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之忙内的爱情|男朋友的那个好烫

时间:2019-11-15 15:24:18编辑:博弈

我给你用耻毛编个小辫怎么样?”


编小辫?这是在做什么?


我下意识的走过去,想把耳朵贴在上面,门没关严,一下子就被我顶开了一条缝隙。


一看到里面的情景,我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


岳母竟然一丝不挂,白嫩的娇躯晃得我有些眼花,尤其是那挺翘又十分巨大的胸部,简直把我给看的燥热难忍,下面的话儿把库裆顶的老高。


那性.感的躯体就这样展现在我的眼前,她的脑袋正在岳父的两腿之间,小嘴一张,舌头正卷在岳父的话儿上,那种触感,我能想象的到,一定很温润,被她嫩肉包裹的感觉,一定爽死了。


让我吃惊的是,她一边舔着,还一边用手编织岳父的毛发,真是心灵手巧。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岳母的娇躯,给我的心触动蛮大的。


想不到平时端庄贤惠的岳母,现在竟然这么搔,如果她现在含的是我,那该多好啊!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她那白花花的肉体,她半跪在床上,那悬在空中的美乳,正随着她的身躯晃动。


很快,岳父似乎有点受不了了,他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


岳母的口技似乎受过训练一样,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她吞,舔,缠,饶,摩擦,这香艳的场面,简直让我的话儿暴涨到极点,真的很久没有这么硬过了。


“老公,我舔的爽吗?你看我的小嘴唇正亲着你的硬家伙呢!”岳母的嘴角渗出了口水,嘴上的动作越发的悬殊,尤其是岳父的话儿,把她的腮帮子顶的鼓鼓的,就像含了一根棒棒糖似的。


我已经开始嫉妒岳父了,凭什么他就能够单独享用这么美艳的岳母。


我睁大眼睛瞧着他们的活春宫,生怕漏掉一个爽点。


她的脑袋一上一下的套弄这,每次都把岳父的话儿深喉,吐出来的时候,还粘连着属于她的口水,


含了一会儿之后,她骑在岳父肚皮上,笑道:“老公,快干人家,你看搔水都流出来了!”


岳父明显犹豫了一下,还笑道:“这个时间,冬子快回来了,要不……”


“我不管,我想要了,快干我!”


说着,她扶住了岳父的话儿,缓缓地坐了下去……


一坐下来,她就拼命地上下运动,一对豪乳上下颤动,晃得我有点头晕眼花。


我没想到,平时那么端庄如淑女的岳母,在床上竟然是这么一副搔样子,我的库子很紧绷,


话儿赫然已经有些发红,显得十分狰狞。


也许是两人的动作太猛烈,只见岳父的话儿从她那浓密的毛发间滑了出来。


“小鸟儿乖,快回来给姐姐的搔洞洞止痒!”


别说,岳母倒是保持她一贯爱开玩笑的性.格,对待岳父的话儿像对待小宝宝一样,哄着她进洞,不愧是幼师,平时一定没少用这个语气哄孩子吧?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她搔浪的样子,我浑身都是浴火,恨不得马上冲进去。


“老公,用力……艳阳的搔洞洞好痒……用力,搔艳阳马上就要尿出来了……”岳母一声声的娇吟,娇躯被岳父订的乱颤,脸上也布满了细汗……


岳父还算有点理智,他顾及我的感受,所以提醒道:“你小点声,万一冬子看到你这么搔,


以后你还怎么见人?”。


“那……那就让他一起,让他也chā进搔艳阳的洞里……”


“啥?”


听到这话,我有点儿傻眼了……。




2

“你可真搔啊,竟然想让的女婿干你!”


也许是岳父脑补出那个画面了,他突然叫喊道:“啊……不行了,我要出来了!”


“老公,别急,我还没……”


话还没说完,岳父下身一哆嗦,亿万的子孙后代喷涌而出,那白浊从岳母的私处流了出来。


而他的那话儿,软塌塌的褪了出来,还大喘粗气。


“老公,人家还要嘛!”


她用小嘴吸吮着岳父的话儿,只可惜,那软塌塌的话儿没有半点反应,就像一个病死了的蚕


宝宝,我也是才知道,岳父可能是早泄了,岳母可能这辈子都没法快乐了。


“艳阳,我这两天可能是累了……要不,下次吧!”


岳父有点歉意,背过身去,盖上被子,准备睡觉了。


她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幽怨,正朝着外边的浴室走来,她的身子距离我越来越近,一时间,让


我有些慌乱,我不舍得看完这一眼,回到了我的房间,也不知她发现我了没有。


我没想到岳父居然这么不行,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却没精力玩,你可真是暴殄天物啊!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我再一次的忍不住走了出去。


巧了,浴室的门也没锁,还有一道缝隙。


她一定认为我不在家,所以也就无所顾忌。


但是,她哪里知道,她亲爱的女婿正在外面偷窥她。


浴室里,晶莹的水珠落在她奶白的身子上,尤其是她打沐浴液的时候,胸前的两团一颤一颤


的,简直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当莲喷头触及到她的私处时,只见她轻哼一声:“嗯哼……老公,人家还想要……”


下一秒,不为人知的一幕出现了,岳母从她的化妆包里取出了一个橡胶棍子,那形状和男人


的话儿无异,大概二十厘米长,上面还有清晰可见的螺纹,就好像青筋暴起的话儿。


“嗯哼……老公,好爽啊……”


只见那橡胶棍子毫无阻滞的进了她的私处,每一次的进入,都会让她发出丝丝的满足感。


真是苦了她了,岳父身子不行,每次结束之后,她还要自己抚慰自己,真可怜。


cāo!


这一刻,我的话儿几乎要顶破库子出来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当时就把库子解开,话儿出来的那一刻,显得很狰狞,青筋暴起,比她


手里的橡胶棍子还要大,还要粗,尤其是硬度,就仿佛铁匠铺里烧红了的铁棍。


眼看着岳母在里面抚慰私处,那诱人的场面简直刺激着我的性.感官。


我加快套弄,而岳母也在里面疯狂抚慰,我们这一对痴男怨女竟然在这一刻火力全开。


我喜欢在打飞机的时候闭眼睛意yín,脑海里全是她被岳父压在身下狠干时,那一道道的销魂


声,那被压迫的胸脯颤动时的跳跃感,那小巧玲珑的舌头正在吸吮着岳父的话儿……


一幕幕的情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下一刻,我的白浊控制不住的迸发出来。


这时,岳母刚好披着浴巾出来,迸发出的白浊刚好喷洒在她粉嫩的大腿上……


“啊……好烫!”


我睁开眼睛,当看到岳母那惊讶的表情,我又是一慌:“妈,我不是故意的,我……”


“好大啊!”


这时,岳母竟然好奇的伸手摸了过来……




3

“对不起,妈,我……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眼睁睁的看着岳母要开这种论理的玩笑,我急忙跑开了,哪怕我再畜生,也不能给岳父戴绿帽子啊!


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睡,想到岳母那白花花的娇躯,我承认,我越发的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


一直到下半夜两点,我依旧还是清醒的。


可是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门被推开了。


借着皎洁的月光,我看清来人,竟然是岳母。


最令人诧异的是,她竟然一丝不挂,白花花的身子给了我足够的刺激,我胯下的话儿已经是硬邦邦的了。


看到岳母这样子进来,我脑袋嗡嗡的。


她看起来迷迷糊糊的,应该是刚上完厕所,走错了房间,如果我现在叫醒她,那肯定极为尴尬,以后我可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俏丽的岳母了。


我不敢动,只是呼吸有些急促,眼看着她躺在我旁边,只要我翻个身,就能把这个美人占有。


胯下的话儿越发的坚硬,同时,心里也在打鼓,我现在上了她,那顶多就是个畜生,我要是不上她,那可就连畜生都不如了啊!


老婆这次出差已经有一个月了,说实话,我憋得慌,现在那根烧火棍已经肿的红彤彤的了。


可她是我岳母,我得克制欲望,这事要是传出去,我和老婆肯定要离婚。


正当我心里做着挣扎的时候,岳母突然一翻身,小手伸到了我的双腿之间,隔着那薄薄的内库抚摸着我的话儿,迷迷糊糊间,还冲我耳边轻吐一口气:“老公……”


她把我当成岳父了,这么说的话,我可以趁着她还不清醒的时候占有她。


我不动,不代表岳母也不动,她竟然搂住了我的腰,那两团避免华还要软的肉团正压在我的身上,只见她的身子下移,竟然把我的内库给褪了下来。


我的话儿很硬,很挺,像一根旗杆立在那里。


下一刻,一只温润的小手就包裹在了话儿顶端,几滴晶莹的泪珠从话儿顶端冒了出来,它应该和我一样,很爽吧?


“老公……我好痒,想要你的棒棒……”


她的眼睛依旧是闭着的,借着月光,我发现她更美了。


她温润的小手正撸动这我粗壮的话儿,手指时不时的捋过棒头,时不时的在那道楞儿上摩擦,又时不时的搓动着下面的两颗蛋蛋,那力道很轻柔,好像很爱护它,就像她平时工作时安抚小朋友一样。


随着她的玉手不断地抚摸,我的话儿已经硬到了极点,又粗又大,好像个擀面杖。


她疯狂的举动让我失去了理智,我刚要翻身压住她,却不成想,她竟然跨在了我的腿上,一只玉手在我的身上抚摸,而另一只手却爱不释手的玩着我的话儿。


“老公,我想要你狠狠地爱我……”


她突然爬到了我身上,那两个肉团紧紧地贴合在我身上,樱桃小嘴在我的脸上亲吻。


我的心里狂跳,岳父真幸福,难道她们每晚都是这么做的吗?


岳母的嘴唇很软,我激励的配合她,舌头在她的口腔里搅动,没有异味,反而还有一点点薄荷的甜味,我拼命地汲取她口腔里的唾液,甚至还发出了“啧啧”声。


以前,我很老实,生命力只有老婆一个女人,可是现在,岳母如此挑逗我,让我有一种想上了她的冲动。


“唔……老公……你把人家嘴都亲麻了……不过,我喜欢这种感觉……”


岳母喘了口粗气,本以为她就这么放弃了,谁知,她根本没亲够,她又把小嘴贴了上来,这回她更加主动了,一根灵巧的舌头正伸进我的口腔,汲取着我的唾液。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的手慢慢试探,抱住了这梦寐以求的肉躯。


岳母玉体伏在我身上,触感很贴切,她的呼吸越来越急躁,竟然在我耳边呢喃道:“老公……艹我……”


我爽的差点叫出声,她竟然俯下身子,把那大胸脯伏在我的脸上。


我像个孩子一样含住了她的奶子,那两颗小豆粒已经硬如花生米了。


“来嘛……老公……,你看人家下面都湿了!”


岳母正用她柔嫩的私处,摩擦着我的大腿,那毛发的触感就像是小猫咪的毛发,在我的大腿上蹭来蹭去,我能感觉到我大腿上有丝丝的水渍,她没骗我,她真的湿了。


我能体会到她想要的心情,只见她的身子下滑,小嘴突然含住了我的话儿。


“唔!”


我差点shè了,不是因为我不行,是因为岳母实在是太会舔了……




4

我的话儿在她的嘴里极度膨胀,变得更大了。


吮吸的声音很大,我真怕隔壁的岳父会听见。


她的右手握住话儿根部,小手在来回的套动,而小嘴却在棒头出摩擦,舌头舔的棒儿眼都微微颤动,牙齿在话儿楞子上摩擦,那种触感,让我恨不得打哆嗦,我几乎要爽的晕过去了。


受到岳母浪荡的挑逗,使我更加刺激,我按住她的头,腰上用力,一下一下的在她的口腔内撞击。


“老公……我下面的小嘴也想吃了!”


岳母的嘴角流下了哈喇子,那yín菲的模样可爱极了。


我没回话,而是主动用手在他身上游走,她的肉吹弹可破,可见,岳母平时保养的不错,她没做过粗活,而且经常去美容院,导致她看起来像三十岁的熟妇一样。


我摸着她的肌肤,倾听着她的“嗯哼”声。


从她的两颗大甜瓜划过,略过无赘肉的小腹,拂过那稀疏的毛发,我中意摸到了她的私处。


刚一触碰,我就发现她私处早已泛滥成灾,蜜液在她的幽缝只见,滚烫滚烫的,黏黏糊糊


的,就像润滑油一样滑腻,配合那私处敏感的嫩肉,她浪叫一声:“老公……求求你……艹我……


搔艳阳已经受不了了!”


我爆发了,我再也忍不住了。


别怪女婿不是人,只怪岳母太迷人啊!


我翻过身,把岳母压在身下,在原始的兽欲下,我端起话儿在她的私处用力一挺。


“唔,好大!”


岳母轻哼一声,吓了我一跳,难道她已经猜到进入她身体里的男人不是我了?


我急忙搂住她,在我垂涎已久的胸脯上贪婪地吃了起来,我不敢说话,我怕她清醒,只能低着头像个婴儿般贪婪地吃她的甜瓜,那两颗小豆粒被我咂的“啧啧”作响。


久违的女人,久违的爱。


我的速度逐渐加快起来,只见岳母娇吟道:“好深……老公……你今天好像比以往大了……


啊……搔艳阳的搔洞洞快装不下了……”


“老公……你chā得好深……好硬……好爽啊……”


不是吹牛bī,我外号叫小马达,老婆平时都怕我,每次做完之后,第二天她双腿都是软的。


如此百十来下后,我观察到岳母仍然紧闭着眼睛,只不过,她一脸的享受。


我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干脆扛起她的双腿,肚子在她的大腿上撞击出“啪啪啪”的声音。


我发疯似的攻击,岳母不断地迎合我,没多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如触电般的颤抖,尤其是小


腹,就好像痉挛了一眼,一股搔水淋在了我的话儿棒头上。


我知道,她这是高朝了,这个时候的女人,身体是最敏感的。


“啊……不行了……不要……停……不要停……”


“老公……你快把人家千死了……千死我吧……”


不多时,岳母继续进入状态,下面的搔水一浪接一浪,滚烫滚烫的热浪让我更加性.奋,我的小马达越来越快,我觉得这是岳母有史以来被干的最爽的一次了。


“啊……又上天了……再用力……”


“不行了……搔艳阳要上天了!”


……


这是一种另类的激情,和老婆做的时候,完全没有这种刺激感,我们这叫偷情,我正在chā我的岳母,我端庄贤惠的岳母,她不止搔给岳父看,还搔给他亲爱的女婿看,她真的好搔啊!


我只能用更猛烈的攻势来回报她,在我勤奋的开垦下,岳母叫的更欢了。


“飞起来了……啊……老公,你今天好强啊!”


废话,我好歹是个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当然比岳父那个老家伙强多了。


“嘶……”


在我的狂轰滥炸下,我感觉到一股水流伴随着抛物线喷shè而出,淋了我一身,岳母真是极品,她竟然还会喷潮,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今晚我一定要爽个够。


“搔艳阳泄了……搔艳阳飞了,老公……艳阳又来了……”


娇吟声几乎伴随着哭腔,岳母叫的很放纵。


既然岳母不太行了,那就由我这个孝顺的女婿来帮忙吧!


疯狂的念头让我越发的刺激,岳母的水真多,每一次挤压都有汁液飞溅出来,留在床上。


我真怕明早起来好像尿床一样,到处都是图案。


“我不行了……又死了……老公……我要死了……”


又一股热浪喷涌而出,正淋在我的棒头上,已经数不清第几次高朝了,只见这时候,岳母晕了,她就像一条死鱼一样,一点感觉都没了,该不会出事了吧?

>>本文《冬日暖阳》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237-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