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腿根部屁股潮湿*同桌上课捏我胸挤我奶

时间:2019-11-15 15:17:53编辑:博弈

结果又缩回来,问我:“对了,你是谁?”


我心中不由得一惊,这是干啥?打算秋后算账还是怎么的?


不过,我想到我跟她都已经有肌肤之亲了,我也不亏啊。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理直气壮了起来:“我是王伯请来的保姆,名字叫做钱利森。”


“钱利森……”赵诩颍轻声重复了一遍,随后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了,今天的事情你绝对不能说出去,不然饶不了你。”


说出去?你当我傻啊,这能说?


不过,从她的语气之中我也听出来了,她应该不会把我扫地出门了。这样来说,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我重新躺回浴缸里面,惬意地闭上眼睛,仔细重温了一下刚才的爽快。


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我居然工作第一天就把女主人给看光了,这简直太如梦似幻了。


洗完澡,我也不敢过多逗留,找了一件浴袍穿在身上,然后把我之前穿的衣服全部丢进垃圾桶,一溜烟地跑进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虽然我已经搞定了赵诩颍,但是万一被其他人看见呢?难不成还采取相同策略?周雪倒还好,拼着命还能试一试,万一被王伯看见了咋办?


手脚麻利地换了衣服,我照了照镜子,还别说,这衣服挺有品位,我穿着都能感觉自己有那么一丢丢小帅。


自恋了一番,我从屋子里出来,遇见了赵诩颍,她坐在沙发上,已经换上了真丝家居服,妙曼的身姿若隐若现。


美女就是美女,不管穿什么都这么诱人!


更让我感觉到惊讶的是,赵诩颍居然还穿着丝袜,不过不是刚刚那一双了,而是换了一双薄一些的咖啡色丝袜。


------------


 


第四章 展现厨艺


我正打算走过去跟赵诩颍说话,却偶然瞥见二楼似乎有人影走动,顿时站住,眼观鼻鼻观心,完美体现着一个保姆应有的素质。


周雪走了下来,对赵诩颍说道:“妈,你是不是吃坏东西了,怎么会拉肚子的?要不要让王伯带你去医院看看?”


这个时候,她似乎才注意到我的存在,问道:“咦,你是谁?”


我很郁闷,我这么大个活人站在这儿,你居然现在才看见?什么眼神啊这是。


不过,面对这位大小姐,我当然不敢放肆,毕竟这关乎到我一万块钱一个月的工资呢。


“大小姐你好,我是新来的保姆钱利森。”


“保姆?你有什么特长?来我家当保姆。”周雪似乎对家里突然出现一个男人,感觉有些不适应,说话比较冲。


特长?我每个地方特长啊,你要不要试试?


当然了,这话也就在心里面说说,要是真说出来,卷铺盖走人都是轻的,要是被她当成耍流氓的,告到派出所,按照她们家这地位,我估计得牢底坐穿。


“啊,我的特长啊,我会做饭,不是我吹,我的烧的白开水口感一流。”我颇有些得意,毕竟这年头会做饭的男生还是很吃香的。


周雪一点儿也不客气地说道:“那正好,我饿了,你去做饭吧,要是不好吃就不要来了。”


她往沙发上一坐,倒在赵诩颍的怀里撒娇道:“妈,请保姆怎么请了个男的啊,我们两个女人多不方便啊。”


赵诩颍笑道:“这么大的屋子,就我们两个女人,当然得请个男的了。毕竟要会开车,接送你读书啊,接送我上下班,男人开车还是稳当一些。”


我没有想到,赵诩颍居然会替我说话。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有些骄傲起来,看来我的特长还是挺管用的嘛。


既然得到了赵诩颍的肯定,我也就成功了一半,接下来的一半,需要我用美食来征服。


当然,可能烧开水解决不了问题。


我来到厨房,里面鸡鸭鱼肉应有尽有,我撸起袖子,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做出了几道色香味俱全的小菜来。


“来来来,吃饭了。”我摆好碗筷,招呼着她们母女两个。


对于自己的厨艺,我还是很有自信的,毕竟农村孩子早当家,做饭这种事情我几岁的时候就学会了。


“唔,好香啊。”赵诩颍踢着拖鞋走了过来,站在我身边,弯腰闻了闻,闭着眼睛一脸陶醉。


她这个姿势,真丝裙落下来,半个丝袜翘臀都露在外面,并且就在我的左手边,浑圆无暇,诱人之极。我差点忍不住上手,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麒麟臂,没造成轰动。


周雪一点儿也不客气,拿着筷子夹了一块肌肉放进嘴里,咀嚼一番,随后砸吧砸吧嘴,道:“还行,比外卖强一点。”


我当时就震惊了,住个这么大的别墅,居然还叫外卖?请个私人厨师不好吗?


赵诩颍也尝了一点,说:“确实不错。”


我忍不住问道:“你们为什么不请个厨师呢?”


周雪抢先说:“没找到帅的。”


这个回答还真是让我无言以对,无话可说,无语凝噎。


等她们母女两个吃完,我才上桌,两人吃得比较斯文,我炒的两荤一素还剩下大半,我自然不会客气,毕竟今天我粒米未进,先前和赵诩颍暧昧了一番,体力消耗巨大。


风卷残云地吃完,又刷了碗,我也有些累了,便跟母女两个打了招呼,回到了房间里面。


躺在舒服的大床上,想着今天离奇曲折的求职经历,以及一场莫名其妙的艳遇,我感觉自己脑袋都有些不够用了。


想了一会儿没想出个头绪,索性也就作罢,既然第一天平安度过,我倒是有些期待,今后迎接我的,又会是怎么样精彩的生活了。


------------


 


第五章 当司机


一觉醒来,天色大亮,我惬意地翻了个身。这段时间为了找工作累死累活,已经很久都没睡过这么爽了。


正想赖个床,我突然想起来似乎还要开车送周雪去学校,看天色也不早了,顿时吓出一身汗,摸出手机来一看,已经快八点钟了。我一个鲤鱼打挺,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捯饬一番,冲进厨房去准备早餐。


大小姐九点上课,八点半之前必须出门,这是昨天王伯吩咐我的,我要是第一次就迟到,那我就完蛋了。


虽然我早上习惯吃中式早点,但是现在显然来不及了,好在我发现厨房里面有吐司面包和奶粉,我赶紧冲了两杯牛奶,热两片面包,弄了点儿沙拉,端上餐桌。


刚刚摆好盘,母女两个就从楼梯上下来了,我听到动静之后扭头往楼梯一看,顿时惊呆了。


周雪穿着及膝的碎花洋裙和白色丝袜,搭配着一双粉色皮鞋,走的是洛丽塔风格。


赵诩颍依旧穿着昨天晚上那件睡衣,似乎那双咖啡色丝袜也没有换,神情之中还带着些许慵懒。


这母女两个,一个成熟妩媚之中透露着高贵典雅,一个青春洋溢之中散发着邻家有女初长成的气息,各有特点,各有千秋。就好像是一副绝妙的画,让我根本就挪不开眼睛。


“哎呀,八点二十了,我要迟到了。”


周雪的一声惊呼,把我的思绪拉回现实,我赶紧为她们准备好椅子。周雪快速走过来坐下,开始吃早餐。


“你慢点儿吃,时间还够,小心别噎着。”赵诩颍笑着说。她朝我看了一眼,也坐在旁边开始吃早餐。她比周雪可就斯文多了,一切都是那么慢条斯理,看起来很有美感。


你说一个女人,是怎么样可以做到,举手投足之间都很吸引人的呢?


“好了我吃完了,我们走吧。”我还没思考清楚这个问题,周雪就已经站起来了,我不得不跟她一起出门。


车库里面,顶级的迈巴赫,莱斯莱斯,甚至于法拉利跑车,都不缺少。但是我这种小喽啰,怎么驾驭得了这样的庞然大物?


我看旁边有一台宝马x7,寻思着这玩意儿我还能驾驭,便将它开了出来。周雪也没提出什么意见,于是我便开着这车,带着她往学校赶。


我之前在老家的时候,说起车子来,家长们都说,什么车不是车?还不都是四个车轱辘么?有什么区别?


但是当我真正开上宝马这样的好车的时候,我才发现,真的有区别,而且区别很大。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永远想象不到有钱人过得快不快乐,因为他们的快乐你压根就想象不到!就好比这一台车,没坐过没开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这台车有多好。


名城中学,是这玉华城里最出名的私立中学,没有之一。周雪的老爸,名城地产的董事长,是这所学校的大股东。


一到校门口,看着那一溜儿的奔驰宝马法拉利,我震惊得肾上腺素都飙升了。这哪儿是来上学的,这是来参加车展的啊。


我停好车,周雪刚下去,就被几个年轻人给围住了,我吓了一跳,赶紧下车。


哎,看来我不仅仅要兼职司机,还得兼职保镖,这保姆的工作范围还真是广。


加工资的事情要提上日程了。


“雪儿,我对你是真心的,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一个长相俊美的小鲜肉,来到周雪的面前。


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还好,不是社会青年,原来是大小姐的爱慕者。


就大小姐这长相,这家庭条件,追求她的人能从这人排到外国去,有人表白完全不是什么稀罕事。


只是我没想到这小子这么直接粗暴。


有个性,我喜欢!


不过看起来,这大小姐对这小鲜肉很不感冒。她紧皱眉头,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彭宇文,你到底烦不烦啊?我早就告诉过你了,我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你听见了吗?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你啊,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嘛。”彭宇文看起来是打算死缠烂打了,锲而不舍地请求着。


周雪冷哼一声,道:“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死了这条心吧。”


没有机会了?


听了这句话,彭宇文脸色一变,着急地说道:“你有男朋友了?你男朋友是谁?”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让开,我要去上课了。”周雪往前走了一步。


彭宇文拦在周雪的面前,展开双臂,说:“不告诉我他是谁,你就不准走。”


周雪大喊道:“你怎么这么野蛮?”


看到这里,我已经完全理顺了大小姐和这个彭宇文之间的关系,我知道,是时候轮到我出场了。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有气质一些,然后走上前去,搂着周雪的肩膀,对彭宇文说:“我就是她男朋友。”


------------


 


第六章 牛奶湿身


周雪扭头看着我,我也搞不清楚她那眼神里面到底是愤怒多一点还是惊讶多一点——总而言之不是高兴!


再看眼前这个什么彭宇文,那眼神可就单纯多了——愤怒,极度的愤怒,仿佛自己圈定的一颗小白菜被猪拱了的那种愤怒。


呸呸呸,我怎么能说自己是猪呢。


“你是谁?”彭宇文一脸敌意。


我赏了他个白眼,慢条斯理道:“我有必要告诉你么?”


然后,我搂着周雪的腰,对周雪说道:“宝贝儿,我送你进学校吧。”


我分明看到周雪眼中的怒火,似乎要把我烧成灰烬。从昨天开始,她似乎就不太待见我,要不是我做的饭菜还算和她的胃口,估计她早就跟我翻脸了。而我现在冒充她男朋友,又是勾肩搭背,又是搂腰的,她对我的印象能变好才是怪事。


不过,这却让我很郁闷,我这明明是在帮你解围好不好,你别不识好人心呀。


我觉得,我有必要提点她一下,挽回一点我在她心中的美好形象。


“我现在是在帮你解围呢,你能不能把你眼睛里面的杀气收一收?”


“噗嗤……”听到我说杀气,周雪忍不住笑出声来,争辩道:“我眼睛里哪有杀气?”


看到她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我终于松了口气,看来回去是不用跪搓衣板了。


将周雪送进学校里面,我打算回去,现在都快九点了我还没吃早餐呢,都饿得有点儿低血糖了。


大户人家当保姆就是这点不好,必须等她们吃完了我才能吃。看来我以后得学聪明点,我在厨房里就先偷吃一点,嘿嘿嘿。


“站住,你小子哪条道上的?老子看上的女人你都敢抢?”


我刚刚出校门,就被刚刚那群小子给围住了。当先的那个彭宇文,一副恨不得把我弄死的表情。


哎,现在的中学生都这么暴力了吗?


不过,身为周家的保姆,而这学校又是周家开的,我自然也算是有几分依仗,不慌不忙地跟这小家伙对视。


“年轻人,不要这么暴躁,这样对你没好处。”


然而,彭宇文看起来并不吃我这套,他卷起了自己的衣袖,看起来是打算跟我动用武力了。


估计他的座右铭是:能动手的尽量别吵吵。


“哼哼,好处?老子特么的要什么好处?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离开雪儿,我饶你不死!”


旁边几个小喽啰也纷纷叫嚣起来。


“老大的女人都敢动,简直就是活腻歪了。”


“老大,弄他,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这几个小年轻,虽然一个两个都嘴上没毛,但是这些人还真特么的不好对付。正是十六七岁的年纪,有冲劲有狠劲,有行动力也有破坏力,而且还有《未成年人保护法》,遇到他们,大部分人都得吃亏。


不过吃亏不是我的性格,今天打人是不可能打人的,还是脱身要紧。我一边跟他们扯淡,一边朝宝马移动,到了车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车里,点火走人一气呵成。看着后面几个人似乎在跳脚大骂,我不由得笑起来。


骂吧骂吧,反正我又听不见。


一溜烟跑回家,一进屋发现赵诩颍还在吃早餐。面对这个女主人,我心情可就放松很多了。我主动跟她打招呼,她端着牛奶朝我示意了一下,说:“快过来吃吧。”


我一时间都没搞明白她要我吃早餐还是吃她。


她转身想把牛奶放回餐桌,却不料有点儿不稳,整个人晃了一下,一大杯牛奶瞬间倒在了她粉嫩的脖颈上,顺着深沟就流进了衣服里面去。


“啊呀。”赵诩颍惊叫一声,放下杯子,站起来,左手捏着衣服抖动,为这牛奶降温。


我一看,这还了得?赶紧跑过去,一下子抓了好几张湿纸巾,情不自禁就帮赵诩颍擦了起来。


赵诩颍错愕抬头,看着我,我也是一愣,手里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停了,随后松手,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虽然说我们已经了肌肤之亲,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我就能够随便乱来,这点儿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赵诩颍看到我手足无措的样子,却是微微一笑,那傲人的地方往前一挺,柔声说道:“来吧,帮我擦干净。”


这个少妇,好像是在勾引我。


我脑子一抽,问道:“里面也要擦吗?”


------------


 


第七章 挑逗她


这个问题问出口,我自己也愣住了。


我心中暗道要糟,如果说刚刚擦拭赵诩颍的衣服只不过是情不自禁的行为的话,那这个问题就有很明显的暗示的嫌疑了。


不知道我现在说我这句话也是情不自禁,她会不会相信。


赵诩颍也是薇薇愣神,然后轻咬着嘴唇,眼波流转间,轻轻吐出一个让我浑身燥热的字眼:“要。”


说完这一个字,她便微微抬起头,露出粉嫩的脖颈,然后挺起原本就很傲人的地方,张开双手,尽量让自己的前面舒展开来。


原本宽松的睡衣,因为这个动作而变得有些微紧致,胸前崩成一条直线,挤压出深深的沟壑。


尼玛,这也太诱惑了!


过来人就是过来人,举手投足,一举一动之间,都像是在故意勾引人。


我一看她这个样子,我就知道,她这是默许我的行为了。


我拿着湿纸巾,打算再次勇攀高峰,却发现自己的手有些抖,心里面不由得暗骂自己没出息。


赵诩颍身上穿的睡衣本来就是那种真丝的超薄款式,被牛奶一泼,湿纸巾一擦,顿时像透明的一般,几乎能够看见肌肤的程度。


我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激动,湿纸巾贴上了赵诩颍的衣服。


其实她的衣服上的牛奶早就被我擦干净了,至于现在在擦什么,只有天知道。


冰凉的纸巾贴在衣服上,跟直接贴在身上也没有什么区别,赵诩颍忍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我吓了一跳,赶紧停手,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弄痛你了?”


赵诩颍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昨天你倒是胆子大得很,怎么今天胆小得跟个老鼠一样?”


我靠,她居然朝我翻白眼!


哼,这可是你逼我的!玩粗鲁的把戏,谁还不会了?


我手里面的动作逐渐加重,我发现孙倩这皮肤弹性还真是不错。我故意在鼓起的地方加大力气,赵诩颍的鼻息逐渐加重,脸颊微红,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任何一个女人,胸脯被人掌控,恐怕也会如此,只是这个模样的赵诩颍特别诱人而已。


我现在真想马上就将她就地正法,但是我知道我不能着急,不能像昨天那样粗鲁。


昨天那个是不得已而为之,那么今天,我少不得要好好施展一下我的毕生所学了。


我跟你们说,与其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动物,倒不如说女人才是真正的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要能让她们舒服了,她们什么都会听你的。


嘿嘿,这个我有经验,一些小电影里面都是这么演的。


赵诩颍的身体有些发抖,鼻息越来越重,那殷桃小嘴微微张开,带着轻微的哼哼。脸颊越来越红,仿佛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有咬一口的冲动。


但是我知道我现在还不能咬,虽然现在我已经可以肯定,她已经动情了,但是我觉得还不够,我一定要让她求我!这样我以后才能够更加掌握主动和话语权。


“外面已经擦干净了,现在擦里面吧。”我轻声说。


赵诩颍微微点头,然后左右手一起,捏着睡衣的一角,自觉地往上提,要不是我拦住她,她估计直接就把衣服给脱了。最终衣服挂在锁骨的位置,锁骨以下在我面前一览无余。那白花花的皮肤晃得我都有些晕晕乎乎的。


传说中的晕奶原来是真的!


我深吸一口气,强压那虚无缥缈的眩晕感,手里拿着湿纸巾,轻轻地擦拭着留在赵诩颍身上的牛奶。


我感觉到赵诩颍的皮肤有些热起来,顿时有些奇怪,问道:“我怎么感觉你身上很热,是不是发烧了?”


然而赵诩颍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力气回答我了,看她坐在椅子上都有些摇摇晃晃的样子,想必已经乏力了。


算了算了,既然她不回答我,那我就继续做我的事情好了。


我很认真地擦拭着赵诩颍身上的牛奶,从小沟的位置一路往下,穿过了平方的腹部,来到了连裤袜的袜跟位置。


我发现,那咖啡色的连裤袜上,也有牛奶的痕迹,便说:“你腿上也有,我帮你擦一擦。”


“恩。”赵诩颍并没有拒绝我的提议,想必她现在是巴不得我多帮她擦一擦呢。


我沿着丝袜的袜跟一直往下,仔仔细细地擦拭着丝袜上面的白色牛奶痕迹。


被牛奶和湿纸巾浸湿了的丝袜变得更加透明起来,几乎达到了若有若无的程度。


男人喜欢女人不穿衣服,但是又觉得穿一点衣服比不穿衣服更诱人,只是因为大

>>>本文《男保姆的性福》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230-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