人,赵瑗告诉我,有些客人在按摩的时候,会嫌弃按摩师力气太小,因为那里的按摩师都是女人。


当得知我有机会养活自己的时候,我是兴奋的,因为虽然这些年我被照顾的无微不至,可我终究已经是半大小子,不再像当年那样懵懂迷茫。


我知道,母亲和赵瑗不可能照顾我一辈子,我终究是要自立的,哪怕这个过程再艰难。


所以我欣然接受了这份工作,第二天,赵瑗就带着我来到了那家按摩会所,一个叫做‘玫瑰苑’的地方。


玫瑰苑的老板孙玉茹是一个25岁上下的女人,虽然还年轻,可是身上却散发着成熟的诱人气质。


她总喜欢穿着一身艳红的旗袍,紧致的旗袍和她近乎于完美的S型身材相得益彰,高开叉的旗袍侧面,她那雪白的大腿来回晃动人,令人目眩神迷。


甚至偶尔一不小心,甚至能从那旗袍开叉的地方,看到她那轻薄短裤。


这是一个无时不刻不在诱惑着每一个看到她的男人的女人。


即便是后来早已与她相熟的我,在重见光明之后,也被这熟悉的陌生人给迷的神魂颠倒。


不过幸好这里是女人街,少有男士会出现在这里,所以这样的诱惑终究没有招来太多的饿虎群狼。


赵瑗带我来到玫瑰苑,将我交给了孙玉茹,并嘱咐我认真工作之后,便离开了。


我有些怯生生的站在原地,感到了无比的恐惧。


毕竟那时的我是一个盲人,目不能视的我呆在一个充满了陌生人的陌生地方,我怎么可能不害怕!


不过我很快就脱离了这种紧张的气氛,因为孙玉茹告诉我,她希望将我打造成她们会馆的头牌按摩师。


她告诉我,我长的很清秀,年纪小,而且还看不见,几乎是天生为这一行而生的。


初出茅庐的我,哪里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许久的玉茹姐的对手,所以我很快就被她所描绘的前景所打动,认真的学习起了按摩的技巧。


因为我是盲人的缘故,玉茹姐并没有让我在人体模具上练习,因为看不到,我自然也不知道那些繁杂穴位的位置。


为了让我更快的学习,身为老板的玉茹姐,成为了我的练习工具。


后来,在我学有所成的时候,玉茹姐还告诉我,有些顾客会有一些特殊的要求。


我问什么要求,玉茹姐却不说,只是让我在她的身上尝试着各种各样按摩手法。而这些手法大多数都作用在玉茹身上的一些敏感部位。




第9章

或许玉茹姐并不知道,这些东西我早就在赵瑗的身上学会了,如今在另一个女人身上施展,除了手感有些不同之外,我早已经轻车熟路。


而也正因为如此,我也有幸成为了第一个,将玉茹姐的美妙身体探索的淋漓尽致的男人。


……


周末,是玫瑰苑最忙碌的时候。


我与赵瑗结伴来到玫瑰苑,她今天休息,闲来无事,恰好来玫瑰苑放松放松。


因为前些天,我和赵瑗已经发生了关系,所以现在,我和赵瑗的关系很亲密,基本上和恋人差不多了。


刚刚走进会所的大门,我们就见到了老板孙玉茹,她正站在门口,与一名风韵犹存的少妇交谈着。


那少妇姓张,会所的人都叫她张姐,我也是如此。


她是会所的熟客,也是我最忠实的客人之一,每次来会所按摩都会点名让我替她服务。


“小杰来了,不过今天可没时间让你帮我按摩了。”张姐笑着与我打了声招呼。


“张姐是会所的贵客,只要说一声,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为你服务的。”我连忙答道。


“这小子,越来越会说话了。”张姐被我的回答逗笑了,转而又对孙玉茹说道:“玉茹,咱们也是老朋友了,你说的事情我没意见,但是你得想清楚了,毕竟这玫瑰苑可是你安身立命的本钱。”


“再说了,还有小杰这么优秀的员工在,我可听说了,咱们市其他的几家按摩会所,不是一次想要挖走小杰了。”


见话题转到我身上,我连忙摆手道:“张姐,我能有今天全是玉茹姐的栽培,我哪都不会去的。”


“瞧瞧,这小嘴甜的。”


就在这时,孙玉茹却轻叹道:“张姐,实不相瞒,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会出此下策,实在是……哎。”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张姐劝道:“这事情再急也不急这一会,你回去再考虑几天,然后给我答复吧。”


说完,张姐便走进了停在会所门口的豪车,扬长而去。


孙玉茹目送张姐离开之后,又将目光放在了我和赵瑗身上。


“小杰,等会来给我按按肩膀,这几天一直没怎么休息好。”


说着,孙玉茹又对赵瑗笑道:“阿瑗,我先借你家小杰用用了,你不介意吧。”


赵瑗不介意的摆了摆手,有些担忧的问道:“玉茹,出什么事了?你刚才……”


“没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了。”孙玉茹打断了赵瑗的询问,步履匆忙的走进了会所。


我能感觉得到,孙玉茹的状态很不好,她的心里一定藏着什么事情,而刚刚她和张姐的对话也同样证明了这点。


但是既然她选择不说,我也没办法去追问,只是在心中替她暗暗担忧。


是孙玉茹将我培养成了一名优秀的按摩师,我每个月还从她这里拿到不菲的薪水,对于这个女人我是怀着感激之情的。


也正因为如此,我自然希望在孙玉茹遇到困难的时候,能够帮上她的忙。


我说道:“瑗姐,我先去找玉茹姐了。”


“去吧,不用管我。”赵瑗也是玫瑰苑的熟客,自然无需我来招呼。


我点点头,告别赵瑗之后,迫不及待的快步朝着孙玉茹的办公室走去。




第10章

来到孙玉茹的办公室外,我发现门并没有关上,而是留了一道缝隙。


我知道这是孙玉茹给我留的门,所以我没有敲门,而是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坐在办公室会客的沙发上等候着。


孙玉茹显然已经发现了我,但是她却没有说话,依然在办公桌前忙碌着。


此时此刻,我正好有机会细细的打量着这个风韵的老板娘。


今天的孙玉茹没有穿她平时的那身旗袍,反而一反常态的用一件宽松的短袖搭配了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牛仔热裤。


上身那件宽松的短袖,根本无法遮掩孙玉茹的傲人饱满,相比于赵瑗的饱满,孙玉茹则给人一种圆润且完美的感觉。


我顺着办公桌下看去,能看到的仅仅只有她穿着凉鞋的精致脚丫,那粉嘟嘟的样子,让我忍不住将其与赵瑗相比,得到的结果,却是不分伯仲。


大约十分钟后,孙玉茹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事情。


“小杰,过来准备吧。”


孙玉茹起身,带着我走进她办公室后面的按摩室。


这间按摩室是孙玉茹为自己准备的,在过去的两年里,有很大一部分时间,我都是在这里,为孙玉茹按摩。


走进按摩室,孙玉茹也不避讳,当着我的面就开始脱衣服。


当那件轻薄的短袖被从孙玉茹身上褪去的时候,孙玉茹和我坦诚相见,基本上是一览无余。


我暗暗咽了口口水,继续目不转睛的看着。


孙玉茹脱掉衣服之后,便趴在了小床上。


“来吧,今天我需要发泄发泄。”孙玉茹的声音变得细不可闻。


这句话意有所指,这也是我和孙玉茹之间的小小默契。


每当孙玉茹说需要发泄的时候,我就会在她身上用出那些特殊的手法,那些手法不是用来按摩的,而是用来取悦女人的。


“玉茹姐,我来了。”


我来到了小床边上,看着孙玉茹略显纤瘦的背影。


这是个与赵瑗截然不同,却同样令人血脉喷张的美妙躯体。


我伸手抚上了孙玉茹的后背,用指尖轻轻在她薄嫩的肌肤上划过。


“嗯……”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孙玉茹忍不住嘤咛一声,同时微微翘起了她那被镂空短裤包裹着的漂亮美臀。


不一会,孙玉茹的喘息声,便是在按摩中回荡起来。


对于的手法,我很自信,毕竟这套按摩手法,是专门用来取悦女人的,涉及的部位,也都是女人身上敏感的地方,比如说胸部、耳朵、双脚等等。


随着我手上的动作不断加快,频率越来越高,孙玉茹的喘息,也是越来越高亢。


我能感觉到,手上的娇躯,在微微的颤抖,孙玉茹的脸上,有着大量的红晕,浮现而出,她的双目,也是渐渐变得迷离。


“还真是诱人的女人啊……”


我忍不住暗暗想到。


虽然这般想,但我却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帮孙玉茹按摩。


孙玉茹和赵瑗不同,她是我的老板,给她按摩可以,要是我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很有可能被她开除,丢了工作。


好不容易有个工作,而且工资不错,我可不像就这样,因为自己的冲动丢掉。


>>>>本文《盲人摸象》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293-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