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的故事作文400字左右,在老公的朋友家和老公朋友

时间:2019-11-15 14:29:59编辑:博弈

脚后跟没有沾地,跟跳芭蕾似的,以这种别扭的姿势快速朝我走来,速度很快。



 以前虽然我不信鬼神之说,但是关于这方面的事情我听说不少,其中就有那么一条,那就是被鬼附身的人,脚后跟都是不沾地的。


 而此时的神婆就是这样,她被鬼附身了!


 在快来到我身边之时,神婆的眸中突然闪过一抹油绿的光芒,脸色有点狰狞的冲我扑来,那样的眼神我很熟悉,和堂嫂的眼神一样。


 她要杀我!


 我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只要我不死的话,堂嫂不会对其他人下手的吗?


 神婆这又是怎么回事?堂嫂为什么会对她动手了?


 这个时候也考虑不了这么多了,心中虽然很害怕,但是此时我的求生欲望已经掩盖了心中的惧意。当神婆满脸狰狞的朝我扑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来不及闪躲了,猛地大喝一声,奋起一脚直接踹中了神婆的小腹。


 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妪,按理说身体素质应该不怎么样的,可是我这奋尽全力的一脚踹在她身上之后,她仅仅后退几步,然后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再度朝我扑了过来。


 她的口中还发出嗬嗬古怪之声,口水流淌,似乎在她的眼中我已经成了一道美味的大餐。


 我吓得嗷了一嗓子转身就跑,身后神婆嘶吼咆哮着紧追不舍。


 她的速度很快,我根本没有地方跑,只能冲向那破茅屋。


 现在也顾不得会不会触怒那破茅屋中的白衣女鬼了,我直接撞开了破茅屋的房门,滚了进去。


 神婆眸中绿芒大盛,脚步仅仅是停顿了一下,然后就直接迈进了这破茅屋之中。


 阴风阵阵,那白衣女鬼的身影再度出现,绝美的容颜上出现些许的厌恶之色,这样的表情是针对被鬼附身的神婆的。


 “滚!”白衣女鬼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声音清脆,很好听,只不过那种语气太过冷了一些。


 神婆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语气嘶哑怨毒的说道:“不关你的事,把他交给我!”


 白衣女鬼看着她,脸上出现不耐之色,眸中闪烁光芒,声音更加冰冷的说道:“滚!”


 神婆桀桀一笑,嘶吼着朝白衣女鬼扑了过去。


 白衣女鬼怒喝一声,这破茅屋的温度直线下降,那股森寒之意更重。


 虽然不是针对我的,但是我这小体格哪能经受得了这样的折腾啊!很干脆的再度晕了过去。


 在意识昏迷前,我听到了白衣女鬼传来一声痛呼之声,然后就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黎明了,天际泛起了一抹鱼肚白。


 我再度在那破茅屋的外面躺着……


 慢着,那间破茅屋呢?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之前那破茅屋的方向,那里已经空空如也,只有一些乱石存在。


 我扫视了山峰上四周,没有看到破茅屋。


 要不是这几天我亲身经历这一切,甚至都会以为我是在做梦。


 破茅屋不见了,白衣女鬼和神婆也不见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有,我记得在我昏迷前,好像听到了白衣女鬼的痛呼之声。堂嫂不是挺忌惮白衣女鬼的吗?


 她有能力伤到白衣女鬼?


 山风拂过,有些冷,我哆嗦了一下。


 这时候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破茅屋都已经消失了,实在太过诡异了,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用处了,我脚步踉跄的急匆匆的往山下跑。


 现在我的心里很乱。


 昨天晚上堂嫂没有来,而神婆则是被鬼上身了,我不确定那是不是堂嫂干的。


 如果真的是堂嫂干的话,那就糟了。


 之前神婆跟我说,堂嫂没有杀掉我之前,应该不会对其他人动手的。但是现在的情况明显是出现了别的变故了。


 如果昨晚神婆鬼上身是被堂嫂控制的话,那么我爸妈那边会不会……


 不会,一定不会的,张小天你千万别乱想!


 这种自我安慰的方法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反而让我心中更加的焦急担忧起来。


 我现在只想尽快赶回村子,找老爸老妈。


 匆匆下了山之后,我朝我们村子的方向跑去,心中不停的祈祷着。


 离开山脚没多久,看到路上有个在田里喷农药的老汉,我想起了一件事,停住了脚步,对着那老汉喊道:“大爷,跟你打听个事!”


 老汉看着我,挺热情的,说道:“娃子,打听啥事?”


 我指了指身后的那座山,说道:“您老知不知道那座山上有座破茅屋?”


 听我这么一说,老汉看了看那座山,脸色有点迷茫的摇摇头,说道:“没听说过,那座山老头子我也去过几次,没有见过什么破茅屋!”


 听老汉这样一说,我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起来。


 告别了老汉,我加快脚步朝我们村方向跑去。


 我现在真的弄不清自己究竟是不是做梦了,如果之前的一切都是做梦的话,这个梦也实在是太过真实了。


 一个多小时后,我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我们的村口。


 有一个青年站在我们村口,看起来三十来岁的模样,手里拿着一个罗盘类的东西,在那里也不知道摆弄着什么。


 我这时候心急,也没时间过多的关注他,从他身边跑过,想要快点回家。


 而就在我刚从他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突然出手一把拽住了我。


 猝不及防,我被他这猛地一拽直接摔倒在地了。


 “你他妈有病啊!”我暴怒开口。


 现在我心里很急,实在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这个村子不能进,进去就出不来了!”他沉声对我说道。


 “放屁!”我从地上爬起来,冲他吼道:“我家就在这里,我前两天的时候才……”


 “你看清楚,没看出来这村子有古怪吗?”他直接打断我的话,声音低沉的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我看向村子。


 刚刚太过焦急,没有注意。现在他这么一说,我确实发现村子确实有点不正常了。


 现在已经是早晨七八点钟了,但是村里却很安静,没有鸡鸣狗叫,村子里大马路上也没有人影,家家户户紧闭房门。


 诡异的死寂,很不正常。


 现在是大白天,但是此时的村子,却给我一种很阴森的感觉。


第十章


第十章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呆呆的看着面前这死寂的村庄,心中一片冰凉。


 青年抿着嘴,眯着眼睛看着我们村,喃喃说道:“阴气很重,有脏东西作祟,并且看样子不太好对付啊!”


 听他这么一说,我瞬间回过神来,看着他,焦急的说道:“求求你,救救我家里人,我爸妈他们还在村子里,求求你……”


 这个人应该有些本事,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说出刚刚那句话了。


 我现在就像是快要淹死的人了,哪怕是一根稻草我也不能放弃,没有办法,只能求助。


 他没有理会我,盯着村子,不时的又会看看手中的罗盘。


 罗盘上指针转动的速度时快时慢,上面的那些东西实在太过繁琐,我也看不懂。


 过了好一会之后,他收起了罗盘,看着我,很认真的说道:“你们村子里,这段时间有没有死过人?嗯,就是突然暴毙的那种。”


 哪是突然暴毙的啊!明明就是厉鬼来寻仇的啊!


 我急忙将前几天的事情都跟他说了,包括大伯一家死绝,加上三婶四婶和我那几个堂兄死状凄惨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很是详细。


 听我这么一说,他的脸色渐渐变得古怪起来,看着我,语气有点怪异的说道:“你是怎么逃过一劫的?”


 我这时候没有丝毫的隐瞒,把堂嫂要杀我,然后神婆带着我前往那破茅屋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我说完这些事情之后,他眨巴眨巴眼睛,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说道:“不对啊!那个神婆应该有点本事,她说的也不错啊!你那个堂嫂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记,若是不杀了你的话,她应该不会再去害别人的。鬼附身……破茅屋里的白衣女鬼……这事有意思了!”


 听他在这絮絮叨叨的自语着,我都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了,可是又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只能这么干巴巴的看着他。


 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眉头突然间皱得更紧了,看着我们村,又看着我说道:“按理说你们村子这状况应该是你那堂嫂搞的鬼,不过我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说不上来的感觉!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一趟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我直接打断他的话,目光很坚定的看着他。


 不是我突然变得胆大了,而是我觉得与其让我自己在这里守着,还不如跟他在一起比较安全一些。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不放心老爸老妈,我急切的想要回家看看。


 他没有拒绝,沉吟了一下,轻轻的点点头,说道:“也行,我对你们村里不熟悉,你给我带路!不过,千万不要离开我五米的距离,万一出了什么状况的话,我不一定能保得住你!”


 “嗯!”我点点头,声音有点发颤。


 和他一起走进村子,走在大马路上,他跟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自己。


 他只是说他叫江南,自幼跟随一位老人学习捉鬼法,其他的事情就没有多说。


 我们走在寂静的村庄里,那股森寒之意始终笼罩,我的心中一个劲的打鼓。


 来到我家门前的时候,院门虚掩,没有上锁。在我想要伸手去推门的时候,江南拦住了我。


 他从怀中拿出了那个罗盘,罗盘上的指针还是那样时快时慢的转动着,江南微微皱眉,嘀咕说道:“这玩意不会是坏了吧?”


 随后,大概是察觉到了我那有些古怪的目光注视,江南轻咳一声,直接伸手推开了我家的院门。


 “爸,妈……”我走进院子就喊了起来,声音发颤,生怕会见到那血淋淋的场景。


 房中没有回应,我和江南一起进入堂屋之中,都没有发现爸妈的身影。


 爸妈失踪了,不知去向,房中的一切也都没有翻动过的痕迹。


 我虽然焦急,但是心中多多少少松了一口气,我之前一直担心,就怕回到家里之后会看到爸妈倒在血泊中的那一幕。


 我想带着江南在村里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爸妈或者是村里的其他人,但是刚出家门,江南突然拉住了我。


 “你那堂哥和堂嫂的坟在什么地方,先带我去看看!”江南突然说出这句话。


 我也不好说什么,带着他走出村子,朝村后山的那片坟圈子走去。


 走出村子的时候,江南一脸的警惕,手中的罗盘一直拿在手里,一副提防有什么东西从暗处突然窜出来似的。


 可是直到走出村子,都没有什么异样的情况发生。


 “奇了怪了!”江南回头看向死寂的村子,满脸疑惑的说道:“就这么轻易的出来了?我之前感应错了?”


 随后,他摇摇头,皱着眉头不再说什么了,跟着我前往村子后山那片坟地。


 来到堂哥堂嫂合葬的那片坟地之后,我直接愣住了,瞪大眼睛看着那片坟头。


 那块新坟,此时已经被扒开了。


 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


 棺材盖半敞着,棺材里只有大堂哥的尸体,身上沾满了污血,隔老远都能闻到一股子腥臭的味道。而我那堂嫂的尸体却不见了,当初他们是在一起合葬的啊,难不成诈尸自己跑出去了。


 在我呆滞愣神的时候,身旁的江南已经走了过去。


 他一手捂住自己的口鼻,蹲在坟坑那边,皱着眉头看着坟坑中大堂哥的尸体,看得很仔细,似乎在找什么线索。


 过了一会之后,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粉末状的东西,轻轻的撒在大堂哥的尸体上。


 大堂哥身上那发黑的污血,遇到这些粉末之后,突然沸腾起来,就像是锅里烧开的水似的。


 与此同时,空气中弥漫的那股腥臭气味更加的浓郁了。


 江南的脸色有点难看了,招呼我一声,快步离开了这里。


 “咱们现在去哪?”离开坟地之后,我有些紧张的询问。


 江南目光闪烁,眼神很坚定,沉声说道:“去你大伯家,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到了那里之后,应该就能找到答案了!”


 我现在只想找到爸妈,但是现在又没有什么线索,只能跟着江南了。


 回到了村子,直奔大伯家。


 到了大伯家门口的时候,江南拉住了我,从怀中拿出了那个罗盘。


 此时,那个罗盘的指针疯狂的颤动着,直指大伯家的院门。


>>>>本文《阴妻》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187-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