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着裙子坐男友上面_他加快了手的速度

时间:2019-11-15 16:01:58编辑:博弈

不注意看看不出来。昨天手掌手臂磕破了皮流了一些血沾到了那石头上,我也没有太过在意,直接绕到了小土坟的后面。




 可是,当看到小土坟后面的情况之时,我顿时就懵了。




 不是找到了那个大瓶子,而是我看到这小土坟后面已经塌陷了不少,塌陷的坟土上面,还有几只清晰的脚印。




 这脚印是我的没错,不过我记得昨晚这小土坟还是好好的啊!




 踩人坟头,毁人坟墓,这不是什么大忌这么简单了,这要是被这座坟的家人知道了,扒了我的皮都是轻的。




 我的头皮有点发麻了,愣了一会之后,也顾不得找那装着蝎子的大瓶子了,慌忙把土坟后那坍塌坟土上的脚印抹平,然后匆忙离开这里。




 回到村里之后,我心中不安,神情有点恍惚,连村里小伙伴喊我出去钓鱼都没兴趣了。没胃口吃饭,很是疲惫,回到房中倒头就睡了。




 梦中,再次见到了那个看不清相貌的女人,与昨晚有点不同的是,她的小腹微微隆起,脱去衣衫,再度和我缠绵在一起。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睁开眼时不是躺在自家的床上,而是躺在村里诊所的病床上正在输液。




第二章




 我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似的,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老爸老妈坐在旁边,看到我醒来,急忙询问我的感觉如何。




 从他们口中得知,我中午躺在床上的时候突然抽搐起来,爸妈也喊不醒我,就急急忙忙的带着我来到了村里的诊所这边。没有发烧,也没有检查出什么别的病因,村里的医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把我当成了中暑之类的情况,给我输了几瓶葡萄糖。




 虽然不再抽搐,但是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很是虚弱。几瓶葡萄糖打完之后,身体恢复了一点力气,老爸老妈搀扶着我走出了诊所。




 老爸老妈不知道我这究竟是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我隐隐感觉和我做梦梦到的那个女人有关系,或者说是跟后山那没有墓碑的小土坟有关系。




 这事实在太过诡异,细思极恐,在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就把昨晚去后山捉蝎子的事情跟老爸老妈说了。




 老爸老妈当时脸色就变了,要不是我现在身体虚弱的话,我估计老爸那大耳光早就扇过来了。




 老爸黑着脸沉吟了一会之后,带着我和老妈朝村里另一个方向走去。




 来到村西头,老爸敲了敲那有点破旧的大门。没过多久,一个头发花白六十来岁的老太婆从里面打开了房门。




 这老太婆是我们村的神婆,整天神神叨叨的,有时候跟个疯婆子似的。




 老太婆叼着烟眯着眼睛看着我们一家三口,老爸急忙低声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老太婆看着我,目光有点异样,点点头让我们进屋。




 房中比较简陋,堂屋的正门供着一个小雕像,我也不知道是谁。




 神婆点燃了几根香恭敬的对着雕像拜了拜,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然后把手中的香插进了雕像前的小香炉之中,浓郁的檀香气味充斥整个房间。




 她让我跪在雕像前的那破旧蒲团上,本来我是对这玩意挺抗拒的,但是老爸瞪了我一眼,我只能乖乖的跪在那里了。随后,她让我把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说出来,一点细节都不能少。




 我也豁出去了,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出来,包括踩坟头还有两次在梦中见到那女人不同的地方都说了出来。




 听我说完这些之后,神婆的眉头紧皱。




 “踩踏坟头,坟头染血……”神婆看着我,浑浊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异样,声音有点嘶哑的说道:“你确定第二次在梦中见到那女人的时候她的小腹是隆起的?”




 “嗯!”我很肯定的点点头。




 神婆沉吟了一会,随后她倒了一碗酒,从那香炉中抓起一把香灰撒进那碗酒中,搅拌了一下,她直接喝了一大口。看到她这个举动,我感觉有点反胃了。




 “噗~”在我还没回过神来之际,她那一口参杂着香灰的酒直接喷在了我的头上,弄得我满头满脸都是。




 要不是我的身体现在还很虚弱,我非得揍她两拳不可,太恶心了。不过,恶心归恶心,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被她这么一喷,我身体内的那种虚弱感竟然消散了很多。




 “拿着!”神婆递过来三根手指粗的香,说道:“晚上睡觉前把门窗紧闭,东、西、北三个方向各插一根,南边不要插。点燃之后,如果顺利烧完,你就能安心睡觉了。如果香灭了,你晚上就千万别睡了……”




 老太婆说的有点邪乎,我是半信半疑,老爸老妈则是将她说的话谨记在心。神婆又交待几句之后,就让我们离开了,老爸本来想掏钱给她的,但是她摇头不收,说等明天再说。




 当天晚上,老爸老妈担心我,但是神婆之前吩咐了,只能让我自己在房中待着,他们不能陪我。我按照神婆的吩咐,在房中东、西、北三个方向各插一根香,点燃之后我就有点紧张的盯着那三根冒着袅袅青烟的香。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我这房中烟雾缭绕,三根香燃烧的速度不慢,已经快要燃尽了,我那颗紧提的一颗心也稍稍放松了一些。




 就在此时,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我以为是爸妈忍不住想要过来看看,没有想太多,直接拉开了房门,忘记了神婆嘱咐的要紧闭门窗的事情。




 房门拉开,一丝微风吹了进来,门外没有人。




 难道是我幻听了?




 我挠着脑袋把房门关上了,转身之际,我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我看到,那三根快要燃尽的香,此时已经不再冒出青烟了,全都莫名的熄灭了。




 与此同时,在房间南边的位置,窗户外面似乎有一个身影。当我凝神看过去的时候,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头皮发麻,我也不敢在房里待着了,急忙冲出房间,来到爸妈屋里。爸妈还没睡,当听完我说的事情之后,老爸老妈脸色也不好看了,带着我急忙离开了家,大半夜的又去了一趟神婆的家。




 神婆好像已经猜到了我们会来,门没关,坐在堂屋里等着我们。听完我说的事情之后,神婆夹着烟深吸几口气,眯着眼睛深深叹了一口气,喃喃说道:“这事不太好办啊!”




 “李婆……”老妈满脸紧张担忧的看着神婆,眼神中带着焦急的颤声说道:“该不会真的有鬼想要害我家正正吧?”




 我本不信世间有鬼,但是现在老妈这么一说,我的心不禁狂颤了一下。




 神婆摇摇头,没有回应老妈的话,看了我一眼,目光有点古怪,声音嘶哑的轻声说道:“你们先在这待一晚上,等明天天亮之后我去看看那座坟,到时候再说!”




 说着,神婆点燃了几根香,对着堂屋中那雕像拜了拜,絮絮叨叨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随后,她将那几根香插进香炉之中,顺手从香炉里摸出一大把香灰,转身将那些香灰均匀的撒在堂屋门前。




 接着,神婆打了个哈欠,晃晃悠悠回床上睡觉去了,不再理会我们一家三口。




 我和老爸老妈坐在堂屋里的椅子上,心里紧张,看着门外黑漆漆的夜色。神婆嘱咐不要关门,也不让我走出堂屋,我就只能在这里干坐着了。




 下半夜的时候,老爸老妈扛不住了,在椅子上睡着了。神婆那边呼噜声不小,搞得我的眼皮也直耷拉,困意席卷,最终也是歪在椅子上睡着了。




 同样的梦再次出现,不过那个看不清相貌的女人小腹又鼓起来了很多,像是怀有五六个月的身孕似的。和前两次不同,她距离我比较远,在朝我招手,那双明亮的眼睛中带着些许魅惑之意。




 梦中的我很害怕,也很抗拒,但是心头那股情欲不受控制的涌出,脚步不听使唤的朝她走去。




 而就在我浑浑噩噩的刚靠近她身边之际,一道响亮的耳光声响起,我的脸上一痛,直接从梦中清醒过来。




 神婆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我的身前,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疼,这老太婆下手不轻。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她那浑浊的双眼看着我,沉声说道:“告诉你今晚别睡觉你还睡,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愣了一下,随后才发现自己此时已经站在了堂屋的门口,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就能迈过堂屋的门槛走出去了。




 尼玛,我之前明明是坐在椅子上的啊,这是……梦游?




 神婆的脸色很不好看,目光死死的盯着堂屋门前的地上,我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心里猛地一抽。




 之前神婆在堂屋门前弄了一层香灰,现在在地上那片香灰上面,有一片杂乱的脚印,似乎是有人在这些香灰上面转悠了很多遍一般。




 很显然,是那个女人,或者说是那个女鬼想要进来却被这片香灰拦住了。在梦中蛊惑我出去,一旦我走出这间堂屋,那后果……




 我背后冒出一层冷汗,两腿有些打颤了。爸妈也醒了,看到那堂屋门前杂乱脚印之时,脸色苍白也不知道怎么办是好。




 “这一次你梦到的那个女人,她的肚子是不是又大了一些?”神婆目光灼灼的看着我,语气很凝重。




 “嗯!”我颤声回应。




 神婆摇摇头,目光中那古怪之色更加浓郁起来,叹了一口气,喃喃说道:“吸阳气养鬼婴,想让她放过你估计是不太可能了!”




第三章




 经历过这件事之后,神婆跟没心没肺似的,说完那句让我们一家三口心颤的话之后,她打着哈欠又回到床上睡觉去了。我睡意全无,老爸老妈也睡不着了,就这么睁大了眼睛熬过了下半夜。




 天刚蒙蒙亮,神婆起床了,不紧不慢的洗漱一番之后,拿了一些东西,带着我们一家三口走出了村子,朝苗山后山那片坟地走去。




 来到后山,走到那座小土坟前的时候,看到小土坟后面坍塌的那一块地方,老爸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低着头不敢吭声。




 神婆看着那没有墓碑的小土坟,眉头紧皱,有点疑惑的说道:“这谁家的坟?应该不是咱们村的吧?”




 老爸老妈看了看这土坟,然后看了看周围的一些有墓碑的坟,老爸低声说道:“这一片是牛眠村的墓地,这座坟应该是牛眠村的吧!”




 后山这片坟圈子很大,除了我们村的先人长辈葬在这里之外,还有附近其他几个村的先人的墓。




 神婆没有多说什么了,拿出三根香,点燃之后插在坟头前,袅袅青烟升腾而起。随后,神婆又拿出一沓黄纸钱,蹲在土坟前,口中嘀咕着什么,将那些黄纸钱点燃。做完这些之后,神婆就蹲在那里也不吭声了,死死的盯着那燃烧的黄纸钱和三根香。




 我们一家三口站在神婆的后面,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心情很是紧张。




 就在土坟前的那些黄纸钱快要燃尽之时,一阵清风突然拂过,直接将土坟前的那些正在燃烧的黄纸钱刮走了,纸灰夹杂着些许的火星飘洒,飘到了几米开外的地方。




 与此同时,插在土坟前的三根香,中间那一根不知什么原因直接断掉了,三根香变成了两长一短的模样。




 见到这诡异的一幕,我和老爸老妈都是屏住了呼吸,老爸老妈的脸色有点白,而我心里则是直打鼓。




 看着那两长一短三根香,神婆长叹一声,看了一眼那座土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我们这时候也不敢多问什么,急忙跟着神婆离开了这里。




 离开后山那片坟圈子之后,老爸就有些急了,问道:“李婆,刚刚那是……”




 “人家不愿意放过你儿子!”神婆摇摇头打断老爸的话,沉声说道:“先去牛眠村那边去看看,问问这坟是谁家的再说!”




 怀着紧张忐忑的心情,我们跟着神婆朝牛眠村的方向走去。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已经来到了牛眠村中,由于距离我们村比较近,两个村里的人多有来往,老爸老妈在这里也认识不少人。




 询问了几个人之后,没有人知道苗山后山那座小土坟是谁家的,就在老爸老妈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直都没有吭声的神婆突然说道:“问问这里的人,前段时间有没有怀了身孕的女人去世!”




 爸妈愣了一下,不过没有多说什么,找到村里一个人打听之后,那人看着我们的眼神有点古怪。




 “老苗,你问这事干啥?”那人声音放低,脸色古怪。




 一听这话,我们就知道有门了,老爸急忙说道:“老李,你先跟我说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咱哥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全当帮哥们一个忙了!”




 那人摇摇头,轻叹一声说道:“唉,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了,全村基本上都知道了,只不过这事有点那啥……”




 说到这,那人顿了一下,看了看四周,声音压低说道:“大半年前,村西头老王家的闺女从外面打工回来了,未婚先孕,也没说是谁的孩子。老王一家子气坏了,要带着她去医院堕胎,她不愿意,弄到最后也不知道怎么搞得,老王家的闺女喝农药自杀了,一尸两命……老王家的闺女死了之后,老王一家子没过多久就急匆匆的搬走了,现在一到晚上的时候,在老王家附近都能感觉到阴森森的感觉,怪瘆人的……你说的苗山后山的那座坟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不过我们村里只有这么一个怀着身孕死去的女人……”




 “那个老王家住在村西头什么地方?”老爸有点急切的问道。




 那人轻叹一声,说道:“搬走了,也不知道搬到什么地方去了,哎,老苗,究竟什么事啊?”




 老爸失望的摇摇头,看了一旁的神婆一眼。




 神婆沉吟了一下,对那人说道:“能不能带我们去那家看看?”




 那人瞥了神婆一眼,我们两个村子离得比较近,他也认得神婆,撇撇嘴,有点不情愿的说道:“人都搬走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说是这么说,他还是领着我们来到了牛眠村的村西头,来到一个院门紧锁的房屋前。这里的位置比较偏,孤零零的院落,看起来比较冷清。




 那人领着我们来到这里之后,嘟囔了几句,说什么这地方不吉利,转身就走了。




 神婆来到这里之后,死死的盯着那紧锁的院门,似乎是看出了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她走到紧锁的院门前,伸出手,轻轻的在院门上敲了几下。




 我被她这举动弄糊涂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那院门上的大铁锁啊!院门紧锁,这时候敲门,怎么可能会有人回应?




 “哇哇……”就在此时,我似乎隐隐听到院中传来婴儿的啼哭之声。




 这声音很微弱,但是又有种特别的尖锐感,让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顿时起了一层。




 我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恐的看向那紧闭的院门,耳中那微弱的婴儿啼哭之声一阵接一阵,我的头皮发麻,跟要炸开了似的。




 古怪的是,老爸老妈似乎并没有听到这诡异的婴儿啼哭之声,依旧是疑惑的看着神婆敲着那大铁锁锁住的院门。神婆轻敲院门,隐隐有种特别的节奏感,随着她的轻敲,我耳畔传来的那婴儿的啼哭之声也越来越清晰,心中的那种惊惧也越来越浓郁。




 “啊!”我忍不住惊叫了一声,脚步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听到我的惊叫后,老爸老妈急忙看向我,询问我怎么了。而神婆也不再轻敲院门,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被大铁锁锁住的院门,脸色很是难看。




 还没等我跟老爸老妈说刚刚听到的诡异婴儿哭声这件事,神婆神色匆匆拉着我就走,语气有点急促的说道:“快走!别回头!”




 人都有种犯贱的心理,她不说还好,这样一说,我下意识的就扭了一下脖子,眼角余光看到了那扇紧闭的院门。隐隐间看到院门似乎打开了一些,那诡异的婴儿啼哭之声似乎更强烈了,我看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出现在院门那里,没有走出院门,看着我的眼神很妖媚,和梦中一模一样,她正对着我轻轻的招手……




 “啪~”我的头上直接挨了一巴掌,随后耳边传来神婆的怒喝:“别回头!”


>>>本文《阴阳师》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270-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