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对你很饥渴/塞着蛋跳跑步

时间:2019-11-15 14:45:03编辑:博弈

任何一点响声都能清清楚楚地传过来,不过,对于隔壁激烈的做嗳声,少女好想根本没听见似的。


大概是早就习惯了吧。


少女名叫叶舒凡,隔壁房间里的那个女人是她的妈妈,叶萍。


叶舒凡刚生下来没多久爸爸就去世了,好几年里都是跟着妈妈叶萍生活,所以就随了母姓,虽然八岁的时候妈妈再嫁了,但叶舒凡一直都没有改姓。


值得一提的是,隔壁房间里正在和叶萍上床的男人并不是叶舒凡的继父,而是前街一家饭馆儿的老板,名叫陈伟国,是叶萍的其中一个情夫。


“来,给我舔舔,舔硬起来再干一回。”


陈伟国说着话往前挪了挪身,把软绵绵的鸡笆凑到叶萍面前。


“你疯了?也不看看几点了,再过一会我老公该回来了。”


“对,对对对,我差点儿给忘了。”


陈伟国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脑袋,赶紧抓过衣服穿了起来,叶萍也从床头柜上抽了些纸巾,擦掉了陈伟国射到身上的J液。


“出去的时候小心点儿,别被人看见了。”


“我知道,又不是第一回了。”


陈伟国应了一声,这时候也差不多穿好了衣服,陈伟国伸手往叶萍湿乎乎的胯下摸了一把,被叶萍狠狠瞪了一眼之后才有点儿不情不愿地转身走出了房间。


听到房门外面经过的脚步声,叶舒凡微微皱起眉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厌恶的表情,等陈伟国离开之后,叶舒凡放下了手里的笔,站起身来走出了房间,来到厨房外面,从冰箱拿出了一瓶水。


这时候主卧房间的门又一次打开了,已经穿上衣服的叶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出来拿水的叶舒凡,叶萍猛的愣了一下。


“原来你在家啊。”


叶萍很快就从惊讶中恢复了过来,开口对叶舒凡说了一句道。


“噢。”


叶舒凡看都没看叶萍,淡淡地应了一声道。


“刚才,你都听见了?”


叶萍问了叶舒凡一句,不过语气和表情也没什么尴尬,好想根本不介意女儿听到自己跟其他男人上床似的。


“我出去打牌去了,刚才的事别跟你爸说。”


叶舒凡打开瓶盖喝了一口水:“他不是我爸,我爸死了好多年了。”


“以后别说这种话,谁养活你谁是你爸,虽然不是亲的,但好歹给了你饭吃,给你买衣服,给你交学费,他就是你爸。”


“你也没拿他当老公,为什么让我拿他当我爸?”


叶萍本来已经提起包来要出门了,但马上又停住了脚,回头看向了叶舒凡:“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舒凡慢悠悠地回答道:“你要是拿他当老公,为什么还在外面跟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鬼混?他明明也养活你了啊。”


“他养活我什么了?”叶萍有点激动地说道,“就他一个月赚那几千块钱,也就勉强够填饱肚皮的,省吃俭用一个月也剩不下一千块,这点儿钱够干什么的?我一个月光买化妆品买衣服就得三四千,我花了他几个钱?”


叶舒凡笑道:“既然不满意,那就去找个有钱的啊,干嘛还赖在这儿。”


“你以为我愿意啊?要不是因为带着你,我至于嫁这么个窝囊废吗?别说以前年轻的时候,就算是现在,只要把你甩下了,照样有一大堆男人由着我挑!”


叶舒凡听到这里没再说什么,叶萍喘了几口气,但还是没把情绪稳定下来,狠狠瞪了叶舒凡一眼之后气呼呼地扭过了头,快步走向玄关,然后摔门离开。


家里安静了下来。


叶舒凡看了一眼被叶萍砰的一声关上的门,然后低了低头,尽管脸上仍然没什么表情,但叶舒凡手指微微收紧了一些,手里的纯净水瓶被捏出了一阵响声。


“咔哒。”


这时候一声轻响,门开了,一个留着寸头的壮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叶舒凡本来表情木然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带着暖意的笑容,抬起脚,快步走到了男子面前,对男子说道:“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啊?”


叶舒凡的声音很是轻柔,跟刚才和叶萍说话的时候比起来简直是判若两人。


这个壮年男子就是叶萍的丈夫,叶舒凡的继父,林镇伟。


第二章

“噢,今天要送的件儿不多,所以就早回来了一会儿。”


林镇伟笑呵呵地回答着,同时脱起了身上的大衣。


叶舒凡伸手帮林镇伟扯着袖子,大衣脱掉之后叶舒凡顺手就接了过来,似乎是经常帮林镇伟脱外衣,转身熟练得放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还是家里暖和,今天外面风大,送快递的时候都快把我给冻死了。”


林镇伟刚说完话叶舒凡便开口应道:“我去给你烧点热水喝,你等一下啊。”


“不用了,小凡,我不渴,而且家里又不冷,用不着非喝热的。”


“嗯,那赶紧洗澡去吧,在外头跑了一整天了,浑身上下都是灰尘,我去做饭。”


叶舒凡说着话扭头就往厨房走,林镇伟赶紧阻止道:“诶?你做什么饭啊?饭待会儿我来做就行,你回房间写作业去。”


“我今天作业就一点儿,刚刚已经写完了。”


“作业写完了就去复习复习,要是累了的话就去休息一会儿,我今天又没加班,力气有的是,用不着你一小孩子来做饭。”


“我……”


没等叶舒凡继续说话林镇伟就走过来按住了她的肩膀,轻轻地把她往房间的方向推,同时笑呵呵地说道:“行了,赶紧回房间去吧,我冲个澡就去做饭,好了就叫你。”


说着话林镇伟已经伸手帮叶舒凡推开了门,然后转身走向了卫生间。


不一会儿,浴室里响起了水声,叶舒凡呆呆地站在房间门口,犹豫了片刻,然后缓缓地抬起了脚,朝卫生间跟了过去。


卫生间的门已经很旧了,锁是坏的,关不上,吱呀一声,叶舒凡轻轻推开了门。


浴室里冒着热气,隔着玻璃门隐约可以看到一个结实的身影在搓洗着身体,叶舒凡小心翼翼地往里走了两步,墙边的衣篓里放着林镇伟进去洗澡之前刚刚脱下来的衣服。


叶舒凡往浴室里看了一眼,然后弯下腰,拿起了衣篓里最上面的一条藏青色的内裤。


内裤有点潮湿,林镇伟已经在外头忙活了一整天,身上出了不少汗,不过毕竟刚刚脱下来没多久,除了潮湿之外,内裤上还留着一些体温。


叶舒凡抬起手,把内裤凑到自己面前,然后轻轻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和嘴唇。


叶舒凡深吸了一口气,混杂着一丝尿马蚤味的汗气涌入了叶舒凡的鼻孔,叶舒凡好像是被这股气味迷惑了似的,一点点闭上了眼睛。


“嗯……”


叶舒凡轻轻哼了一声,脸色开始发红,呼吸也跟着渐渐急促了起来。


没错,叶舒凡把她的继父当成了性幻想的对象。


叶舒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林镇伟产生幻想,林镇伟算不上有魅力的男人,虽然身高不算矮,将近有一米八,身材也算是壮实,但相貌确实算不上好看,也就是五官和脸型比一般长相的人稍微硬朗了一些。


而且林镇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快递员,赚的钱倒是足够养家,但实在不是什么让人觉得有面子的职业,常年都在室外奔波,风吹日晒,雨打雪洒的,林镇伟的长相比起同龄的人都显得稍微沧桑了一些,而且林镇伟的性子跟有些粗犷的长相不太一样,有点儿内向,不怎么喜欢说话,从来就只知道闷头干活,十足一个老实人,这样的人当然也不怎么会整理自己,再加上常年在室外奔跑的职业,所以林镇伟平时的穿衣打扮显得有些土气。


平心而论,林镇伟是配不上叶舒凡的妈妈的。


叶萍是个漂亮女人,虽然再过几年就要四十岁了,但相貌和身材保持得都还不错,稍微有点儿丰腴的身材也多了一些与年轻女人不一样的韵味儿,再加上叶萍会化妆,会打扮,吸引男人根本不是什么难事,要不然也没那个本事同时找好几个情人了。


不管是外表还是生活方式,叶萍和林镇伟都不是同一种人,叶萍之所以会嫁给林镇伟完全是迫不得已,当年叶萍刚把叶舒凡生下来老公就死了,一个带着婴儿的寡妇想要找个条件优秀的男人可没那么容易,而且叶萍眼光也高,一般二般的男人都瞧不上,可是又有钱长相又不差年纪有不算太大的男人,谁愿意连带着孩子把叶萍娶进门?这一来二去的,连着好几年叶萍都没再嫁出去。


叶舒凡越来越大,开始上学之后也越来越花钱,叶萍一个人实在是没办法负担,而且这时候已经快三十岁的叶萍也不算年轻了,愿意娶她的人越来越少,叶萍以前看不上眼的男人现在倒反过来瞧不上她了,无奈之下叶萍只好大幅度降低了自己的标准,经人介绍嫁给了林镇伟,那一年叶舒凡刚刚八岁。


“嗯……”


叶舒凡吸气声越来越重,呼出来的鼻息将手里的内裤染得热乎乎的,温度升高之后内裤里的汗味和尿味也渐渐浓烈了起来。


叶舒凡抬起另一只手,在自己的胸部上轻轻抚摸着。


这时候叶舒凡的|ru|头已经硬了起来,手隔着衣服抚摸两下之后,两边的|ru|头都完全葧起了,甚至硬得把胸罩都微微顶起了一些。


叶舒凡穿的胸罩有点旧了,本来质量也不太好,所以时间一长,贴着|ru|房的那一面起了不少球,叶舒凡隔着衣服用手揉捏胸罩的时候,胸罩内面粗糙的小球和已经葧起的|ru|头在一起缓缓地摩擦着,这点特别的快感让叶舒凡的|ru|头越来越硬,同时,|ru|头感受到的快感也渐渐刺激到了叶舒凡的下身。


叶舒凡的内裤有点湿了。


第三章

叶舒凡挪了挪脚,身体靠在一旁的洗衣机上,然后掀起了衣角,把手伸进上衣里面,拉下来一边的胸罩,手掌摸到了自己的|ru|房。


推揉了两下之后,叶舒凡抬起手掌,用手指尖轻轻捏住了|ru|头,捏住|ru|头的三根手指缓缓地来回搓弄着,指尖的皮肤和葧起的|ru|头摩擦着,叶舒凡时不时地多使一些力道,用指甲来挤压|ru|头的根部以及|ru|晕,让|ru|头带来的刺激感越来越强烈。


过了一会儿,只刺激一边的|ru|头好像快感没那么大了,叶舒凡微微张开嘴唇,然后把内裤塞进了嘴巴,用舌头和牙齿咬住,然后另一只手也伸进了上衣里面,把另一边的胸罩也扒到了|ru|房下面,同时用手抚摸两边的|ru|房。


叶舒凡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起来,她紧紧闭着眼睛,听着浴室里面热水洒在林镇伟身上的声音,幻想着林镇伟赤裸的身体,从宽阔的肩膀到粗壮的手臂,从有些粗糙的皮肤到身上茂盛的体毛,然后再到双腿丛林下那根硕大的Y具。


当然,叶舒凡只能想象林镇伟Y具的形状。


虽然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六年,但叶舒凡从来没看到过林镇伟的Y具,林镇伟叶舒凡面前从来都很小心,连上半身都极少裸露,更别说隐私的下体了。


叶舒凡幻想着林镇伟的手在抚摸自己的|ru|房,因为常年干活布满老茧的手掌摩擦着她稚嫩的皮肤和|ru|头,沉溺在意滛之中的叶舒凡欲望已经被完全勾了起来,荫道里分泌出来的液体越来越多,原本只是微微有点潮湿的内裤此时已经湿了一片,叶舒凡下半身穿的是一条紧身的牛仔裤,完全勒紧了她的臀部和荫部,隔着一层薄薄的内裤,牛仔裤有点发硬的布料几乎贴着叶舒凡的荫唇和阴D,在内裤已经被润滑的液体湿透的情况下,只要叶舒凡稍微动弹一点,荫部与牛仔裤之间的摩擦都会带来一阵阵快感。


叶舒凡双腿夹得越来越紧,微微翘起屁股,不由自主地开始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下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叶舒凡的左手从|ru|尖上缓缓滑下来,贴着皮肤摸到了小腹处,叶舒凡没有解开牛仔裤的扣子,也没有拉开拉链,而是直接用手指撑起牛仔裤和内裤,直接摸进了自己下体茂盛的荫毛之中,叶舒凡穿的牛仔裤真的很紧,手伸进去之后几乎没什么活动空间,手指穿过荫毛之后马上就被已经泛滥成灾的滛液给染湿了。


沾满滛液的手指忽然间变得畅通无阻起来,在绷紧的牛仔裤中迅速来到了荫唇之间,叶舒凡中指轻轻滑了一下,拨开荫唇之后两根手指一起探入荫道口中,当手指触碰到荫道中的嫩肉的时候,叶舒凡的身体像是触电似的轻轻颤抖了一下,如果不是有一条内裤被叶舒凡紧紧咬在口中的话,恐怕她会忍不住喊出声来。


叶舒凡把右手也从上衣里收了回来,抓住了咬在口中的内裤,重新把内裤压到了鼻子和嘴唇上,再一次深吸了一口气,混入了她的唾液之后,内裤里的味道好像变成了越来越浓烈的催Q药一样,和叶舒凡粗重的鼻息一次次碰撞之后继续催升着她的欲火,叶舒凡把腰弯了起来,微微躬着身子,手指在越来越泛滥的滛液之中不停刺激着下体。


快感越来越强烈,叶舒凡的意识渐渐接近了空白,不过就在叶舒凡感觉自己快要高嘲的时候,浴室里的水声忽然间停了。


叶舒凡猛然惊了一下,瞬间回过了神,抬起头来朝浴室里看了过去。


隔着一道堆满雾气的磨砂玻璃门,叶舒凡往里什么都看不见,不过靠一点模糊的影子和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来看,林镇伟应该是已经洗完了澡,此时正在用毛巾擦着身体。


叶舒凡深吸一口气,刚才激烈的快感和欲望已经熄灭掉了大半,她赶紧把手从内裤里收了出来,同时把林镇伟的内裤重新放回到了衣篓里,这时候里面响起了拖鞋在有水的瓷砖上走动的声音,应该是林镇伟要从浴室里出来了。


叶舒凡立刻慌乱了起来,她顾不上身上被自己折腾得凌乱不堪的胸罩和上衣,马上转过了身,在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的情况用最快的速度走出了卫生间,叶舒凡刚刚走到外面就听到哗啦一声,里面的林镇伟已经拉开了浴室的门,如果叶舒凡刚才动作慢上一步,恐怕就有可能被林镇伟给看到。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201-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