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打电话一撞一顶律动,不顾她的哭喊强占

时间:2019-11-15 14:50:05编辑:博弈

这也不仅仅是李禾跟方炯是好朋友的缘故。李禾比郑依依还小几岁,样子俊俏,还很会聊天。跟李禾在一起,郑依依感觉很轻松。


几杯酒下肚,郑依依觉得心中躁动,身体的体温慢慢升高,脸上透出潮红,一双桃花眼开始迷离起来。


渐渐地,她的身体也开始变得敏感。一点轻微的摩擦,都能引起酥酥麻麻的感觉。两条洁白的大长腿,下意识的夹在一起,身体扭来扭去,轻轻磨蹭身下的凳子,样子很是诱人。


李禾见郑依依已经开始情迷意乱,知道自己在酒里下的东西起作用了,不禁心头一喜。赶忙跑到郑依依旁边,一把环住郑依依。


“嫂子,你是不是醉了,要不我送你回去?”李禾故作关心的问道,实则是为了试探郑依依的清醒程度。


郑依依身体软弱无力的靠在凳子上,顺手不自在的摸来摸去,眼睛眯成一条缝,轻轻发了一个鼻音,恩。


那声音酥到李禾的骨子里,李禾其实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伸手一把搂过郑依依。


要不是餐厅里还有别人的话,他肯定当场就把郑依依给办了。


李禾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郑依依那半遮半露的事业线,拼命咽了咽口水,急不可耐的隔着衣服就握了上去。掌心那种弹软的手感,让他瞬间来了反应。


郑依依娇喘了一声,美妙的声音催动着李禾的神经。他做贼心虚的向四周看了看,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让李禾扭曲的心理得产生一股强力的兴奋。


李禾一只手从腋下扶着郑依依,另一只手隔着裙子抚摸郑依依,上下其手让他的神经得以缓解。可这还不够,他想要得到更多。


正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李禾的面前,“把她交给我就可以了。”


李禾快速缩回手,微微一愣,“什么交给你?”


雷鸣指了指李禾怀里的郑依依。早在郑依依跟李禾出门的时候,雷鸣就跟了过来,这可是他第一天跟郑依依出来,他早就做好了安排,不成想被这个李禾坏了好事。


李禾不耐烦道:“你谁啊你?”


“我是他老板。”雷鸣懒得跟李禾多说,单单李禾占郑依依便宜这一点,雷鸣就很想暴打眼前这个人。


李禾知道雷鸣是个不好得罪的主,“你是他老板怎么样?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你管不着。郑依依是我嫂子,我这么做是我哥安排的。”


雷鸣听不下去了,直接伸手抢人,“你哥安排你对你嫂子图谋不轨?他要是看到刚才场景,你就是他亲弟,估计也要打断你第三条腿。”


听了雷鸣的话,李禾有些心虚,就一刹那的功夫,怀里的郑依依就被雷鸣抢了过去。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好事被雷鸣给搅合了,李禾心有不甘。不过李禾不敢跟雷鸣硬碰硬,这件事上确实是自己理亏。


雷鸣带着郑依依回酒店,郑依依已经开始不省人事,所有理智全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身体上的渴望,那种极度渴求被安抚,期待被充实的强烈感觉。


郑依依感受到雷鸣胸膛的温度,努力的往里钻,前凸后翘的身体在他怀里扭来扭曲。蹭的雷鸣气血上涌。


郑依依是被人下了东西,才会现在这样,而雷鸣看了郑依依这副模样,比被人下东西还兴奋。


雷鸣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面对的又是郑依依这个极品,身体早已经蓄势待发。


但雷鸣依旧强忍着,他不想趁人之危。他喜欢郑依依,所以尊重郑依依。


回到酒店,雷鸣赶忙将郑依依放到凉水里,试图用这种方法让郑依依缓解过来。


郑依依一进入水中,当即全身的衣服都透了,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


雷鸣能忍住不趁人之危,却忍不住不欣赏郑依依的好身材。此刻,因为薄纱衣服沾了水,郑依依衣服里面的的春色隐约可见。


雷鸣越看越冲动,不得不转头看向别处,视线刚好挪到郑依依下半身。一眼就看到白色丝边在水中成了半透明的状态。


郑依依这时半躺在水中的身体不停扭捏着,口中发出细碎的低吟声,双手无力的拉扯身上的衣服,修长的双腿时而夹紧,时而微张。


她心里极度渴望有一个勇猛的男人,带给一场狂风暴雨般的掠夺,来平复她灼烧滚烫的野火。


雷鸣无奈,又要扶着郑依依,又要忍着对她的冲动,简直是煎熬。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郑依依渐渐安静下来,脸上的潮红也缓缓褪去,最终身体一软,晕倒在雷鸣的怀中。


雷鸣一看郑依依晕了过去,赶忙将其从水中抱回到卧室。郑依依的衣服全都是水,要是不换了,可能会着凉。


雷鸣迟疑了几秒钟,面红耳赤的开始动手给郑依依脱裙子。


当郑依依仅剩一身贴身的时候,雷鸣望着她那曲线玲珑的身体,彻底丧失理性,他把持不住了。


雷鸣喘着粗气,手指慢慢的摸到郑依依娇嫩的腰腹间,一寸一寸的往上摸索着,移向郑依依那个纯白丝边。


 

5

第5章

电话铃声突然的响起,不合时宜的打断了雷鸣的动作。雷鸣一下子清醒过来,起身接起电话。


挂掉电话以后,雷鸣双眉紧锁,合作方案出了问题。


明天就要见面谈合作了,今天晚上才通知不满意方案,这明显就是在给自己施压。如果今晚不重做方案,明天必定吃亏。


雷鸣看着床上的被自己脱的只剩贴身的郑依依,脸上露出一个又无奈又苦涩的笑容。


雷鸣将郑依依送回她的房间盖好被子,然后回到自己房间重改方案。这一忙活就忙活了一宿,他再看表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


雷鸣干脆也不睡了,洗了个澡,精神精神,就去隔壁找郑依依。


此时郑依依已经醒了,醉酒以后的事情被郑依依忘得一干二净,不过郑依依对自己只穿一身睡衣躺在床上耿耿于怀。


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慌乱中郑依依用被子盖住自己身体,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雷鸣只穿着一条内衣走进自己的房间。


“雷,雷总,请你自重。”郑依依红着脸说道。


雷鸣笑道:“自什么重。”


此时只有雷鸣和郑依依两个人,郑依依直言道:“你不应该只穿一条内衣就闯进别人的房间。”


雷鸣笑意更胜,“穿内衣怎么了,内衣的意义不就是遮羞么,该遮的都遮住了。内衣秀泳装跟我现在穿的也差不多,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如此歪理邪说从雷鸣嘴里说出来,简直就跟天经地义的一样。


还不等郑依依反驳,雷鸣直接坐到郑依依的床边,拿着刚改完的合同递给郑依依,把昨晚上合作方改方案的事情说了一遍。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看不出一点邪念的意思。


郑依依终究没忍住自己对雷鸣的好奇心,偷偷的朝着雷鸣下面看了过去。简短的布料被撑得鼓鼓的,巨大轮廓清晰可见。


雷鸣有意展示给郑依依看,所以坐着的姿势刚好让郑依依能看到一清二楚。


见郑依依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雷鸣知道她上钩了,也不说破,继续讲方案的事情。偶尔还调整一下坐姿,让郑依依可以看得更方便。


郑依依无心听雷鸣说什么,心里情不自禁的将雷鸣和方炯相互比较。不得不说,虽然方炯的已经天赋惊人,但雷鸣的似乎更有料。


雷鸣的心里十分畅快,郑依依对自己男人的魅力目不转睛,这说明郑依依对他是有想法的。雷鸣在想,如果郑依依能在这件事情上主动,那他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


郑依依越看越忍不住想看,心里还隐隐有着一种冲动,想要看的再清楚一些,甚至想来一些特别的接触。


闹铃的声音将各怀心思的两个人拉了回来,雷鸣无视闹铃的声音,郑依依却收住了那些不该有的念头。


郑依依懊恼自己身为他妻,怎么会对自己的上司有想法,郑依依不想当一个背叛老公的坏女人。


“雷总,跟合作方见面的时间就要到了,我还没有准备,麻烦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雷鸣抬头看向郑依依的眼睛,郑依依急忙避开雷鸣的视线,羞赧的脸上红晕着。


“好。”雷鸣也不心急,忍住了满腔欲火。


第一天的合作方见面会,雷鸣作为公司代表,不仅没有因为合作方临时改变合作方案而自乱阵脚,反倒给出了双方都无可挑剔的方案出来。


郑依依的表现一样出众,除了漂亮的外表,还展现出大方的举止,聪明的头脑,和出色的社交技巧。


出色的女人总会成为男人们的关注焦点。会议结束后,几个合作方的老总提出要请雷鸣和郑依依吃饭的事情。


郑依依不傻,一打眼就知道这些人揣着什么下流心思,当即就找了借口想方设法回绝几位老总,可雷鸣竟然一口答应下来。


雷鸣答应的事,郑依依身为下属,如果再拒绝,那就等于打自己家老板的脸,这是职场大忌。郑依依纵使不情愿,也不能违抗。


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满,郑依依没有打扮自己,衣服也穿得很普通。奈何漂亮的人,不施粉黛,依旧那么漂亮。


雷鸣看到素颜的郑依依,觉着她少了几分职场上的精明,多了平易近人的温婉,这样清淡的她,更让人想要占有。


而且,就算郑依依再怎么不打扮,前凸后翘的性感身材,想隐藏都隐藏不了。


到了饭店,在场的除了郑依依一个女人,其他全都是男人,真可谓是狼多肉少。


什么刘总王总,白天聊生意,几个人还知道控制对郑依依的垂涎,上了酒桌之后,就开始不停的跟郑依依套近乎,找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跟郑依依敬酒。


出奇的是,平时护郑依依护的很紧的雷鸣,今晚上竟然没有再护着郑依依。


郑依依只好硬着头皮,把一杯接着一杯的白酒倒入口中。酒过三巡,郑依依的脸颊白里透着潮红,身体也软绵绵的。


 

6

第6章

几个老总见时机成熟,相互看了一眼,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一个男人走到郑依依身后,搓了搓手,朝着郑依依的肩膀摸去。


原本一直寡言少语的雷鸣忽然出手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郑依依抱了起来,然后笑着说:“各位不好意思,我这个女下属都不胜酒力,失陪了。”


此时众人总算明白雷鸣用心,雷鸣就是利用他们灌醉郑依依,然后自己再捡个现成的便宜。


一个老总当即不满的说道:“走什么走,我们都还没尽兴,雷总不胜酒力可以先走,让小郑留下来陪我们。”


其他几个人赶忙附和,谁愿意到手的好处,就这么拱手让人。


雷鸣没理这些人说什么,转身直接离开,他料定这些人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就敢跟自己撕破脸皮。


醉酒的郑依依又性感又诱人,安静的躺在雷鸣的怀里,一副任人摆布的样子,偶尔还会发出撩人的哼唧声。把雷鸣撩得饥渴难耐。


雷鸣想着今晚一定不能放过郑依依。就算郑依依醉着,只要能得到郑依依,就是一种满足。


可是当雷鸣看到守在酒店门口的李禾的时候,雷鸣的脸色立马就黑了下来。


“你来干什么?”雷鸣很不客气的问道。


“我来看看我大嫂。”李禾看到雷鸣抱着郑依依,就想起上回雷鸣坏了自己好事,对雷鸣充满敌意。


雷鸣一点也不关心李禾为什么来,只觉得这个男人总来找郑依依,着实让人不待见。


雷鸣把郑依依抱回房间,冷冷的看着李禾下逐客令,“你怎么还不走?等我留你在这过夜么?”


李禾冷笑了一声,“走?给你对我嫂子下手的机会?”


李禾从雷鸣看郑依依的眼神中,就能看出,雷鸣跟自己一样,对郑依依有欲望。


“识相的自己走,别等我对你动粗,你会后悔的。”这是雷鸣对李禾最后的警告。


这一回李禾没有害怕雷鸣,他自顾自的坐在床边笑道:“雷大老板,你这么着急撵我走,出于什么目的,你我都清楚的很。但我得警告你一句,郑依依有老公。”


雷鸣握紧了拳头,李禾继续道:“今晚上她老公给我打电话,说郑依依不接电话,麻烦我过来看看。地址是郑依依自己给我的,让我来是她老公的主意。你有什么资格叫我走?”


李禾挑衅的话让雷鸣额头两侧青筋暴起,李禾还是太年轻,不知道见好就收,“我这就是来的早,我要是再来的晚一点,是不是就捉奸在床了?”


雷鸣一拳打在李禾的肚子上,李禾痛苦的惨叫了一声,五官扭曲在一起。


收回拳头,雷鸣面无表情的回道:“有本事动手,甭跟我动嘴。再说一句,我打到你说不出话。”


这还没完,雷鸣抬脚踩在李禾的双腿间,冷笑着说:“想呆在这可以,你要是敢动郑依依一下,我就废了你这。”


郑依依睁开眼睛,就看到李禾跟雷鸣靠在自己床边睡着,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自己的衣服。


还好没有事。郑依依赶忙叫醒两个人询问昨晚什么情况。


李禾瞪了雷鸣一眼,冲着郑依依说道:“方炯打你电话你不接,让我过来看你。我一来就看到你这个老板抱着喝醉的你,我不放心,就在这守了你一晚上。”


被李禾这么一提醒,郑依依想起来昨晚上自己被灌酒的事情,庆幸雷鸣把自己安然无恙的带了回来。


“收拾下,一会出去。”雷鸣丢下这么一句,就回自己房间了。如果李禾不在,他可以做很多事情,既然李禾不走,雷鸣干脆带着郑依依出去。


雷鸣前脚出了房间,李禾便冲着郑依依道:“嫂子,你小心点你这个老板,他好像对你有想法。”


郑依依脸色微变,这种事情李禾竟然都看出来了,连忙转移话题,“李禾,谢谢你,让你为我和方炯的事操心了。改天我跟方炯请你吃饭。”


李禾心道,饭有什么好吃的,漂亮的嫂子才最好吃。不过这句话李禾也只敢在心里说。


李禾起身刚想要走,走到浴室的时候,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就看到了里面挂着郑依依的衣物。


“嫂子,我能借你浴室用一下么?”


 

7

第7章

出于愧意,郑依依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能用,有什么不能用的。”


李禾走进浴室之后直接反手锁上门,然后一脸痴迷的取下郑依依的衣物,双手捧着贴到自己的脸上,用力的嗅着衣物上的味道。


郑依依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洗,上面全是香水化妆品的香味。李禾认定郑依依的身上,也会是这种醉人的香味。


拿着衣物,李禾脑袋里渐渐浮现出,郑依依那傲人的身材,平时就是包裹在这单薄的布料之下。李禾甚至幻想出,自己此时侵犯的,就是郑依依。


李禾闭着眼睛,露出十分享受的表情。他对郑依依的幻想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有时候他恨不得自己变成郑依依的贴身衣物,这样就可以天天抱着郑依依在一起。


门外的郑依依丝毫不知道浴室里的李禾正在干什么,她正在跟方炯打电话,这一回方炯是真生气了。


两人隔着电话言语争执了半天。最后为了息事宁人,郑依依同意每天跟方炯定时视频的要求。


挂掉电话,郑依依忽然间想起了自己放在浴室里的内衣,一想到自己的衣物会被李禾看到,还真有点难为情。


浴室里,李禾幻想自己是在郑依依身上大肆欢乐,纵情折腾。


最后李禾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郑依依的衣物揣进怀里。


“嫂子,我先走了,改天再来找你。”还不等郑依依回一句,李禾急匆匆的出了房间。


郑依依走进浴室,发现自己的内衣竟然不见了,翻遍了正浴室都没有。她可以肯定自己的衣物就在浴室,怎么就不翼而飞了?


忽然郑依依在心里,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是李禾拿走了自己的衣物。


这个想法刚一出来,郑依依就觉得难以置信。在她的印象里,李禾就像个弟弟一样,虽然年纪轻,但是稳重。而且,李禾的长相英俊,不像是那种不堪的人。


想到这里,郑依依不敢继续想下去。


没一会功夫,雷鸣换了一身衣服,来找郑依依去跟合作方谈项目。


或许是因为昨晚雷鸣搅合了几个老总的好事,会议上,几个老总不停地向雷鸣发难。不过雷鸣一点责怪郑依依的意思都没有,这让郑依依的心中十分愧疚,很不是滋味。


晚上回到酒店,手机响起,把郑依依一看,来电人是方炯。


郑依依心中满怀愧疚,冷落了好几天方炯,她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


匆忙接起电话,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手机的屏幕上,“依依,依依。”


“老公,不好意思,最近太忙了,顾不上接你电话,你别生气。”郑依依一开口就主动承认错误。


“算了,我知道你事业心强,不怪你。”平时郑依依很少服软,方炯看到自己如花似玉的妻子真心悔悟的样子,怎么忍心责怪。


两个人聊了一会夫妻之间的话题,之前那点矛盾全都烟消云散了,聊着聊着,方炯的话题开始往夫妻话题的方向走。


郑依依跟方炯两个人分局异地,方炯正式如狼似虎的年纪,对夫妻生活有着频繁的渴求。


方炯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要求,让郑依依跟他来一个视频。


面对老公如此大胆的要求,郑依依心里十分震撼。这种事他从来没有干过,平时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尝试一些新鲜玩法,郑依依都可以接受,方炯也不是没有底线的人。


可是这种视频,让郑依依有点难为情了。要自己什么也不穿,对着视频做出一些害羞的事情,郑依依想一想就觉得难为情。


但方炯对这件事情却很执着,米虫上脑的时候,容易让人失去理智,失去判断能力。方炯现在就处于那个状态,他现在只要稍微联想一下,就觉得欲罢不能。


在方炯不断的恳求之下,郑依依终于红着脸点了点头。她觉得自己这么做,算是弥补这段时间对老公的冷落。


看到郑依依点头,方炯无比兴奋,很痛快的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郑依依心里别扭,在方炯的不断催促下,才一点一点褪去自己的衣服。


不过这更让方炯有一种被吊着胃口的感觉,此时方炯早已经生龙活虎。郑依依看着镜头前的老公,一点也没有想象中讨厌的感觉,反倒是忍不住想看。


那是方炯占有她掠夺让他的工具,她摸过亲过无比熟悉,可是就因为隔着一个摄像头的缘故,那个东西变得陌生而有魅力。


在方炯的带动下,郑依依的意识也开始渐渐沉沦,几天来没有夫妻生活,让她此刻也很想好好爽一下。转念一想,方炯毕竟是自己老公,玩点不一样的,没什么不好。


郑依依动作柔美的脱掉自己衣物,完美的身材瞬间释放出来。郑依依是那种又大又圆,却没有一丝下垂的迹象,这也正是郑依依的极品之处。


当郑依依脱到完全一丝不挂的时候,方炯在屏幕的另一头,粗犷的喘息了一声。


方炯开始指挥郑依依做一些让自己兴奋地动作,一起先郑依依害羞不好意思,随便动了两下应付了事。方炯就低声下气恳求,最后郑依依只能听之任之。


郑依依开始面色潮红,下巴微微向上仰起,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她幻想和老公在一起的亲密画面,充实着自己的神经。伴随着幻想,郑依依口中发出温润的声音。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206-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