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在会议桌下的旖旎|一个人的时候想做爰怎么办

时间:2019-11-15 15:50:53编辑:博弈

准备去后山那边过夜了。


傍晚时分,正当我准备出门的时候,院门被人推开了。


那是一个女人,五官精致,三十岁的模样,身材凸凹有致,穿着打扮很时尚,一看就是城里人。


这女人很漂亮,最有特点的就是她那双丹凤眼,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媚感。


“秦三爷在不在?”她微笑着对我说道。


我回过神来,眨巴眨巴眼睛,摇摇头说道:“三叔给人家看风水去了,你要是有事的话,明天再来找他吧!”


话音落,我发现这女人看我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你喊他三叔?”


这女人的语气有点奇怪,直勾勾的看着我,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宇!”我随口回应说道。


听我这么一说,这女人的脸色微微一变,喃喃说道:“宇宙洪荒天地玄黄……宇字第一,秦姓,你是……”


“小宇,天色不早了,该上山了!”


这时候,三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打断了这女人的话。


三叔回来了,让我有点意外,平时给人家看风水啥的都是半天的时间,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三爷!”那女人眯着眼睛招呼了一声。


三叔没有理会那女人,走到我身前,直接将一个灰布包放在我怀里,轻声说道:“快上山吧,太阳快落山了,天黑了路就不好走了!”


我看了看那女人,又看了看三叔,心中虽然有疑问,但是这时候也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家门。


刚离开院门没多远,我就听到了三叔的咆哮声,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我也没有回去偷听是怎么回事,那女人很显然和三叔比较熟悉的,我从小到大还没见过三叔大发雷霆的样子呢,也不知道那女人是怎么刺激三叔了。


至于那女人的来路,我心中也在恶趣味的猜测着,该不会是我三叔在外面包养的小情人吧!


当我来到后山山脚下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偌大的坟圈子更显阴森。这么多年走这条山路,我都已经习惯了,也不觉得怎么害怕了。


穿过了坟圈子,来到山顶之后,先来到茅草屋后面的土坟前,在坟前上了几炷香,磕了几个头。


我不知道父母是什么样子的,家里甚至连他们的遗像都没有,对他们的思念缅怀都是深深的藏在心底。


今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过了今天,我就得让三叔给我解释一下困扰我多年的那些疑惑了。


在土坟前待了一会之后,我回到了茅草屋之中,打开了三叔给我的灰色布包。


以前每次上山,只要带点香烛纸钱就行了,这次三叔给我的这个布包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


打开布包之后,看到里面的东西,我愣住了。


里面是一大包的香灰和几张黄纸符,除此之外还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面写了一段话,比较潦草,显然是三叔写的比较急,勉强能看懂。


“小宇,今晚睡觉之前,把香灰撒在门前一米内,那几张纸符贴在窗户上。晚上睡觉,不论听到任何动静都不要回应也不要出屋,就算是听到我的声音也不要出去,切记切记!”


纸条上的这段话让我有点懵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我下意识的摸出了口袋里的手机,给三叔打电话,想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连拨了几次,都提示对方手机已关机。


搞什么啊!


这么多年来,每个月来这里睡一夜都没这么麻烦,今晚是怎么回事?


我也没有多想了,按照三叔的吩咐,将香灰撒在门前,茅草屋两扇窗户上贴上了纸符。


做完这些,躺在茅草屋那张破床上面,没过多久我就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惊醒。


此时已至深夜,谁他妈吃饱了撑的跑这坟山来了?


我本来就有点起床气,被这声音惊醒之后,下意识的就准备开口大骂了。


此时,我突然想到了三叔留给我的纸条上那段话,骂人的话到了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三叔的声音,很是焦急的说道:“秦宇,快开门跟我走,村里出事了!”


 

········

第二章

········

若是在以前,我绝对毫不犹豫的开门出去了。


但是,自从看了三叔留给我的那张纸条之后,我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些许的警惕。


外面的人,真的是三叔?


三叔的声音我自然很熟悉,只不过,从小到大,三叔都是喊我‘小宇’,从来没有喊过我的全名。还有,外面的声音虽然很像三叔,但是我却感觉有点怪怪的。


我没有回应房外‘三叔’,憋气不吭声,蜷缩在床头角落,莫名的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没过多久,茅草屋外面的声音消失了。


房外寂静,我稳了稳心中紧张恐慌的情绪之后,小心翼翼的下床,来到了门后,提心吊胆的透过门缝看向房外。


蒙蒙月光下,外面空空如也,连个鬼影都看不到。


但是,在门前地上的那层香灰上面,却出现了一片杂乱的脚印,似乎是很多人在上面来来回回踩过。那感觉就像是一群人在门前转圈圈,不得其门而入似的。


刚刚在外面的究竟是谁?


正当我心中升起这个疑问的时候,窗户那边传来了一些动静。


我屏住呼吸,有些紧张的慢慢走了过去,趁着月色,贴在窗户边朝外面看去。


蓦地,一张惨白的人脸突然出现在了窗外,整张脸都快贴在窗户上了,满脸污血,死鱼般的双眸直勾勾的看着我。在那双眸子中,还有淡淡的绿芒闪烁着。


我们脸对脸,隔着一层窗户,近在咫尺。


突如其来的惊吓,差点让我惊呼出声,我踉跄退后,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惊恐的看着窗外。


窗外那人咧嘴一笑,面容狰狞,伸出手就欲打开窗户。


而就在他的手触碰到窗户的那一刻,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看到窗户上贴着的那几张符纸微微闪烁出了微弱的光芒。


“滋滋滋……”


一阵青烟伴随着油炸的声音从那人身上冒出,那人的脸庞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惨叫哀嚎几声之后,直接化为了一滩黑水。


这样的一幕,让我久久回不过神来,身体哆嗦,心中惊恐到了极点!


到底是怎么回事?


外面那家伙究竟是不是人?


三叔让我贴在窗户上的纸符,难道是专门为了这人的?


这么多年来,我每个月都会在这坟山上住一夜,胆子也不算小了,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此时此刻,难免有些心慌胆寒了!


想想刚刚那张惨白的人脸和他化为黑水的那一幕……


不会是碰到什么脏东西了吧?


我打了个寒颤,强迫自己不去深究这件事,只求能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夜就行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阵声响,似乎是从茅草屋后面传来的。


那声音,似乎是很多人在挖什么东西!


茅草屋后面就是我父母的坟茔,该不会是……


我心中不安,这时候也顾不得三叔留下的那张纸条的提醒了,冲出了茅草屋,绕到了茅草屋的后面。

>>本文《过阴命》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259-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