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根手指不停的抠挖|宝贝自己坐下去自己动

时间:2019-11-15 14:25:09编辑:博弈

老顾每天都想,要是老子能和她来一次,就是死也值了。




  有一天下午,天热人稀,老顾靠在店里打瞌睡,蒙中听到有个清脆的声音在喊伯伯,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他朝思暮想的小芳,不由得眼前一亮。




  原来今天小芳没什么课,所以来老顾这里买水喝,只见小芳今天穿着得体的碎花连衣裙,梳着整齐的马尾长发,弯弯的眉毛,明亮的眼睛,婷亭玉立地站在自己面前。




  老顾不由得看呆了,马上说:“小芳,外面这么热还是进来坐坐吧?”自己马上去冰箱拿了一瓶绿茶给她。




  小芳说:“我一般都是喝矿泉水的。”




  老顾说:“女孩喝点绿茶对身体好,我知道你家境不太好,这瓶算我请你的,谢谢你肯陪我这个老家伙说说话。你不知道我一个人有多么孤单。”说完脸上出悲伤的神情,看得小芳竟然都有了一丝怜悯的心情来。心想钱伯伯还蛮可怜的。




  看来我不喝的话他会更伤心的。就冲老顾一笑,说:“好了钱伯伯,我喝就是了,谢谢你。”说完想扭开瓶盖,可是由于力气太小一时竟然扭不开,不由得搞得脸通红。




  老顾看了赶忙一伸手就想把绿茶接过来帮小芳扭开,不想由于心急一下子把小芳一双白嫩的小手都握到了手里,老顾一辈子哪里摸过这么雪白娇的小手,一阵温软的感觉从手心传来。




  小芳的手突然被老顾握到,吓了一跳赶忙了回来,虽然知道老顾不是故意的,可毕竟头一次被陌生男人摸手,脸一下就红了。但是并没有生气。老顾赶忙把瓶盖扭开,把绿茶递到小芳的手里。




  小芳接过来就张开鲜红的嘴喝了起来,老顾看到小芳微启香唇,出雪白整齐的牙齿。一口一口的把绿茶抿了下去,看得老顾喉头发乾,恨不得小芳把水都吐到自己的嘴里。




  小芳喝完后把茶放到桌上,准备和老顾说说话,安慰安慰一下老人,不能白喝人家的水吧。小芳发现老顾一直盯着自己看,不由有些紧张,一不小心把桌上的绿茶蹭掉了,一骨碌滚到桌下。




  小芳马上起身弯去捡,不料绿茶正好掉在老顾的座前,由于小芳穿的是敞式裙子,刚一弯腰老顾就看到了她胸前的一片青光,只见两个雪白丰满的半圆形包子随着小芳弯身的动作挤到了一起,老顾甚至一下子看到了一边的头,粉红色的头在她白色的内衣里若隐若现。




  老顾一辈子哪里见过这么美的青光只觉得浑身的也兽血沸腾。下身的强烈的肿涨。一时间难受无比。




  小芳捡起绿茶,才发现自己走光。不由得羞涩得脸通红,慌忙说“钱伯伯,对不起。我有事先回寝室了,改天再聊。”说完慌忙离去了。




  老顾半天才回过神来,脑子里闪现的是方芳那胸前的雪白,看了一下四周没人,赶紧掏出打起手来。




  由于脑子都是方芳那白嫩的肌肤和那对丰满的上围,很快的老顾就一泻千里了……自从那次小芳走光事件以后,小芳就很少来老顾的小卖部,每次来都是买完东西就马上回寝室了。老顾唉声叹气以为方芳不会再理自己了。他哪里知道五十多岁的他,即将来告别老光棍的时候了。




  令他魂牵梦绕的小芳马上就会委身于他的身下,让他姿意……






 


第三章


  这天傍晚,老顾正准备关店回家。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定睛一看,竟然是令他魂牵梦绕的方芳。只见她神情恍惚,不像是来买东西的。




  老顾关切的问“小芳,看样子好像你不是来买东西的。你有什么事吗?”可方芳低着头吐吐的,又想离开可又不原离开的样子。




  老顾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把把方芳拉进店来,然后关上门对她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告诉钱伯伯好吗?我一定帮你的,相信我。”




  方芳听了老顾的话说:“其实我是想来找您借点钱。我有急事。”




  老顾听了心想,她在这里又不认识什么人,能有什么急事呢。便对小芳说“小芳啊,借钱可以,但你要告诉我是什么急事可以吗,现在外面坏人那么多,我是怕你被骗了。”




  小芳想了想终于鼓起勇气说“其实我借钱是去看病,我这几天身上不舒服,今天去附近的医院找大夫看了一下,大夫说我得了一种病,需要做穿刺。大概要一千多块。他说不及时治疗的话会恶化的。




  我很害怕,我爸妈都在农村种田,肯定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我想找您借,等我治好后到暑假时我就去打工还给您好吗?”老顾听了之后脑子一转,自己不是一直垂涎她的身体吗何不趁此机会把她骗到手,嘿嘿!老顾计上心来。




  老顾装着关切的样子,对方芳说“小芳啊,你能告诉我你得的具体是什么病吗?现在外面有的医生黑心得狠,没病都说你有病,说不定你是受骗上当了。再说我以前学过点中医,你有没有病我都可以诊断出来!”




  方芳突然脸红起来,扭扭捏坦的说“那个大夫说我得的是乳房肿块!”说完脸更红了。




  老顾一听心说,好你个黑心医生,哪里有少女得这个病的,一般女孩子的胸摸上去里面有些硬硬的都是正常现象,等结婚哺后自然就好了。自己的年轻时的老婆也是这种现象。




  老顾想了一想马上严肃的说“小芳啊,我以前也学过中医,像你这个病啊说重也不重,不一定要穿刺的,再说穿刺是拿一大针刺进去,多疼啊。其实还有别的办法可以治疗的。”




  方芳是个天真单纯的女孩子,哪里会想到老顾的计谋。一听说不用穿刺,不由得生出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来,马上问钱伯伯“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治疗啊?帮帮我好吗?”




  老顾说“我虽然不是专业医生,但是对中医学还是很精通的。一般女孩子得乳房肿块,是由于气血于积,经脉堵的缘故导致毒气于结于前。需要上通肺气,下通肠气,只要打通此二气,你的病就好了!”




  方芳见老顾说得头头是道,不由得佩服得五体投地。连忙坐到老顾的身边说“那太好了,那您知道这个气怎么通吗?帮我通一下好吗?我都不想去做穿刺,听说很疼的!”




  老顾见佳人主动坐到身边,不由得心大起。心说自己不能太急了,以免方芳看出我骗她的破绽就完了。




  想到这里老顾正襟危坐,严肃地对方芳说“小芳啊,俗话说医者父母心,你是个好女孩,我也不希望你受到病痛的折磨。我也希望自己能治好你的病。如果能治好的话我也不会收你的钱,毕竟我不是专业的医生,只是不忍你受苦。




  但是这个通气的方法说白了就是类似于做人工呼吸的样子,你要想清楚,上通肺气是由于你的肺毒已经扩散到了口腔,病毒主要是附依你的舌头上,需要用专业手法帮你出来。而下通肠气,是由于你已到了生理成期,女人一到生理成期就要和男人进行房事,不仅是完成生儿育女,更重要的是可以调节身体平衡。也就是通下气。你和男人进行过房事吗?”




  小芳听了这些理论,不由得羞涩不已,脸通红。忙摇头道“没有。”






 


第四章


  老顾故意做出恍然的表情说“哦,怪不得。你下气不通,气血于积在,所以得了这个病。我先帮你检查一下口腔好吗?小芳。”




  方芳听了,赶忙张开双,闭上眼睛,她哪里知道她即将要落入一个下老头的魔爪。




  老顾托起小芳的下巴,只见方芳眼眸已闭,朱微启,鲜红的小舌头在口腔内微微动,唾在牙齿周围分泌,看得老张血脉张,老顾趁机一手按在方芳的肩头,轻声的说“小芳啊,你把舌头伸出来好吗,我检查一下看有没有病毒”




  话没说完,方芳的舌头就伸了出来,上面沾唾,有一滴甚至滴到了老顾的大腿上,老顾又说“唉呀,小芳啊,你的舌头上有不少病毒啊,你看上面有几个小白点,依我多年的经验来看应该是肺毒,需要通气治疗。”




  小芳一听睁开眼睛,焦急的对老顾说“钱伯伯,我舌头上的毒多不多啊严重吗?”




  老顾看到方芳那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不由得一阵心虚,但事已至此,老顾故作严肃地说“小芳啊,你舌头上的病毒比较多,如果不及时用毒机出来的话会越来越严重的,但是毒机只有省人民医院才有,并且治疗一次要五千多块。不太好办啊。”




  小芳信以为真,不由得脸色大变,绝望的哭了起来。




  老顾故意拍着她的香肩安慰说“小芳不要哭嘛,天无绝人之路,我手头有些积蓄可以借给你治病,但也只是杯水车薪,又怕你压力太大,其实这个毒还有种方法可以出来的,你知道一般人如果被毒蛇咬到了,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嘴毒,因为每个人的嘴里都有一种可以杀菌的酶。




  我可以帮你这个毒,但又怕你嫌我老头子太脏,所以一直不敢说,又怕你误会我占你便宜,唉…”




  方芳听到这里不由得左右为难,半喜半忧,喜的是自己舌头上的病毒可以免费的出来,忧的是被这个老头子用嘴吸出来,实在是太恶心了。不由得犹豫了半天。




  老顾一看知道自己有机会得手,赶忙又说“小芳啊,你也不用着急,我还有几万块钱的退休金,本来是留着养老送终的,我明天就全部取出来给你看病,你也不用推辞,这完全是我自愿的,其实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非常亲切,就好像我的女儿一样。我一生无儿无女,只要我帮到你了,以后我死了你念我的好,我就瞑目了。”说完竟然还挤出几滴眼泪。




  女孩子都是心软的动物,听老顾情真意切的表白,方芳竟然非常感动,她没想到,和自己非亲非故的老顾心肠这么好,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花掉他老人家的养老顾。




  想到这里,方芳连忙说“钱伯伯,您真是个好人,我不会要您的养老顾去看病的。我也不会嫌您脏啊什么的,只是您这么大年纪了,如果把病毒到您嘴里的话,那您不是也要生病,我于心何忍啊”




  老顾听到这里,内心激动不已,因为他的计就会得逞了。忙说“小芳,既然你不嫌我脏的话我就帮你算了,其实你大可放心,你这个房肿块的病毒完全不会对我的身体造成伤害的。因为我是男嘛”




  小芳天真的说“好吧,那麻烦您了”说完竟然真的张开嘴朝老顾凑了过来。






 


第五章


  老顾的心呯的暴起来。老顾用一只手轻轻地半搂着方芳,另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慢慢地把自己的嘴凑了上去,方芳本来也做好心理准备的,但是看到老顾就要自己的舌头,就好像电视里男女亲嘴一样,不由得害羞地闭上眼睛。




  老顾做梦都没想到,一张鲜美丽的脸就这样温顺的呈现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摆布。心说一定不能急,要慢慢品嚐这具美丽的身体。




  老顾亲了方芳的嘴几下,开始方芳有些抵触,微微往后躲,吻了几下后就不躲了,老顾见火候已到,就对方芳说“小芳,你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毒了。”




  小芳磨蹭了一会,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嘛,过了一会终于一条鲜红,小巧的香舌从方芳的嘴里伸了出来,老顾再也忍不住了,一口含了上去,一条香,滑滑,软绵绵的小舌头就被老顾牢牢地了进来。




  老顾贪婪的吐出来再进去,进去再吐出来,把她的唾液一口口的刮到自己口里了下去,小芳只觉得自己的舌头被老顾的臭嘴含着。




  一阵男的气息随着自己的呼吸进入身体,只觉得浑身不安,噪热,臭味也不再那么强烈,不由得把嘴张得更大,老顾好像得到了鼓励一样,一下子把自己的舌头伸到方芳的口腔里不停搅动,直吻得小芳意情高涨。




  老顾把自己口水的唾都吐到小芳的嘴里,小芳觉得老顾的臭口水一口一口灌到自己的嘴里。




  正觉得不对劲的时候,老顾突然离开自己半带命令似的说道“都吞下去,可以帮你杀毒的。”




  小芳刚皱着眉头了一口,老顾又把舌头伸了进来,小芳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只得嘤嘤哼哼的呻着。




  老顾发动强烈攻势,一会儿搅自己的舌头,一会灌口水,一会又在她的牙齿上打转,天真的小芳哪里经过这种阵账,不一会就女匈部起伏,呼吸急促,浑身像着了火一样不安扭动。




  不知不觉得竟然投身软化在老顾的怀里,有时候竟然主动的把舌头伸到老顾的口腔里吸他的口水,直把老顾得慾火中烧。




  正当小芳意情昂然,浑身酸软的时候,突然觉得肩头的裙带被老顾一把扯落,只觉得前一凉,半个子就了出来。自己心里一慌刚要反抗就听见老顾说“弄了半天了,让我来检查你的胸有没有好转,好吗?”




  小芳听了“哦”了一声,就把刚扯落的一边裙带从右手了下来,只见一个雪白硕大的美胸瞬间暴露在老顾的面前。






 


第六章


  老顾一生几时看过这等景色,浑身血液沸腾。一把搂着小芳说「小芳,来,坐到伯伯的腿上好吗?这样可以便於观察。」方芳犹豫了一下,可又不知道该怎麽坐,劈开腿坐上去好像不高雅,就并着腿坐到老顾的大腿上,自己露出的乳房刚好挨到老顾的脸上,老顾一把搂住这具迷人的肉具,只觉得方芳浑身柔软,富有弹性,一阵女人天然的气味扑面而来,老顾伸出右手一把握住这只大奶,只觉得软绵绵,香喷喷,真想一口吃下去。老顾抓住小芳的奶子,轻轻的揉捏着,小芳长这麽大从来没有被男人摸过,就连自己也很少摸,今天却被老顾这个糟老头子摸个不停,不由得小脸羞得通红。




  老顾看在眼里,嘴里嘟噜着嗯,这只奶子只有轻微的肿块,看来有好转了,把那只也拿出来好吗小芳羞涩的脱掉另一边的裙带,心想,一只也是检查,两只也是检查,算了,真是便宜钱伯伯了。不过钱伯伯的手法挺好的,捏得不轻不重,怪舒服的,不愧是学过中医。想到这里不由得脸更红了。




  老顾见另一个奶子弹了出来,喜得不得了,一手握住一个,但只能握一大半,恨不能把自己的手变大点。只见小芳的两个雪白的奶子竟然被老顾这个丑老头捏在手里,不停的变幻形状,粉红的浮头微微翘起,乳晕扩张到了极点,老顾忍不住张开嘴叨了一个大力吮吸起来,边吸还边说嗯,差点忘了,乳头也可以吸出病毒来的方芳的奶子被老顾无情的舔吸捏弄,直搞得方芳哼哼吱吱,浑身噪热难耐,身体靠在老头身不安的扭动,只觉得老顾吸完这个捏那个,捏完那个吸这个,不一会,只觉得浑身又酸又软又酥又麻,正觉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老顾腾出一只手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来回摸捏,只觉得自己浑身像着了火似的。再加上自己坐在老顾的大腿根部,老顾勃起的大肉棍正好顶在自己的股沟内,小芳每次扭动都觉得自己的阴蒂被一个火热的硬物顶刺,虽然不知道那是什麽,但是刺激的感觉正从小腹传来,不觉间淫水流了一大片。




  老顾的魔抓不经意间掠过小芳的小内裤,发现那里已是湿润一片,心想火候已差不多了。就扳着方芳的一条大腿让她面对着坐到自己的身上,小芳刚觉得不对劲就听老顾说「嗯,该通下气了,小芳,把你的内裤脱了好吗?」小芳现在已是性慾高涨,头晕乏力,晕晕的问「高伯伯,那个下气怎麽通啊?




  还要脱内裤吗?好难为情啊。」




  老顾不要脸的说「嗯,要脱,现在已经是关键时候了,只要下气一通你的病就好了!」方芳只好翘起屁股慢慢从裙底把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只觉得下身一凉,自己的小穴就暴露无遗的呈现在老顾面前,老顾把方芳的裙子推了上去,只见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劈开坐在自己的身上,小芳的阴毛又浓又密,和白晰的皮肤形成强烈的对比,直把老顾的眼都照花了。




  老顾再低下头去看,只见方芳深红色的大阴唇都已经张开,粉红色的穴口都已经泛滥不已,老顾一把用手盖了上去,有方芳的草丛间轻轻的拂弄,食指顺滑到沟里上下拨动,不一会就找到了小芳的阴蒂,并且在上面轻轻按捏,正弄得方芳浑身就好像腾云驾雾般的舒服。不由得抱着老顾的秃头,屁股不安的扭动起来,随着老顾的手一把把的淫水流了出来,把老顾的短裤都打湿了。




  老顾的指头顺着方芳的淫水滑到阴道口,只觉得小穴口由於高潮的缘故正在一张一合的收缩着,一股股的淫水流了出来直把老顾的手都打湿了。老顾心想,这妮子真是天生的淫娃。还没正式开始就流了这麽多水。






 


第七章


  小芳已经被老顾摸得丢了两次,刚回过神来,只觉得自己的阴道口被一个火热的硬物顶着,并且轻轻摩擦,由於光线昏暗,看不清是什麽




  小芳虽然天性天真,但这时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但是事已至此能有什麽办法,谁要自己得了这个病呢。唉,只怪自己命苦。一时间心情复杂,曾几何时少女对爱情的憧憬,公主和王子的童话,瞬间灰飞烟灭。不由得一阵神伤。






 


第八章


  好不容易推开他,才发现自己几乎赤身裸体的在老顾的身下,不由得娇羞万分。方芳连忙别过身去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钱伯伯,我刚才迷迷糊糊的,我下面的气通好了吗?」老顾连忙点头说「通好了,通好了,我看你也很累,就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吧」方芳慢慢地穿好文胸和裙子,可是下身流了不少秽物,老顾还盯着看,不由得羞得不行说到「伯伯,您别看了,羞死人了,我刚才不知道是怎麽了连忙起身找了纸巾把沙发擦了乾净。看到老顾满头大汗,不由得心里一软,轻轻帮老顾擦汗。」老顾看到方芳这麽温柔的为自己擦汗,充满了女性的柔情,不由得羞愧不已,这麽好的姑娘竟然被自己骗,唉,我真是老不休啊!!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时方芳已经穿好了衣服,又对着镜子整理了头发,不一会就从赤裸的淫娃恢复到了清纯女大学生的模样。方芳对老顾说「钱伯伯,刚才真是辛苦您了,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不知道明天还要不要继续治疗。」老顾听了喜得不行,忙点头说「好好,明天晚上你再来我帮你检查看看」「嗯,那我先回寝室了,谢谢您」方芳说完转身离去,老顾坐在店里的破沙发上,回味半天,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方芳那麽漂亮可爱,清纯可人,刚才竟然被我搞了一次,心说老天爷你终於开眼了,我老顾一辈子孤苦无依,到了这把年纪竟然遇到这等美事。真是顿死也无撼了!!想到方芳刚才说明晚还要来,顿时喜得不得了,待我慢慢把小芳彻底征服,那里你再也不用受罪了!!






 


第九章


  方芳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到寝室,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不停回想起刚才和老顾一起翻云覆雨的一幕幕。那种感觉太强烈了。到现在浑身还是又酥又麻,心想刚才和伯之间的事真的只是治疗吗?怎麽会这样舒爽,差点爽晕。但她的理智告诉自己,刚才发生的事情绝对是不道德的事情,以後绝对不能再发生了。




  自己好歹是个大学生,青春年华,天之骄子。怎麽能让一个丑老头对自己为所欲为呢。妈妈不是告诫过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要尽量避免和男人单独相处,不然容易发生不应该发生的事。




  由於中国人的性教育都比较含蓄。方芳也不明白妈妈指的究竟是什麽事,但绝对是男女之间的事。想到这里,方芳不由得後悔起来,本来同系的一个男生前几天向自己表白,想和自己交朋友,由於当时紧张害怕,因为是第一个男生向自己表白嘛,所以没有当场答应,不过那个男生高大帅气,本来想好他再来找自己时就答应别人的,没想到自己这几天身体不舒服,又和老顾发生那种事,不由得懊恼不已。如果我接受了那个男生,他会嫌弃我吗?还是会对他隐瞒?




  方芳满脑子胡思乱想,没个头绪,不过另一个丑恶的声音在脑中回响,刚才和老顾真是太舒服了,那是传说中的高潮吗?真想再来一次,老顾摸我的奶子真舒服啊。要是再用力点就爽了。想到这里,方芳的小穴已经开始泛滥了,不由得伸出玉手抠弄起来,刚抠了一阵,突然有种莫名的罪恶感,我怎麽能这麽下贱呢,再不能这样了。就这样,方芳一夜未眠,第二天只好请了病假在宿舍休息。




  老顾也是一夜难眠,早上10点才醒来,回想昨晚的荒唐事,真不敢相信是真的。想到方芳晚上还要来,顿时兴奋异常,连忙梳妆打扮了一翻,就去店里了。




  可从早守到晚也不见小芳出来,不由得心里犯了嘀咕,难道她知道我诱 奸她的事?




  会不会报警捉自己坐牢?想到这里,老顾不由得有些害怕。在店里坐立不安!




  方芳在宿舍休息了一天,醒来时天已擦黑了,突然想到昨晚答应伯的事,赶忙起床梳洗打扮,她照着镜子,突然发现今天气色比昨天好多了,红光满面的,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好看,不由得自己羞涩起来。难道昨晚和伯的事真的只是治疗吗?我是不是误会伯了。




  不过仔细想想,如果真的只是治疗为何要赤身裸体的。唉,不管了,今晚一定好好治疗,不想其它的了。要换衣服时,方芳又犯难了,是应该穿清凉点的衣服还是穿厚实一些的呢?穿清凉了怕老顾又不老实在自己身上揩油,穿厚实了又热。想了一阵还是穿短裙吧。这样治疗起来方便,想到这里方芳的脸红了。快出门时,她突然灵机一动,不如把内裤也脱了吧,免得到时候治疗的时候弄脏了,昨天的内裤弄的脏死了,洗了半天才洗乾净。想到这里,她悄悄的把自己的小内裤脱了下来放在枕头底下。然後轻轻地走出宿舍。




  方芳心情复杂的走到老顾的店门口,老远就看见老顾站在门口左右张望,转眼看见飘然而至的方芳,老顾急忙迎了上去,对方芳说:「小芳,今天身体好些了吗?来来,进来说话」就把方芳拉到店里,刷地一下就把卷闸门拉了下来,只见小芳今天穿着时尚的短袖衬衣,胸部鼓鼓,下身穿一条浅绿色的短裙,露出洁白的大腿,真是太好看了,小芳见老顾这麽看她,羞涩地低着头,过了一阵才说:




  「伯,我今天身体感觉好多了。谢谢你了」




  老顾听了,喜得不行,一把搂过小芳,坐到沙发上,说:「那太好了,我就怕昨天的治疗没效果,害你受病痛折磨,今天担心了一整天呢」小芳听了,感激地说:「钱伯伯,你对我真好,太谢谢你了,不知道今天还需不需要治疗呢」老顾听了这话,他克制自己对小芳说:「那先让我检查一下好吗?如果好了就不用治疗了」小芳听了这话竟然有一丝失望的感觉。由於和老顾挨得近,孤男寡女的,小芳不由得身体慢慢燥热起来。恨不得让老顾帮自己捏一捏,又怕难为情,小芳轻轻把身体向老顾靠过去,嘤嘤地说:「钱伯伯,我的胸部现在又有点不舒服了,胀胀地,怪难受」老顾听了,兴奋地不行,赶快说:「小芳,你过来坐在我前面,我好帮你捏一捏」说完劈开两腿,一把将小芳搂了过来,坐在自己的两腿之间,一时间温香软玉坐满怀,小芳羞涩地坐到老顾的怀里,只觉得老顾的裤子里有根硬硬的东西抵着自己的腰部,她想到了那是什麽,不由得口乾舌燥。想伸手去摸,又不敢。




  老顾搂着小芳的柔软腰肢,一只手攀到她的胸部,使劲揉捏起来,一张臭嘴凑到小芳耳边说:「闺女,把衣服脱了吧,这样摸得不得劲」小芳被摸得意乱情迷,竟听话地解起了纽扣,刚把扣子解完,老顾迫不急待地一把帮她脱了下来,只见小芳的大奶子在淡绿色的文胸里呼之慾出,老顾喘着粗气在小芳洁白的背後帮她解带子,解了半天才解开,两只手围住方芳的胴体。




  老顾腾了一只手去摸方芳的大腿,又白又嫩,摸起来又爽又滑,真摸得方芳阴户麻痒,淫水直流,不由得哼哼唧唧地呻吟起来。老顾把方芳横放在大腿上,真是一幅美娇躯,浪娇娃,只见方芳双眉紧锁,面色通红,红唇微启,任由老顾摆布。




  老顾一俯身就把他臭哄哄的嘴吻上了方芳的红唇,舌头迅速顶开方芳的双唇和银牙,找到她的小舌头,纠缠起来,哗啦哗啦的口水不停地灌到她的嘴里。大胆在她温软鲜嫩的嘴里搅动,直把方芳吻得翻肠倒胃。一只魔手在她洁白的奶子上用力捏弄,把方芳搞得差点透不过气来。




  老顾一抬手把方芳的短裙揿了上来,发现她竟然没有穿内裤,顿时喜得不行,心行,这闺女真是天生的一个浪娃,才搞一次就知道美了。一只手就插到方芳的两腿之间用力在黑毛上搓着,方芳紧张的夹紧双腿。




  老顾凑到她耳边呼着热气说:「闺女,你把腿打开,我来帮你通气」方芳迷迷糊糊地就分开两条嫩腿,只见她的阴户已经泥泞不堪,淫水开始泛滥。




  小芳羞红着脸看着这根粗黑丑陋的家伙,竟然一时间怔在那里,忘记了躲闪。




  也难怪方芳长这麽大第一次看到成人的阳具,虽然小时候也经常偷看老爸的,但老爸的那个东西又软又小像个小虫子吊在一团黑毛下,看了也没什麽感觉。




  她眉头紧锁,鲜红的嘴唇微微张开,鲜嫩的舌头主动地伸进老顾的嘴里,吸取着老顾的唾液,鼓励老顾更用力的插自己,不一会,只觉得腰部一阵酥麻,一阵无比的快感扩散全身,穴内猛烈的收缩,一股股地阴精烧到老顾的龟头上,老顾再也忍不住了,大力的耸动了几下後死死地顶着方芳的子宫口,低吼一声,无比畅快地排出一股股地精液,猛烈地射进方芳纯洁的子宫。






 


第十章


  老顾在极度爽快地射了二十多股的精液之後,趴在方芳的身上亲摸了一会儿才搂着美人,精疲力尽地躺在沙发上休息。只见方芳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




  不由得得意不已,自己一个糟老头子,竟然搞到这麽美丽的女孩。一时间精神上充满巨大的满足感。




  老顾帮方芳缕了一下脸庞汗湿的发丝,不要脸地问:「闺女,爽快吗:」方芳这才回过神来,刚想起身穿衣服,就被老顾按住:「休息一会吧,刚才太累了」方芳只好又靠在老顾的手臂上,又觉得不好意思,把脸侧到里面,过了一会,老顾发现方芳轻轻地抽泣起来,忙起身问道:「怎麽了闺女,刚才弄疼你了是吗?




  都是我不好」




  方芳嘤嘤地说:「你骗我是吗?明明说是帮我治疗地,却让我干这种丑事,叫我以後怎麽见人?」老顾听了不要脸地说:「对不起闺女,我一开始确实是帮你治疗,但是我太喜欢你了,所以才情不自禁地和你发生关系,我真不是故意的」看到方芳停止哭泣,老顾又不要脸地说:「闺女,你不知道你是多麽漂亮,自打第一次看见你,我就深深被你吸引。你不仅长得好看,心地又好,又善良又可爱,真的像是上帝给我派来的天使」女人都是虚荣的动物。方芳听了这些甜言蜜语,不由得心里涌出骄傲的感觉,心里也不那麽悲伤了。




  老顾趁热打,竟然俯到方芳的耳边说:「我爱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如果是别的女人听见这个丑老头说这三个字,肯定浑身直掉鸡皮。但是方芳刚刚被老顾插得高潮连连,心里已经彻底臣服於老顾,又听见老顾大胆的表白,心里竟然生出一丝无比甜蜜的感觉。




  她想起老爸以前对自己的教诲,如果以後要谈朋友就要从一而终,不管他的条件怎麽不好,也不要後悔。用心地对他好,你终将会得到幸福的。方芳哪里知道老爸说这些话是因为她的妈妈老在外面偷人,彻底伤了他的心,所以他不愿意他的女儿跟她的妈妈一样,以後令他的未来女婿伤心。所以才会这样教诲自己的女儿,哪里会知道竟然便宜了老顾这个比自己还要大的老东西。




  老顾见方芳半天不吭声,着急地说:「答应我好吗?闺女,我是真心对你的,我会对你负责,一生一世都对你好?」方芳见老顾着急的模样,卟哧一笑,从心里已经决定答应了老顾,又为自己的这个决定娇羞不已,不由得脸一红。




  「人家不知道怎麽含」




  老顾听了一手按住方芳的头发,一挺腰就把肉棒送到方芳的红唇边,小芳轻启朱唇一口含住老顾鸡蛋大的龟头,老顾看到自己丑陋的肉棍被方芳美丽的红唇含住,心理和生理上都爽得不行,肉棒不由得又硬了几分,一会儿要她舔棒身,一会要她舔卵袋,直把方芳忙得娇喘连连,最後老顾命令方芳把肉棒深深的含进去,捉住她的後脑勺,就在方芳的嘴里来回抽插起来,小芳的红唇努力地含着棒身,舌头紧贴着龟头,满嘴的津液随着老顾的抽插流到嘴边,发出赤哧的淫靡声音,老顾听着方芳嗯嗯的声音,用力地操着她的红艳的小嘴,感觉到她的舌头努力顶着自己的棒身,终於把持不住,顶在方芳的咽喉口哧哧的射了起来,直把方芳呛得差点背过气去。




  方芳好不容易才等到老顾射完,吐出已开始变软的肉棒,咳了几下才缓过劲来,可是刚才射进来的脏东西一滴不盛地吞进肚子里,满嘴里都是腥骚的气味,但奇怪的是即使这样自己都没有一丝的反感看到老顾已经软下来的肉棒,方芳竟然又温柔地张开嘴,把它舔得乾乾净净。老顾满意地拍拍她的头,抱着她睡在沙发里。这一夜,方芳没有再回宿舍。


>>>>本文《大叔的爱》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喔乐根网 http://www.uaw1714.com/bencandy-52-165182-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uaw1714.com 喔乐根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